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93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请……请问有人吗?」我怯生生地推开眼前这间小小私人诊所厚重的玻璃门,正对门口的是一个长三米左右的椭圆形接待柜台,上面摆着电脑等办公用品。

  柜台后方立着一面光洁的玻璃墙,墙上一行蓝色的大字——「林氏男科诊所」。

  「你有什么事?」

  只见电脑屏幕后面探出一个小护士的清丽脸庞。

  她头戴白色护士帽,帽子正中镶着红十字徽章。

  身上穿着高领带拉锁的连体式亮白色漆皮紧身包臀超短护士裙,修长粉嫩的美腿上套着白色蕾丝吊带长筒袜,脚上穿着一双亮红色高跟鞋。

  这小护士长着一张轮廓鲜明的瓜子脸,水灵灵的杏仁眼上点缀着晶莹修长的睫毛,挺翘的小鼻子一抽一抽的煞是可爱。

  不过此时她却秀眉微颦,眼中透出一股不耐烦的神情,说话带着闷闷的鼻音。

  恩,看来是感冒了,带病值班,难怪心情不太好。

  「那个……我……想……想看……看病。」我磕磕巴巴地小声说道,毕竟当着女性说自己有那方面的毛病,任谁都会感到不好意思开口。

  「你才多大年纪,就得那个病?」

  小护士嘲弄地嗤笑一声,满眼不相信的神情,烦躁地挥挥手道:「小屁孩别闹了,我们主治医生不在,去去去~!」

  我正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天籁般的甜美声音传来:「慢着,小同学,不要着急走嘛,进来坐坐吧,嘻嘻。」

  我回头望去,顿时感觉眼前一亮,只见另一个小护士从玻璃墙后面绕了出来。

  这小护士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脑袋上用美丽的红色蝴蝶结绑了两只颤悠悠的羊角辫,一双妩媚的大眼睛彷佛两汪秋水般深邃诱人。

  火辣的红唇微微上翘,带着勾人心魄的魔力。

  更不要说那对几欲爆衣而出的巨乳和弹力十足的挺翘丰臀,以及浑圆修长的大腿给我这个从未开过苞的初中生带来的巨大震撼。

  「小梦,你留他干嘛呀,这样的小男生我见多了,无非是青春期躁动,随便找个毛病跑来医院,想藉着检查的名义让我们这些护士们摸他那里。」坐在前台的小护士狠狠地挖了我一眼,对同伴说道。

  「小雪姐姐,不能因为这小弟弟年纪小,就把他拒之门外吧?万一他真的有病不是很可怜么~!」这位叫小梦的小护士拉着前台那个小护士的胳膊,撒着娇晃来晃去说情道。

  叫小雪的小护士看来也被她磨得没办法,无可奈何地摆摆手说道:「好好好,说不过你,你去接待他吧。」

  然后又附到她的耳边压低声音嘱咐了几句,我隐约听到什么?

  「疯丫头…………别玩得……太出格……不然……林医生回来……教训你……我可不管……」

  「嘻嘻,知道了啦!小雪姐姐最好了!」

  这小梦得到应允,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稍微俯下身来,用大姐姐一样关怀的语气问道:「小弟弟,这位接待你的小雪姐姐今天感冒了,所以态度不太好。
  希望你能原谅她哦。所有进到这间诊所的都是我们要全身心去服务的病人,请你放心。」

  显然小雪并不太认同小梦的观点,对着我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坐到电脑前,打开一个病历表格给我做登记。

  不过我模模糊糊地听到她彷佛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嘟哝着:「小骚货……突然装热心……心机婊……看到小鲜肉……小孩子都不放过……」

  「喂,你叫什么名字?」小雪白了正在楞神的我一眼问道。

  「陈……陈帆。」我连忙将思路拉了回来,局促地挺直身子,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回答道。

  刚刚的一定是幻听吧,小梦姐姐这样热心敬业的好护士怎么可能会是什么小骚货心机婊呢?

  「什么症状?」小雪懒懒地敲着键盘。

  「那个……症……症状……就是……」被女孩子问到这样的问题,我更加紧张了,一时竟然不知该怎么描述。

  「痛快点啊,怎么大男人说话这么墨迹?」小雪拍着桌子暴怒道,眼中满是不耐烦的神色。

  「小雪姐姐!不要吓他了嘛。男孩子有这方面的问题,本来就很难启齿的。让温柔的小梦姐姐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吧,嘻嘻~!」

  小梦嬉笑着贴在我背后,调皮地将尖俏的小下巴搁在我的头顶上,双手从我的腋下穿过,一把抓住了胯下的关键部位,兴致勃勃地抚弄起来。

  我感受到背后两坨弹力十足的温软,鼻腔中满是女孩子芬芳的体香,再加上纠缠在我命根子上的那双柔滑小手,整个人都紧张得微微颤抖,心中掠过一阵难言的悸动,下身一热,竟然出现了反应。

  「哼!果然是个骗人的小色鬼。」正在登记的小雪首当其冲地对上了我那逐渐隆起的裤裆,红着脸瞪了一眼,羞怒地叱骂道。

  但是接着她的眼睛就挪不开了,小嘴张成了「O」型,不由自主地发出吃惊的吸气声。

  正攥着我那暴起小兄弟的小梦更是忍不住尖叫起来:「好……好大啊!啊……还在涨,好粗~好长~!这……这有四十多厘米了吧?小……小雪姐姐!你…………你看到了吗?」

  两个小护士呆呆地瞪着我那根已经撑开裤子拉链,青筋暴突高高耸立的小兄弟,整个房间里一时鸦雀无声。

  过了好半天,小梦才艰难地把目光从我的胯下之物上挪开,犹犹豫豫地问道:「大鸡巴……哦不,陈帆弟弟,你的病症和这个有关吗?」

  这根生长异常的超大号肉棒一直让我非常困扰,如今竟然当着两个美女的面露了出来!我简直尴尬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但是为了不让大家误会我是跑来骚扰的露阴癖变态,连忙慌张地摇着手解释道:「不……不是的,不,不,是……是的!其实……我是因为……那个……前几天……自己撸的时候,发现射不出来,试了好多次都不行,所以才……」
  「前几天?到底是几天呢?要说得详细一点,不然姐姐没办法判断哦?」小梦蹲在我的身前,满脸痴迷地用手指轻戳着我的擎天巨柱问道。

  「恩……有一个礼拜了吧,上周六晚上发现的。之前因为要应付期末考试,所以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撸了,放暑假之后,这是第一次呢。」我小心地回答。
  「这么说已经憋很久了啊……」

  小梦双手抱胸,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道:「据我的观察,主要原因就在于弟弟你这生殖器异常巨大,导致输精管过长,你自身又比较瘦弱,勃起肌没有足够的力量将精液完全挤压出来。

  精液长期积压在输精管中造成了堵塞。医学上这种症状叫做功能性精栓,治疗起来很棘手,有可能会导致终生无法射精哦?」

  「噗嗤~!」我听到身后那个小雪发出一声好像憋不住发出的笑声,还模模糊糊听见她低声说着什么?

  「……小痴女……真会编……说得跟真的似的……居然还相信……大白痴……」虽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这个叫小雪的护士真是没有同情心,居然背地里嘲笑我。

  同在一个诊所里,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我被小梦这一大套理论吓住了,带着哭腔哀求道:「小梦姐,我……我才16岁啊!我全都听你的,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

  泪眼朦胧中,我彷佛看到小梦的美目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狡黠光芒。
  但是再仔细看时,却见她满眼关切地注视着我说道:「陈帆弟弟,请你放心,包在姐姐身上吧!一定帮你治好哦!但是你的病症确实非常罕见,所以可能需要采取一些……恩……特别的刺激疗法,希望你能够配合,嘻嘻~!」

  听到小梦的话,我还没来得及回答,那个讨厌的小雪就一把将她拉了过去,恶狠狠地拽着她的耳朵悄声说着什么?

  「……疯丫头……你自己玩……别拖累我…………刺激治疗……主治医生才能决定……你擅自……林医生回来……看见我俩……怎么交代……」

  哼~!这个护士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不但自己不看病,还不让别人治疗病人。

  一定要跟这里的医生举报她!

  小梦神秘兮兮地瞄了我一眼,将那个小雪带到柜台后面,用更细小的声音说着。

  「林医生今天……去见……赵局长……刚才来电话通知……准备晚上带他来……诊所……点名要我俩……给客户做……刺激治疗……与其便宜……那个臭老头……不如……给这个……极品小鲜肉.……」

  最后那小雪好像是被小梦说服了,回头狠狠剜了我一眼,跺跺脚道:「随便你吧,到时候林医生发飙,我可不管!」

  小梦吃吃地坏笑道:「随他发吧,反正那时候我俩都已经……嘻嘻嘻~!」
  看她俩商量完了,我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来,不好意思地挠着头问道:「那个……小梦姐,这个特别治疗会……会很贵吗?我……我没多少钱……」

  「陈帆弟弟,完全不用担心费用问题哦!我们只在治疗见效后象征性收取500元诊疗费,其他费用会从政府的未成年人医疗保险中自动扣除的。」小梦眨眨眼睛,微笑着解释道。

  虽然我总感觉她迫切的语气好像生怕我会改变主意似得,但想想也不太可能嘛!总之500元我还是出得起的,安心了。

  此时耳边好像听到坐在对面的小雪若有若无的抱怨声:「哼……明明……五百万……被她贱卖……五百块……林医生知道……要气疯了…………」

  不过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小雪已经麻利地打印出了一张协议书,没好气地塞到我手里道:「小色鬼,算你走运!这是刺激治疗协议书,看完没问题就在上面签字。」

  「哦哦,好的。」我匆匆扫了一眼,上面密密麻麻好多字,我看不太懂,但是心想听小梦姐的绝对没错,就直接签下了名字。

  刚刚放下笔,忽然感到下身被一条柔软湿热的小舌头添了一口。

  不知什么时候,小梦已经蹲在了我的身前,目光迷离而专注地凝视着我挺立的肉棒,像只吃奶的小猫一样,伸着粉嫩湿滑的小舌头贪婪地轻舔那红肿的龟头。

  「小梦姐,你……这是做什么?」我慌张地想伸手捂住自己的龟头,却被旁边伸出的一只白嫩小手拍开了。

  「别碍事,小色鬼!」

  只见那个凶巴巴的小雪也蹲下身来,把羞红的小脸凑到我的阴茎旁边,皱着眉头,颤动着可爱的小翘鼻像小狗一样嗅了嗅,然后赌气地瞪了我一眼。

  用不情愿的语气轻声嘟哝道:「看什么看,小心我把感冒传染给你哦?哼,还幸亏感冒了,闻不到骚味。」

  说完也张开红润的小嘴,舔弄起我另一侧的阴茎来,同时两人柔软的小手一起我的睾丸和阴茎上摸来摸去。

  小梦抽空抬起头来,笑嘻嘻地对我解释道:「陈帆弟弟,不用害羞,我们在用外部刺激激发你的勃起肌肉群潜力,这是为刺激治疗进行的前期准备哦!」
  两人对着我的小弟弟努力侍弄了半天,从龟头到睾丸全都舔了个遍,将我的阴茎刺激得坚挺异常,龟头红肿得彷佛要渗出血来,但是却仍然没能释放出来,感觉那股热流到了中间的位置就被什么东西堵住了,憋得我大汗淋漓。

  小梦观察了一会,满意地点点头,满脸兴奋期待地望着小雪问道:「差不多可以了哦,嘻嘻~小雪姐姐,我俩……谁先来呀?」

  小雪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哼道:「还不知道你这小妮子想什么,去吧去吧,看你就心烦!」

  「哇!小雪姐姐对人家最好了!」小梦欢叫着拖过一张宽大的旋转靠背椅站了上去,踮着脚尖将一根弹力绳系在屋顶上方的暖气管上,又在下面编了一个环套。

  接着她跳下来,将绳套放在自己脖子的位置比了比高度,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笑着冲我招手道:「陈帆弟弟,你过来,坐在这把椅子上!」

  「哦~哦!」我迷迷糊糊地坐在椅子上,就看到小梦一下将胸前的拉锁拉开,她那向两边敞开的护士服内竟然是真空的!

  圆润饱满的乳房、雪白平坦的小腹、还有那整齐倒三角阴毛覆盖下的神秘溪谷,全都真实地、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我这个小处男的面前!

  这突然的刺激让我瞬间呆在当场,还没等闹明白怎么回事,小梦就跨坐在了我的身上,将两只丰满挺翘的大奶子捂在我的嘴上,紧接着我感觉下身的小弟弟一热,竟是整根地被小梦塞进了她自己的阴道之中。

  我被白花花的大奶子捂得呜呜地发不出声来,惊讶地抬眼看去,只见小梦竟然将自己的脑袋套到那个绳套之中。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那是一根绞索!小梦竟然……竟然把自己的脖子送进了绞环之中!她……她这是要做什么?

  小雪冷冷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刺激疗法是一种双相作用疗法。经过大量的科学论证表明。

  男性在看到美丽性感的女性死亡瞬间的画面时,会激活沈睡在大脑深处的一种死亡快感激素,带动男性的勃起肌超频率运动,射出大量精液。

  配合上激烈的性交动作,能够使这种死亡快感激素的分泌达到峰值。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把身体交给心底原始的欲望就好了。

  呸呸呸~我跟你个小破孩说这多做什么,反正你们这些臭男人天生脑子里就懂那种事情的!」

  原始的欲望吗?我……我现在充斥大脑的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干这个坐在我身上的女人,狠狠地干她,干到死为止!

  我环抱住她的腰肢用力向下拽,同时胯部死命上顶,让自己的大肉棒更深、更深地插入她那柔嫩湿滑的骚穴之中。

  感受到来自下体的火热冲击和来自脖颈的冰冷窒息,小梦那圆润的娃娃脸上透出娇艳欲滴的红晕,点缀着长长睫毛的大眼睛中水波流转,混合著恐惧、羞怯、兴奋、期待、满足的复杂神情。

  真没想到面临死亡的女人反应会如此激烈,难道她的内心其实早就在渴望着这种结局吗?

  小梦随着我那猛烈的抽插,眼神渐渐迷乱,像条淫荡的母狗一样伸着舌头喘作一团。

  她在我怀里像蛇一样扭动着赤裸丰满的娇躯,穿着雪白吊带长筒丝袜的双腿夹着我的腰不断地揉搓。

  还没有被弹力绳索完全卡死的嗓子里梦呓一般地呢喃道:「小梦……小梦变得好奇怪,好兴奋,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小……小弟弟,可要用力地干人家哦,用你的大鸡鸡用力地干小梦,亲眼看着小梦在绞索上颤抖,挣扎,最后……最后乖乖地挂在你的眼前,变成……变成一具淫荡的艳尸。

  然……然后……好……好好地在人家的小骚穴里面……射一发,用那根超大的鸡巴,把又骚又浓的精液,一口气全部射到小梦淫荡的艳尸体内来哦。

  把人家的小蜜壶撑得满……满满的才可以哦~!这……这是小梦姐姐和你最后的约定呢,不完成任务,不可以停哦~?嗯~!嗯~!嗯~!小梦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啦~!!!咳~呃~咯!?」

  此时由于我拚力下扯的动作,小梦脖子上的绞索彻底卡死了她的气道,她再也没办法说话,只能拚命发出一些毫无意义的杂音,整个人沈浸在极度的亢奋之中,

  小梦丰满圆润的肉体之中彷佛蓄满了精力,小蛮腰一挺一挺卖力地上顶,肉感十足的双腿更加猛烈地夹紧我的腰,两只小手搂在我背后,拚命地胡乱抓挠!
  将我的后背撕扯得全是伤口,不过在狂热兴奋之中的我感觉不到疼痛也就是了。

  突然,我明显感觉到小梦的身体一僵,从那对肥白大奶子的包裹之中艰难地探头望去。

  只见小梦歪着脖子,满含兴奋泪水的一双美目直直地盯着右上方,微微翘起的嘴角边流出晶莹的口水,接着身体开始像打摆子一样猛烈地颤抖。

  抖动大概持续了十几秒的样子,我突然感觉自己胯下一热,一股腥黄的骚尿从小梦那紧紧包裹着我巨大肉棒的穴口缝隙间喷溅而出。

  每喷出一股,小梦紧绷的身体就会舒服地颤抖一下,这样一连喷了七八下,小梦的身躯才彷佛被抽空了一般再次松弛下来,残余的尿水涓涓流出,在我屁股下面的座椅上汇聚成一洼水渍。

  我怀里抱着已经停止抖动的小梦,感觉到下体升起一股热流,但是到达阴茎中部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冰了一下,这股热流再难前进,挣扎了一会,最终又缓缓退了下去。

  我惊讶地抬头看去,正好看到那个坏脾气的小雪正飞快地将一块冰晶扔进垃圾桶……

  突然身上一轻,原来是小雪走上前来,双手环抱在小梦腋下,将她的艳尸抬了起来,同时小声嘀咕道:「哼~小骚货,总想着占便宜,姐姐我还没尝鲜,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都用掉。

  临死还不忘尿上一地,拍拍屁股死掉完事了,却全要我来收拾后事。喂~!你还坐在那里发什么呆?赶快起来帮忙啊,真是一点眼色都没有!」

  「哦!哦!」我诚惶诚恐地站起身来,不顾满腿尿水,帮着小雪将依然紧紧勒在小梦脖子上的绞索卸下来,把她的尸体抬到椅子上。

  不知道小雪是不是故意给小梦难堪,竟然将她的艳尸双腿叉开架在椅子两边的扶手上,摆成一副极度淫荡的姿态,让她那汁水淋漓的穴口正对着大门口的方向。

  「哼!小浪蹄子,就这样开心地坐在自己的尿水里吧,让林医生好好看看你的骚样!」

  小雪得意地拍了拍小梦还带着意犹未尽表情的脸蛋,然后转身眯着眼睛色色地盯着我依然怒挺的大鸡鸡,用嫩红的小舌头贪婪地舔了舔嘴唇道:「还好没浪费,可以好好享用一下了,嘻嘻~!」

  见识到这女人狠辣的我吓得浑身一哆嗦,慌忙低头服软道:「对……对不起,我……本来都快出来了,是小雪姐你……」

  「我什么我?闭嘴!姐姐今天就舍命让你这小色鬼爽个够吧!完事了记得把500块钱放到柜面上。嘻嘻~!」

  小雪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转身扭着性感的小蛮腰走到柜台前,边走边随意地将身上护士服的拉链解开,又从衣服口袋中取出一条两端带环扣的细长黑色皮带,绕过自己修长的粉颈打了个活结。

  然后盈盈俯身趴在柜台桌面上,撅起丰润弹翘的香臀,侧着头风情万种地瞪了我一眼,娇嗔道:「笨蛋,你还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呢,难道要人家请你不成?」

  我狠狠地咽下一口吐沫,迟疑地走到保持挺腰撅臀姿势的小雪身后。

  她湿漉漉的小穴正好与我挺立的大鸡鸡处在同一水平线上,粉红色的穴口微微开合,弥漫着一股湿热的雾气,彷佛在召唤着我进去征伐。

  见我动作迟缓,小雪不耐烦地拍了拍自己肥嫩的翘臀道:「傻小子,快点过来!知不知道让女孩子一直这么等着很失礼啊!」

  出于对这个女人的惧怕,我条件反射地一步跨到了她的身后,大肉棒正好蹭在她温软的穴口。

  小雪明显身体一僵,然后红着脸回头娇怒地瞪了我一眼,用手指了指自己脖子上那根黑色皮带两端的环扣道:「笨……笨蛋,把手伸到环扣里面来啊!真是什么都要人教~!」

  我赶紧伸出胳膊,将皮带的两端环扣握在双手之中。

  这个动作使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整根大肉棒顺势齐根插入了小雪已经充分润湿的小穴之中。

  小雪正想张嘴继续催促,后面却毫无准备地受到我巨型肉棒的突然袭击,强烈的刺激瞬间让她进入了状态,扬起小脑袋高声浪叫起来:「啊~!啊~!好厉害,大鸡吧弟弟~里面~里面~要被撑爆了啦~!」

  这个之前一直对我凶巴巴的女人突然变得热情似火,让我一时间无法适应,无所适从地呆在原地,生怕一个不对又被她臭骂。

  小雪的身体饥渴地前后移动,摩擦着我的大肉棒。

  这样蹭了一会,小雪发觉我没什么动静,羞怒地侧过头来狠狠剜了我一眼道:「傻子,这还要人家教吗?抓紧皮带扣,配合下体前冲的力道,用力地向后拽,狠狠地操,操死我!」

  我被她喝骂得心头一紧,不由自主握紧手中的皮带扣试着拉一下,发现就好像骑马时勒紧缰绳的感觉一样,而且这个动作还可以给我提供一股下体前冲的反作用力,让我插得更深更有力。

  尝到甜头,我很快就掌握了用力的要领,开始一收一放地干了起来。

  通过接待柜台后的大玻璃墙,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此时小雪此时的表情。
  只见她下巴紧贴桌面,娟秀的黛眉因为窒息的痛苦而微微皱起,杏眼圆睁,嘴巴艰难地一张一合做着吸气的动作,粉红色的小舌头缓慢而坚定地伸出口外。
  一挂晶莹的口水顺着嘴角流出,滴落在桌面上。

  她胸前的美乳此时像两个被挤压到极限的面团,随着我抽插的动作紧贴桌面前后翻滚。

  柔美的纤腰带动挺翘的肥臀本能地迎合著我的动作上下摇摆,向上撅起分开到极限的两瓣屁股中间,性感的褐色菊门清晰可见。

  这泼辣的小护士到此时嘴里还不闲着,不断地挑衅地尖叫着!

  干我~!用力干我啊~!啊!啊!废物!软蛋!啊!有本事就干死我!干死我啊!对~对了,那~那500块钱,没~没人监督,你~你可不能赖账!不~不然~姐姐我~做鬼也不放过你!啊~~~!!!」

  我靠!这女人居然临死还惦记着那500块医疗费。

  我被这小护士挑拨得逐渐迷失在愤怒和欲望之中,感觉自己彷佛变成了一位纵横沙场的大将军,胯下驾驭着小雪这匹野性十足的小烈马尽情驰骋,拉紧缰绳,挺腰摆胯,发动一波紧似一波的冲击!

  此时我完全沈浸在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快感之中,却浑然不知胯下的小雪已经被这股暴虐的力量勒得眼珠上翻,口吐白沫了。

  然而下体传来的巨大快感已经让她丧失了神志,不但感觉不到窒息的痛苦,反而扬起脖子,翘起肥臀,将身体反弓到了极致,好让背后这个粗大恩物插得更深一些,再深一些……

  狂乱之中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下体插入的湿热肉穴猛然夹紧,粗糙的肠壁激烈地痉挛着将我充血鼓胀到极限的肉棒裹得不留一丝缝隙。

  如此强烈的刺激之下,一股热流再次从我的阴茎根部涌起。

  这股热流向上,向上,终于如冲破堤坝的山洪般从顶端狂喷而出,一股欲仙欲死的快感笼罩了我的全身,让我无法自制地疯狂喷射着积蓄了好久的精液。
  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分钟的时间,我才终于逐渐平息下来,无力地趴在了小雪柔软光滑的后背上大口喘息。

  藉着玻璃墙的映像,我看到身下的小雪此刻依然平俯在柜面上,长长的睫毛上清晰地点缀着极度兴奋后遗留的泪珠,双眼睁得大大的凝视着前方,明亮的眼珠透过镜子的反射正好与我的视线相对!

  小嘴张开,嘴角上扬,舌头无力地挂在口外,如果不看口中那一团白沫的话,还会以为这丫头在调皮地对人扮鬼脸。

  一挂混合著白沫的口水缓缓地顺着她尖俏的小下巴滑下,在桌面上汇成一滩浑浊的水渍。

  看到这幅景象,我慌忙松开了手中的皮带扣,但是整根皮带早已深深地勒入小雪柔嫩的粉颈之中,而小雪的身体此时也失去了大部分生机,眼珠已经不会动了,只有喉咙里还在发出「咯喽~咯喽」的最后咽气声。

  随着这咽气的动作口边喷吐出更多的白沫,性感的小蛮腰也带动着弹力十足的翘臀颤悠悠地上下起伏,丰润柔滑的臀瓣一下一下蹭着我的小腹,感觉舒服死了。

  突然我感到胯下一热,接着一股腥臊的味道冲入鼻腔。

  低头一看,原来这凶巴巴的小护士竟然也尿出来了!

  她那丰满圆润的肉体随着这悠长的一大泡骚尿排出,彷佛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缓缓松弛下来,表情逐渐凝固,嗓子眼里的咽气声也终于停止了。

  只剩下身体还偶尔神经质地抽动几下,带动得那高高撅起,依旧弹力十足的大白屁股像布丁一样轻轻震颤。

  我震惊地大口大口喘着气,那个刚进门就凶巴巴地轰我走的小雪,那个百般戏弄自己同事小梦尸体的小雪,那个到死还贪心地惦记着500块医疗费的小雪。

  此刻真的已经变成一具悄无声息的艳尸趴在柜台上,将自己淫荡的大屁股对着诊所的玻璃门,用最羞耻的姿势向每一个进入这里的人展示着自己一片泥泞的骚穴和松弛的褐色菊门。

  我的内心升起一股莫名的悸动,小腹中那团炽热再次升起。

  在这绮丽旖旎的致命诱惑刺激下,我如同暴烈的火山一样又一次在胯下这具已经失去生命的淫荡尸体中喷发了。

  当暴风骤雨终于过去,我喘息着退出了那个已经被我的巨大阳具糟蹋得一塌糊涂的肉穴。

  只见白浊的精液混合著尸体淫穴中残留的骚尿涓涓流出,顺着小雪那双白色蕾丝吊带袜包裹的大腿蜿蜒而下,最终在她的脚下汇聚成一个污浊的水洼。
  「真~真的治好了呢,呵~呵呵~!」我喘着气开心地笑了,感激地抬头看了看两位恩人。

  小梦歪着可爱的小脑袋,叉开双腿淫荡地跨坐在靠椅上,亮晶晶的双瞳调皮地凝视着我,彷佛在同我道别。

  而小雪却是酷酷地对我撅着她丰满圆润的大肉臀,被干得翻起、沾满白浊精液的小穴让我回味着刚刚那疯狂的激情时光。

  那么也是时候离开了吧,嗯……好像忘了点什么?我再次回头,正好看到小雪那松弛张开的褐色屁眼,彷佛在召唤着什么东西的充实。

  哦~!对了,500元诊疗费还没给这丫头呢!我灵机一动,掏出钱来,卷成一个小纸筒,坏坏地塞在了小雪撅得老高的屁眼之中。

  最后拍了拍她那依旧弹力十足的臀肉,我无限眷恋地离开了这间小小的诊所,只留下两个小护士姿态极度淫荡地挺死在那里的艳尸,用她们特有的方式静静恭候着主治医师的归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