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8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夏天的夜色,总是挂着迷人的色彩,有点深沉却带着浪漫。天空的云朵在晚霞的映射下,五彩缤纷,幽悠的明艳着自己的美丽。那高悬着银镜似的圆月,把那如水的清辉漫漫倾泻,在蛙鸣虫啁中,繁星调皮的眨着眼,快乐的欣赏着婆娑的树影。这时,习习的凉风便把昼日里的烦与忧轻轻的弥散开来。

  窗边,一个少女正呆呆的看着这美丽的夜空,眼中像是被吸走了魂一样空洞无神。

  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柔顺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开,在灯光下显得黝黑发亮。耳朵像害羞的花朵一样藏在浓密的发丝间,伴随着凉爽的清风,若隐若现,仿佛在与天上的星星玩着捉迷藏。

  半晌,少女从呆滞中回过神来,眼神渐渐恢复了焦距。圆润的小嘴掘起一丝诱人的弧度,小巧的鼻梁吸了吸。然后,伸出双手,成「V」字伸了个懒腰。
  「嗯……该睡觉了。」少女惬意的打了个哈且,朝自己的床走去,边走还边小声嘟囔着:「真是个无聊的暑假……」

  「叮咚~」

  「来啦~」少女用清脆的嗓音回应着。然后朝门口走去,打开对讲机,问道:「您是哪位。」

  「您的快递。」外面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

  「快递?我没有要快递啊。」少女疑惑的问道。透过对讲机像外面看了看,那人的装束看起来的确是名邮递员,而且还是名美女。

  美女看了看箱子上的标签,皱了皱眉,然后对少女道:「单子上写的送货地点的确是这里没错了。不过却没有发货人,而且备注里还写『神秘惊喜哦』的字样。」

  「……好吧,就放那里吧。」少女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心中思索着这是哪个男生看上他了,想送礼物讨好她;还是那个人和她有仇,想要恶搞她;还是,传说中的穿越,那样的话,嘿嘿……

  也难怪她会这样想,因为她是校花的原因,在加上容貌优美,品学兼优,自然受到许多人的爱戴与追捧。相应的,也有许多看不惯她作风的人,对她各种冷嘲热讽、打击报复。所以说,物质决定意识……至于最后一个,是因为她平时看得穿越小说太多了,不自然的yy出来。呃,这个说明意识具有主观能动性……
  就在少女心中yy时,邮递员已经将箱子放在了她家门口,然后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少女打开门,探头探脑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好奇的看向那个黑箱子,也就是邮递员口中的快递。箱子箱子成长方形,长宽高皆比正常的鞋盒子大上两倍多,上面只有一个标签,除此之外再无任何标志。

  少女将箱子搬进家里。嘶,好重啊。这究竟是谁寄给我的,一看就不便宜,看起来应该是礼品吧?会是谁的呢,不过着包装也太烂了吧,难道是恶作剧,不过这也太奢侈了吧?算了,现实就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打开看看不就行了。
  少女撕开包装,打开盒子向里面看去。

  「咦咦咦咦咦……哎哎哎哎哎,丘……这是……」少女震惊的看着盒子里的东西,一脸的不敢置信。

  她看到了什么?拘束衣,是的,正是一件黑色和拘束衣!而且还是装备朝齐全的那种!穿上去一定能让你在被固定的动弹不得时爽到爆!某凸起就是最好的证据。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类似学习机一样的东西,一个不透明的水桶样的东西和一张卡片。

  少女疑惑的将卡片拿出来,打开:

           亲爱的李露祝你生日快乐~

          你永远的好蜜友张玲玲祝福你哦~

        因为有些事我恐怕赶不及给你过生日了~

  所以,送给你一份特殊的礼物哦,相信你一定会喜欢上的~

          Happybrithday~

  看到这个少女,不,应该说是李露。李露看到这个便明白了一切,原来是她的闺密送给她的礼物啊。她看到这张卡片的第一反应就是激动。自父母去世后,就从未有人给她过过生日。直到她上了高中后,她认识了一个同桌,情投意合间,结成了蜜友。自此,张玲玲就经常在经济上处处帮助她,她也经常在学习方面帮助张玲玲。有一次,张玲玲无意间知道了她的生日,然后组织同学和家人为她秘密准备了一个party。那一次,她哭了,自父母离世,她便从未感受过关怀,这个有些突然的party让她第一次感受到到了温暖,感受到了同学们对她的关怀,也感受到了她的密友对她那浓浓关爱与照顾。自此,她们变成了无话不谈的之心朋友。

  少女的眼眶微微湿润,似乎再回忆着以往的点点滴滴,又似乎在为蜜友没能陪她而感到失落。

  半晌,少女回过神来,郑重的将纸片放在一旁书架上的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内。
  然后将拘束衣从箱子里拿了出来。

  呃?有点重…哇,好多…好多…

  少女的脸颊在这一刻羞的通红,衣服上连接着许许多多的「小玩意」,让她感到无比羞愤的同时也有些欲罢不能。

  「总…总之…这可是玲玲送给我的礼物啊,我怎么能不接受呢,不管怎样一定要穿…穿上一次才行…」李露娇羞的自语道,脸上红扑扑的,看上去异常可爱,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李露从箱子里拿出说明书,认真的看了起来。半晌,她的脸「噗」的一声红了个透,脸上甚至都是要冒充水蒸气了。

  怎么说呢,这拘束衣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拘束衣,而是结合了现代科技,自带自动解锁,振动棒,自动式TK毛等工具功能虽然不算太多,但也绝对能让她好好的爽上一爽了。这件拘束衣分头部、上身部和下身部,是一件组装拘束衣。而且,自动解锁还可以让她自己一个人完成自缚。那些功能也分为关闭,自动模式,自定义三种选择,简直是居家自虐神器……

  「玲玲还真是有心。」……

  李露从箱子里取出那个类似学习机一样的仪器。打开,将解锁时间设置为一个小时。至于功能嘛,她选择了自动模式。第一次玩没什么经验,先好好体验一下吧。设定完毕后,李露并没有马上点「开始」,而是用清水将衣服好好冲洗了一遍,自己也通通快快的洗了个澡,擦干身体这才正式开始她的拘束衣自缚之旅……

  李露先将拘束衣下身的裤子穿好。由于裤子和鞋子是连在一起的,她穿上裤子也就相当于将拘束衣的鞋穿好了,然后将脚踝和脚面处用皮革用力固定好。这是为了防止在这个鞋子的特殊功能启动时,脚丫与鞋子的接触不牢固,导致TK的效果不好。

  少女将衣服慢慢往上拉。衣服的内壁并不是特别光滑,和皮肤紧贴的部分有许多类似毛发般的东西,穿上它就会感觉好像衣服上沾了很短的断头发,有非常难受的刺痒感。但对于喜爱自虐的李露来说,这样的刺激并没有让她感觉到有多么难受,反而增加了皮肤的敏感度。毛发摩搓过的皮肤带给她触电一般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微微一颤,嘴里发出一丝细微的呻吟。

  李露将裤子继续上提,麦色的纤腿渐渐被黑色的拘束裤包裹。邪恶的假阳茎刚刚触碰到她的阴唇,就让她全身仿佛过电一般的颤抖了一下,脸色羞红。平息后,发现也没什么,便继续往上提,假阳茎缓缓没入她的阴唇,顶到她的子宫处。
  而菊花处也对应着一个圆环状充气肛塞。李露将肛塞插入她的菊花里,由于事先没有润滑,她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肛门塞送进肛门。似乎感觉到了来自肛门肉壁的呀,肛塞在沉寂了仅仅五秒中左右便开始自动膨胀,仅仅五秒后,鞭膨胀成一个更大的环形,将少女的后庭撑得大大的,将自己牢牢的固定在少女的雏菊处,动弹不得。随后她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管子,管子两头分别连接着不知名的机械。她将其中一头连接在环形肛塞上,拧好。再从箱子里取出一个不透明的圆柱形水桶,底座还连接着某种机器。李露走到水池前,打开水龙头加水至水面没到瓶口,然后将另一头也连接上,拧好。

  肛门塞和和假阳茎都已经穿好了,但李露知道这一切还尚未结束,她继续往上慢慢的,慢慢的提着裤子。

  「呀!」李露突然娇呼一声,因为她感觉到她那敏感的尿道口似乎被什么碰到了。是的,最后一项东西,正是尿道塞!

  尿道塞,顾名思义,是一种专门用来堵住尿道口,让使用者无法自由小便的东西。它的「身体」非常的小,其上有许多凹凸不平的地方,宛如五颗大小不一的珠子被粘合在一起。这样可以很好的增加尿道塞的摩擦力,使其不易脱出,也可以更有效的防止尿液外露李露把那个小球抵在尿道口上,慢慢的用力插入,虽然那个小球很小,但是对于尿道来说还是比较大的,在加上不规则的起伏让她的尿道感觉疼痛。不知是不是因为自己第一次用尿道塞,手法有些生疏,尿道塞就好像钢针一样的扎入尿道,痛的她一阵呲牙咧嘴。

  终于,尿道塞完全顶进了少女的尿道里,将她的尿道牢牢堵住。至此,这件邪恶而又先进的拘束衣已经将少女下体的三个洞牢牢的堵住。假阳茎,肛门塞,尿道塞分别封住了少女的阴户肛门和尿道。由于刚刚塞入尿道塞的动作太生硬了,尿道传来了强烈的刺激感,让她不自然的扭动着身体。衣服与床垫产生的摩搓带动着三个邪恶的工具刺激着少女的三个洞洞,异样的快感让少女忍不住发出「咿呀~」一声呻吟,脸色瞬间红道脖子根。

  「可恶,这么快就湿了呢~嗯…我…」李露抚摸着下体,细声呻吟着,然后从床上拿起拘束衣的上身部位。

  上身部是一个类似长袖T恤的皮革黑衣,上面连接着几条袋子,胸部还有两个小小的凸点,看样子应该是什么特别的机械。颈后有一个钢制小环,衣服最下端还有类似拉锁的东西。

  李露将衣服从头上套过,想穿正常衣服一样将这件上身拘束衣穿好。然后将衣服的底部与裤子上部的边对齐,用拉锁拉好。这样,拘束衣的上部和下部就已经连接好了。

  几秒后,「嘎吱」声自少女的胸部传来,顿时让少女忍不住发出「哦」的一声呻吟。原来,那个乳头的机械是乳夹,是一种通过挤压来虐待乳头的工具。不过既然连接了机械,想必不会那么简单吧。

  下身和上身的拘束衣都已经传完,李露并没有马上开始穿戴头部的拘束,而是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将拘束衣整理好,然后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正身,侧身,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黄金比例。在配上迷人的拘束衣,无比诱人。身后的管子如同小猫的尾巴一般摇动着,为少女的萌值加分。

  李露看着穿拘束衣的自己,有些呆滞。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自己以前从未像现在这样美丽。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女生天生就应该被绑起来么?嗯,就是这样。 =b b ) B(淫荡的女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李露为自己找了一个
蹩脚的理由。她突然感觉自己好狡猾……

  李露红着脸回到床上,跪坐在床头,将大腿与小腿并拢在一起,然后用拘束衣上的带子将脚跟与大腿跟绑在一起,另一只腿也是这样绑起来。这样,她的腿部就被拘束成「大小腿并缚」的方式捆绑着。

  她深吸一口气,用力收紧小腹,将腰部偏上一点的带子用力勒紧,直到小腹被勒得好似马上就要折断了一样。

  这时,她才将拘束衣的最后一个部件——头部拘束拿出来。头部拘束看上去就像几个胡乱连接的袋子,上面有一个多孔的小球。从某种意义上讲,头部拘束并不是单纯拘束头部的,从它上面那个超过两米的黑色皮革带就可以看得出来。
  束缚头部的则是一个类似「¥」状的袋子,上面有个眼罩,中间则是口球。
  李露将头部的带子套在头上,拉紧带子多孔的圆球立刻落入她的樱桃小口中,使她的小口被迫张大,无法闭合。口球压住舌头,使她只能发出不明其意的「呜呜」声,诱惑满满,引人遐想。透明的液体自球上的小孔流出,滴落在凉席上,在灯光下显得无比晶莹。

  随后李露握住那两米长的带子,将它自胯间穿过,然后延后背一直向上,穿过颈部的小铁环,用力拉动。下体的三个棒棒立刻深深的陷入她的跨间,而头部拘束也被牢牢的固定在了头部,随后将带子末端连接在一个手铐上。然后她将胸部一上一下两个带子绕胸部一圈,将胸部用力挤出来,然后将带子压在刚才那个两米长的带子上。这样在她挣扎时,带子会用力向后勒,还会向中间并拢,将她的胸部用力挤出。以前看看上去她的胸部只有Bcup,现在看怎么也得有Ccup甚至更大……

  最后,她将眼罩带好,将耳塞也塞上,将其中的一条带子拉到下巴处,拉紧。
  她的眼前瞬间变得一片漆黑,耳朵也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只能听到她自己那急促的呼吸声与剧烈的心跳声。她的下巴被用力拉住,死死的咬着口球,口水都被带子压了出来。她现在就宛如被孤立在一个独立的黑色世界,眼不能看,而不能听,口不能言,只有鼻子还在不停的作吸气,呼气,维持着生命的正常运转。
  她趴在床上,将双手后自背后伸过,肘部努力弯曲向上,成倒「M」字。艰难的从背后摸索到带子连接的手铐。

  李露先将一只手铐住,然后朝另一边摸索去,但手铐非常不老实,怎么扣也扣不上。她不停的扭动身体,想将按扣挪到正确的位置,可是越急越难以对上。
  她的眼前一片漆黑,为了使劲,她不由的抬高身体,皮带将她的身体蹦得紧紧的,大小腿无论如何挣扎也分不开皮带的捆绑,嘴不听话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口水不由自主的从口球的小孔中留了出来。就在她快要累虚脱的时候,「啪」的一声,她的双手被紧紧的铐在了身后。她的身体也立刻瘫软了下来。她开始幻想,一个美丽的女孩,被蒙着眼,被塞着口,被捆绑着身体,被紧缚着大腿,被镣铐紧锁双脚双手,拘束在自家的床上,然后,家里进来了一个人……当然,这纯属她自己的yy。六感去其三,在这种环境下呆了一段时间李露渐渐感觉到全身传来强烈的拘束感,与毛发接触的地方渐渐变得瘙痒起来,下体三个洞洞内的异物感也变得越来越强烈。尤其是尿道,她还是第一次使用尿道塞呢,刺痒感非常强烈,让她忍不住扭动了下身体。

  这种封闭其他感官来增强触感的方法想必同好们也是知道的。它在sm游戏里非常常见,最长见的是通过口球封闭味觉,其次是视觉;还有两种不太常见的则是听觉和嗅觉。为了防止在挣扎中意外窒息,这里并没有设计鼻塞,仅仅设计了耳塞。不过进一步玩过五感封闭play的同好们肯定知道,真正能起到明显作用的只有视觉和听觉,没试过的也无所谓,试试就知道了哦,那可是非常爽的呢哦呵呵~大约三分钟后,拘束衣上的机器开始自行运转起来。首先是她脖子前面那个连接着两米长带子的另一端,开始缓缓的收紧带子。跨间被拉的更紧,三个「小东西」更加靠里,假阳茎已经顶进子宫口了。而身后的袋子也在渐渐收紧,胸部的带子向外中间收缩,将胸部挤的更加突出。而她的胳膊也被连接着带子的手铐缓缓上拉,原本就已经很难受的胳膊变得更加难受了。让她不自觉的反弓起身体,用力挣扎,但因为是机器在操作所以根本无济于事,只能白白浪费体力。由于是夏天,她的身体很快便出了许多汗,身上变得更加难受了。不一会,机器停止了运作,而她的手臂也被从倒「M」字拉成了后手观音式,非常难受。胯间更加深陷,将她臀部的曲线凸现出来,无比诱人。

  忽然,李露「唔」的一声惨叫,身体用力的反弓成一个夸张的弧度,简直快成了倒U形,口水也如喷泉一般的喷出。半晌,才放松下来,心跳快得几乎要爆掉,身体也止不住的痉挛着。

  可恶,这……这也太可怕了吧!——李露惊惧的想着,下体还在止不住的抽痛着。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自动模式」在开始前会有一个提示。而这个提示为了起到让穿戴者集中精神,故意设计了一个让穿戴者瞬间产生剧烈的痛苦的提示。其原理是利用假阳茎上的探针带动顶部的铁球,撞击子宫内壁,同时产生大约36V的安全电压。

  由于女性的子宫极为敏感、娇嫩的组织直接遭受到电流的刺激,除了感受到受普通电刑时那种使浑身震颤、戮心戮肝的极度痛苦外,子宫壁在电流的作用下发生剧烈的抽搐,产生如分娩般的剧痛。实际上,由於直接电击子宫时,子宫的收缩频率远比正常分娩时来得快,产生得痛苦也大得多。不过为了避免过于痛苦,电流只是通过探针时断时续的释放,间隔的时间也较长,可以让受到刺激的子宫有时间放松,减轻这种痛苦。

  这本来应该是假阳茎的最后一个功能的,不过为了起到提示的作用,更为了产生剧烈的痛苦——!提示的电流被增加了一倍,但产生的痛苦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李露感觉自己的子宫简直要被击穿了,休息了都休息了一会儿依然还在源源不断的抽痛着。是谁设计了这鬼畜提示!难道想要谋杀我么?——李露嘴角抽搐的想到,可惜抽不起来……

  「嘟……咕噜咕噜咕噜……」水桶样的机器忽然开始运转起来,可惜带着耳塞的李露并没有听到。32黑暗中的李露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只有几十秒,又似乎过了几个小时,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就在这时,冰凉的水流忽然从肛门处直直灌入她的肠道。

  「唔…」,突如其来的水流让她忍不住呻吟出声。水流的冰凉感刺激着肛门,让她扭动起小屁股,似乎想要把管子甩掉,又似乎在应和着什么……

  水流在她的肠道里蜿蜒盘旋,不一会,她就感觉到自己的肚子有些发胀,一丝便意渐渐产生。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肚子不知被机器灌入了多少水,这丝便意变得越来越强,肠道如蚯蚓般扭曲在一起,让便意几乎答到了便秘的程度,不排不行。虽然不再厕所大便还是第一次,让她的脸色羞红也,但比起这种肠道几乎扎在一起的难受感已经不算什么了。

  可惜,就在她想要付出行动时,「咔嚓」一声,机器上了锁,肛门塞也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肛门塞了。

  「呜呜~」李露口中发出焦急的唔叫,用力蠕动着肠道,想要将水排出体外,却被肛门塞牢牢挡住了,想拉却拉不出去的感觉让便意变得越来越强。她卖力的扭动着小屁股,缓解着便意,口中不断发出可怜的「呜呜」声,似乎在向机器求饶。

  不知是机器被她扭动小屁股的姿势诱惑了,还是被她可怜的「呜呜」声萌到了。在上锁大约一分钟后,她即将忍受不了,积攒体力准备进行更剧烈的挣扎时。
  乳夹开始振动起来,及时缓解了那种强烈的便秘感。乳头的爱抚如同过电般让她全身颤抖了一下,随即脸色微红,扭动着娇躯,将乳头在凉席上噌啊噌,缓解着那强烈的酥麻感。还没等她缓解过来,假阳茎有振动起来,强烈的振动瞬间让她的爱液泛滥成灾。

  李露脸色通红,呼吸急促用心体会这从未享受过的刺激。她用力加紧双腿。
  但就因为她的这个简简单单的挣扎假阳具在她的阴道里又加大了一当,假阳具的前后两段在她的阴道里方向相反的转动起来了。假阳具在少女的体内蠕动着,刺激着她那稚嫩的阴道。

  「唔…唔…」强烈的刺激让少女唔叫的更加厉害,屁股不断的绷起在放松,在蹦起,在放松……不知过了多久,李露终于在乳夹和假阳具的震颤,揉虐中迎来了她今天的第一次高潮。只见她忽然全身一震,淫水象救火车喷出的水一样窜了出来。她的身体紧紧的向前蜷着,她不由自主的用阴道加紧假阳具。

  在她加紧假阳具的那一刻,她就暗道一声坏了。可惜,为时已晚矣……受到挤压的假阳具再次加大了一个档次。假阳具顶端的探针推动着铁球,狠狠的撞像了她的子宫壁。一道让她全身震撼的电流打穿了她的阴道和她的子宫,顿时让她如虾米一般的反弓起来。

  她扭动着身体呻吟着,极力的挣扎着。忘乎所以之下加紧了阴道。假阳具前面的铁球在转轮的带动下毫不留情的撞在她的子宫口。铁球前面的探针深深地从子宫口插入了她的子宫。探针在她的子宫内部不断放电。铁球按照机器的设计一下一下的撞击着我的子宫口探针在我的身体最深处发出让我眩晕的电流。没有一个女孩子可以忍受这种折磨,她也不例外。

  虽然李露也知道假阳具有这种功能,可是她实在是不想让它发挥作用。她的身体在电流的刺激下变得绵软无力,子宫因疼痛而剧烈收缩着。每隔一个固定时间她都会被这套假阳具刺激的身体反躬起来。

  不仅如此,乳夹的振动也加大了一个档次,挤压住乳头的机械一松一紧,就如同有人在用手请捏她的乳头一样,振动也变得更加强烈。

  「唔……」可恶,这衣服也太强悍了吧,不…不行了,我…我要虚脱了……
  被强烈的揉虐与刺激包围的少女朦胧的想着。脸上带着红苹果一样的娇羞,无尽的汗水浸湿了她的娇躯,滴洒在凉席上,与口水、淫水融合在一起混合成一摊澄亮的液体。

  「咔嚓」一声,肛门塞上的所打开了。瞬间,茶色的溶液混合着固体如喷泉般排入桶形机器里。不是她想排,而是肛门塞撑开了括约肌,使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排泄。早就痛苦的「扭曲」的肠道,不断产生巨大的压力,在锁打开的那一瞬间,就如同大坝被冲垮一样飞泄而出。

  李露虽然脸色红的直冒蒸汽,但却早已无力挣扎,只能任由液体飞泻而出。
  而她则像软体动物一样摊在床上。

  终于排出去了,好爽。应该可以歇一会儿了。唔,真希望可以永远被这样拘束着,躺在床上一辈子不动了才好,唔,好舒服哦~唔呃!去掉那该死的电流就更美好了!

  不过可惜,梦境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才刚排泄完毕的李露仅仅休息了不到一分钟,就被再次灌入清水。而且…比上次更多!

  「唔……」少女唔叫着,扭动着小屁股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机器却始终挂一副冰山面瘫脸,「忠贞不渝」的工作着……

  房间里,一被黑色的拘束衣牢牢包裹着一名纤弱的少女,不断扭动的小屁股震颤着注水管,如同猫尾一般摇动着。她的脸上带着如水蜜桃般诱人的红晕,急促的呼吸在房间中不断回荡,似乎在宣誓着她是一只美貌与病娇同具,可爱与淫乱并存的小受……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