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1023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

  粗暴的强奸只不过就是肉茎插入女人的骚屄和肛穴,然后不断摩擦射精的过程,可是仅仅这样的过程是不可能让女人屈服,只是简单的暴力和本能的反应,很快女人在你发泄完毕之后对你完全没有那种依赖屈服臣服的感觉。

  而只有相对的快乐,无法拒绝的身体反应和连续性的高潮带来的如同毒品般的成瘾性,才能让一个道貌岸然的女性完全暴露出来她的本性,祈求着欢好。这就是为什么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有些女人你求着跟她欢好,她都爱理不理,这就是强奸和交欢的区别了。当然,用药是一部分,更多的还是需要看你的技巧和对于女人羞耻心的同化。

  所以我很讨厌简单粗暴的直接插入,只有玩弄到女人心甘情愿被你插入,甚至祈求你的插入,她才会心甘情愿的成为你的性奴和母狗。即使之后再遇见,她也会忍不住和你重温旧梦,来一发友情炮,这个时候,主动权就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了。

  尤其是这种怀有深深罪业的女人,成为母狗和性奴,才是她们唯一的出路和下场。当然,能为我带来利益那就更好。我并不在乎她们的下场到底有多么悲惨,比如第一个说喜欢我的女生,三年之后身材丰腴的她挺着大肚子,赤裸着巨大的乳房在地下酒吧陪酒,经常被男人灌了药酒之后轮流奸淫,据说打了4 次胎,要是再打,这辈子都无法怀孕。既然说话如同撒谎,那么受到惩罚也是应该和必须的对不对?

  其实陈辉之外还有个人之前也联系过我,石军,也是我的一个朋友,父亲是开保健品公司的,可是我一直犹豫着没有让他加入,之前的药物就是他自己研发出来的,我只是担心保密方面的事情和他需要有自己的实验室。直到这次紫萱之后,我觉得可以让他尝试性的加入,看看有没有什么其他的方式可以用更有趣的方法来更好的折服这些带有罪业的女人们,反正我的资金和地方也换了,应该可以满足他的需要。我想到,关键还是需要看是否对这个事情保持高度一致的态度。
  「好了吧……够了吧……可以放了我吧……你要求的我已经做到了……而且你也已经爽过了……」白雅狄疲累的呻吟打断了我的思索。乳白色的精液带着透明的液体从少女的嘴角和鼻孔流出,无法用手擦拭的少女只能任由精液顺着脖子流淌到头颈和胸口,而同时高潮后的白雅狄也已经浑身无力,只能任由大腿往两侧分开着,高潮过后的处女小缝红肿展现在我面前,这幅淫靡的画面让我把注意力继续回到面前半裸的白雅狄身上。

  「我是发泄了一次没有错,可是没有爽够啊……你看我的肉茎还是非常坚硬呢……」我淫笑着用粗大的肉茎在白雅狄的乳房上摩擦着。「刚才说好的可是让我舒服了以后才会放开你……」「怎么……怎么会……怎么会还是那么坚硬……你不是发泄过了么……」白雅狄感受着男人粗大的肉茎,完全没有疲软的现象,仿佛刚才的射精完全是做梦一般,却没有看到旁边的陈辉正在猛地喝水,补充流失的体力。那根垂在胯下的肉茎在白雅狄娇嫩的话语中又有了抬头的迹象。
  「但事实上我的肉棒还是硬的很难过啊……那要么还是在你体内舒服一下算了?」我故意挑逗着白雅狄,手掌不断搓揉按捏着她坚挺的胸膛。饱满的乳房在我的手中不断变形,我握着肉茎不断用龟头顶弄她的乳肉,巨大怒张的马眼时不时含入她虽然肿胀但依然娇小挺立的奶头。

  「不……不要……我……我再用嘴……替你……替你弄出来……」白雅狄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权衡了一下,嘶哑着说道。虽然这个社会对处女非处女的要求并不是很高,但保守的白雅狄还是天真的希望将自己纯洁的身体留给自己未来的丈夫。

  「这次光用嘴可不行了……来,我先替你解开一下……我们玩点新鲜的游戏,保证会让你爱上的……」我淫笑着说道,顺势给了陈辉一个眼色。陈辉立刻领会了我的意思,将旁边抽屉里面的玩具全拿了出来。

  「你……你想要干什么……我……我不要……我不要玩什么新游戏……呜呜……」白雅狄一听到新游戏,知道男人又要变着法玩弄自己的身体了,于是激烈的反对,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捏着脸颊,将口嚼器套了上去。套上口嚼器的少女并不习惯,唾液一下子就流淌了出来,我顺势将嘴唇贴了上去,轻易将她的嫩舌吸舔了出来,带着淡淡精液的味道,任由我含在嘴里品尝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呻吟声。

  品尝了一会儿之后,陈辉已经给她戴上了不锈钢项圈以及狗链,而我也将她身上的衣物全部脱光,将她的手脚解开束缚,然后在她的呜咽声中,强制将她的左手腕左脚踝、右手腕右脚踝捆绑在一起,固定成M 开腿的样子。被捆绑完毕的半裸少女这次连嫩屄和肛穴都完全展现在男人面前,这样类似尿尿的羞耻样子,让我和陈辉两个人看的欲火大涨,想起之后玩的游戏,更是龟头也酸胀了几分。
  「不要急着拒绝,我们来打个赌,如果之后你没有达到高潮,哀求着我肏入替你开苞的话,那我就放你走,如果你没有做到,那就成为我的性奴母狗……啊哈!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我完全无视她拼命摇头拒绝,自顾自说完,然后拿出跳蛋、阴蒂按摩器、尿道棍等常规玩具,当然后庭开发的肛塞和珠串也是必不可少的。我根本不在意她是否坚持的住,也不在意她的回答,因为最后肯定是她会受不了本能的刺激,哀求我玩弄她的身体,我只是享受着玩弄折磨她的过程而已。

  「那么先让你的乳房感受下跳蛋的滋味……」当陈辉再次将肉茎放入少女的口中,我拿着跳蛋贴住了少女稚嫩的乳头。少女高潮后有点瘫软的乳头在跳蛋震动的刺激下,又立刻充满了活力挺立了起来,随着跳蛋的震动微微颤抖战栗着享受快感。一边舔弄少女香甜的乳头,一边用跳蛋沿着少女的乳晕缓缓的转动,不断刺激她挺立的乳头周边。

  白雅狄慢慢已经感觉到是有两个以上的男人不停轮流玩弄自己的身体,再次进入自己小嘴的肉茎不断往自己的喉咙深处挺进,由于小嘴被迫张开到最大,连刚才紧缩抵抗的反应也做不出来,只能任由肉茎不断突破,可恶的男人还抱着自己的头部,将自己的小嘴当做蜜穴,一下下的撞击咽喉,让自己恶心的想吐。而乳房被男人舌头舔弄以及被那个奇怪的电动玩具挑逗,瘙痒和酥麻让自己的身体不断产生异样发热的感觉,小腹深处流出的淫液已经越来越多,大腿却完全无法并拢,只能羞耻地保持着暴露下体的姿势,这种无奈的感觉让白雅狄忍不住流出了泪水。

  下面好痒……刚才那个男人用手指……感觉好像还不错……臭男人好讨厌啊……巨大的东西又顶到人家喉咙了……下面好空虚……如果被这根巨大的东西……不行……这是要留给自己丈夫的……可是好难过……如果被填满……那个奇怪的东西让自己的奶头……他们刚才说什么……只要自己忍住就会放过自己……他们应该在自己嘴里再发泄一次就满足了吧……算了……只要保持自己的处女身……其他的就随便他们吧……白雅狄胡思乱想着,慢慢开始努力挺起胸膛,迎合男人的舔弄和电动玩具。

  「啊呀,这种程度的刺激就让你这么舒服了啊……那么好吧,你就好好享受奶子被玩弄的感觉吧……」用两个跳蛋夹住一个奶头,然后使用透明胶固定在乳房上,把两个乳头都这么固定好以后,我满意地看着少女不断挺动胸部,追逐快感。「怎么哭了啊……是因为太爽的关系么?果然是天生的小骚货,这样就已经开始又进入发情状态了么……」陈辉已经开始跨坐在少女颈部,肉茎从上往下压入少女的小嘴,一只手按住少女的后脑,挺动腰腹,将少女的小嘴当做骚屄进行活塞运动。另一只手则握住整个乳房,肆意享受坚挺乳肉在手掌内变形扭曲的感觉。而我则淫笑着凑近少女的下体,仔细看着已经经历过几次高潮的红肿肉缝。
  保持尿尿姿势的白皙大腿弯曲着,膝盖部位被胶带固定好了之后,脚踝还跟手腕固定在了一起,白皙的小手由于充血慢慢的变得鲜红,如同完全扒开大腿间那条肉缝的颜色。裂缝顶端的肉粒已经肉眼可见的暴露在外,没有经过太多玩弄的肉蒂还是小小的一粒,但包皮却已经完全褪下,当我轻轻按住肉蒂,缓缓来回移动的时候,少女的娇躯颤抖着,小腹上下挺动着,似乎在追逐我的手指,获取更大的快感。

  这样的姿势和反应在我的预料之中,似乎觉得在我满足之后就能放过她的处女身体,所以已经开始放任自己追逐本能的快感。我暗暗冷笑一声,还真是未经世事,居然如此的天真,你不会知道,开苞只是开端,比被开苞更快乐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将少女的双腿举高,然后压往她的胸部,陈辉跨下少女的头颈,跪坐到少女身边,保持口交的姿态,双手握住少女的脚踝,然后用臂弯将少女的腿弯压到胸口固定,我则跪坐到少女的下身,膝盖垫着她的尾骨,双手握住她的腰腹,将少女的下体凑在眼前。

  「你的下面流了好多骚屄水呢……还说没有感觉,真是爱说谎不诚实的孩子……我先品尝一下你淫贱的处女鲍鱼……等下还有好多玩具等着你哦……慢慢期待吧……」顾不得看少女的脸颊被陈辉的肉茎撑得不时的鼓起,我的注意力已经被眼前的处女嫩屄所吸引,M 字分开的双腿将隐秘的处女嫩屄和粉嫩肛穴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而跪坐的姿势肉茎正好卡在少女的臀缝末端,我忍不住微微挺动肉茎,在少女丰满的臀缝中摩擦。

  白雅狄感觉自己的臀丘被男人抬高后垫住,一想到自己的处女蜜穴完全毫无保留的展露在男人面前,除了羞耻之外,刚才被玩弄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身体发热的更加厉害,微微的呻吟止不住从咽喉的深处发出,然后被男人肉茎的剧烈撞击堵住,而之后另外一根火热坚硬的肉茎贴住自己臀缝缓慢摩擦的感觉更是让她本能的紧缩下体,直到感觉男人没有更进一步刺穿自己处女淫屄的动作,这才缓缓放松。

  面前的丰满臀丘紧缩放松,带动着处女裂缝和肛穴的蠕动,完全展露在我的面前,而似乎已经准备好被男人开发的处女裂缝微微张开蠕动的样子,更是能激发任何一个男人的淫欲,裂缝底端溢出的乳白色阴精和透明的淫汁,已经完全沾满了少女的会阴处和肛穴,稀疏的毛发在被浸湿之后完全贴在她的胯间,我忍不住低头凑近,先用舌头舔舐了一下少女胯间的肉屄裂缝,迷人的气味和略带淫骚的滋味在我口中爆发,我忍不住一下子用大嘴覆盖住了少女的处女裂缝,一边吮吸一边用舌头不断往她淫嫩肉屄中顶去。

  白雅狄突然感觉一根软软的东西不断在自己的肉屄裂缝上滑动,一股如同电击般强大的快感在男人的嘴巴吸住自己下面的时候,从小腹深处直击自己的脑海,让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而当男人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小肉屄,不断灵活的刮弄自己瘙痒的屄肉,然后慢慢突破直接顶到自己的处女膜的时候,白雅狄已经开始不自觉挺动下体,让舌头能更深入一些,缓解自己肉屄更深处的瘙痒。

  很快,那根可恶的舌头从自己的肉屄里面撤了出来,转而进攻肉屄顶端的肉蒂,当舌头从尿道口划过,顶住自己的肉蒂,围绕着肉蒂打转来回摩擦挑逗的时候,白雅狄浑身一颤,强烈的类似尿意的快感再次冲击她的脑海,让她本能的疯狂扭动着身体,这时男人揉捏抚摸她的乳房已经不再是折磨,而是更像在帮她的身体缓解那种空虚瘙痒的感觉。

  舔舐了一会,我终于恋恋不舍的放开少女的肉屄裂缝,看着她裂缝底端溢出的越来越多白色的浆液,我冷笑着刮了一些起来,不顾她的挣扎,从塞入小嘴肉茎边上的缝隙中涂抹进去。接下来就是玩具登场的时间了,我拿起边上的跳蛋,用手将肉蒂完全剥离出来,然后跳蛋狠狠地按压上去,看着少女如同触电般弹起,我得意的淫笑起来。跳蛋完全没有放过肉蒂的意思,不管少女如何躲避依然紧紧贴合在那个娇嫩的小肉粒上面,直到最后她死死挺起小腹,双腿紧绷着颤抖,绝望而无奈的再次达到欲望的顶端后如同死鱼般瘫软,我这才将跳蛋移开。

  高潮后的白雅狄无力地瘫软着,陈辉的肉茎抽出来的时候,少女透明的唾液溢流而出,顺着嘴角流淌到脖颈,口嚼器和狰狞的肉茎龟头之间还有一根透明的粘稠丝线拉长着。在我和陈辉互换位置之后,我取下了少女的口嚼器,少女的小嘴已经习惯性的保持张开的样子,任由唾液流下,连呻吟都开始含含糊糊了。
  「小骚屄爽透了吧?这才只是刚刚开始,之后你会体会到作为女人连续性高潮的快乐……快点给我含好,用心点舔我的龟头!」我淫笑着继续用肉茎顶开少女的红唇,猛地将巨大的肉茎压入进去,体会少女香舌本能缠绕的感觉。

  「呜呜……不行……不行了……嘴巴好酸……你们玩够了吧……口水都流出来了……呜呜……不要……不要在玩我下面了……我已经用嘴……呜呜呜……」话还没说完便再次被男人用肉茎塞入小嘴,虽然经过几次口交已经慢慢习惯了刚才肉茎的巨大程度,但现在进入的肉茎比刚才大了好多,似乎刚刚进入全部的龟头自己已经被塞满了。这样的肉茎真的可以进入自己狭窄的腔道么?一定会爆裂开的吧,自己一定会死掉的,会被这个男人肏死的。呜呜,屁股又被讨厌得肉棒顶住了,好硬顶的人家好难过……还好他们说会放过我……希望他们玩够了就放我回家……好想爸爸……沈利明你到底在哪里……一边想着,一边无奈再次紧缩自己酸胀的小嘴,替面前的男人含舔起来。

  我一边任由少女含舔,享受着少女嫩舌的缠绕和贝齿轻微划过龟头的刺激,心想至少先让她的香嫩小嘴熟悉下我肉茎的巨大程度,等下才好突破,一边看着陈辉玩弄少女的下体。陈辉的舌头从少女的肛穴处划过,将她的括约肌吸的鼓了起来,手掌则覆盖住少女的耻丘,一上来就快速来回摩擦,让少女敏感的身体再次回到发情的状态,不断挺动小腹,躲避男人手掌的蹂躏。

  等我感到肉茎龟头已经完全进入少女的口腔,她也慢慢习惯了我用龟头在她口腔内抽送撞击的时候,陈辉又再次将少女淫嫩的肉屄搞得湿淋淋一片了,而少女臀缝也开始夹紧陈辉的肉茎,肛穴的括约肌更是在陈辉的舌头离开之后,也一张一缩的好像在祈求男人继续舔玩。当陈辉拿起边上的尿道棒,缓缓刺入少女紧窄的尿道口的时候,少女的身体再次绷紧,而我也感觉白雅狄的小嘴突然紧缩,让我的肉茎舒爽不已,我抱着白雅狄的头部,开始慢慢将肉茎往她的喉咙处突破而去。

  白雅狄吚吚呜呜的哀求呻吟似乎刺激了男人的兽欲,面前的两个男人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我的肉茎缓慢而坚定地往她的喉咙深处压去,而陈辉也毫不留情地将尿道棒不断往尿孔中塞入,少女的身体在陈辉的尿道棒塞入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绷直,而我也感觉到少女的小嘴张开到了极限,趁着这个机会狠狠地将少女的臻首压向我的小腹,肉茎龟头猛地突入了一个狭窄紧夹的地方,感觉龟头突然被夹得死死的,巨大的快感和些微被挤压的痛楚同时传到我的脑海,我知道终于肏入了少女的处女喉咙。

  而此时,已经将尿道棒插入到少女膀胱的陈辉正轻轻搅动着,开发少女另类的快感,听到白雅狄压抑的嘶鸣惨叫,他突然恶作剧般一下子将尿道棒拔出,一股淡黄色的尿液随之不受控制的喷涌而出,犹如喷泉一般洒落在少女赤裸丰满的胸口和小腹上,少女也猛地弹跳了一下,然后重重落回,似乎又一次达到了高潮。
  「还真是敏感淫骚的身体啊,刚才高潮没多久又一次在男人面高潮了,那么也要让我们舒服一下,要用小嘴和屁股让男人再次发射哦,加油!」我戏虐的笑着,慢慢地将肉茎继续往她紧窄的喉间压入。当我的肉茎进入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少女的喉咙已经完全鼓胀了起来,青筋暴起,可以明显看到男人肉茎龟头的轮廓在喉间滑动的样子。被同时开发喉咙和尿孔而再次达到高潮的少女似乎已经完全失神了,双眼翻白着,张大小嘴任由男人抽送,我怀疑即使这个时候肏入她的处女骚屄,她也会如同死鱼一样任由男人奸淫的吧。

  「喉咙好紧……夹的我好舒服……让我好好摸着你的淫骚嫩乳,等会就让你吃好吃的精液……骚屄快点用舌头舔我的棒身,我快到了……啊啊……好舒服,忍不住了……来快点接好……精液要灌满你的肚子了……」在少女勉强用舌头缠绕着我的棒身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再说现在她小嘴发射一次才能好好玩弄她下面的小骚屄,于是我放开自己的抑制,很快龟头和棒身上传来的紧夹快感让我的腰间一麻,肉棒死死顶在少女喉咙深处,听着少女变声的嘶鸣抗拒,肉茎龟头上的马眼开始急剧扩张,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喷涌而出,直接顺着食道灌入了少女的胃部,因为足够深入的关系,一点精液都没有流出,完全被白雅狄吃了下去……

  被食道灌精的白雅狄已经完全没有自我意识了,剧烈的高潮快感退去后,喉咙火辣辣的疼痛重新被感知到,再次被插入的尿孔酥酥麻麻的饱涨感在高潮后的敏感身体上持续激发,而男人的肉茎在自己的喉咙射精完成之后并没有完全退出,依然坚硬的龟头留在自己口中,而最让人羞耻的是,自己居然下意识地舔舐着男人的龟头,替他清理龟头残余的精液,然后主动吞咽下去。

  「啊啊,真是会舔,这么短的时间,已经习惯了为男人口交了啊,果然是天生淫荡的骚屄呢……还知道替男人清理,果然女人的天性都是淫荡的……」我淫笑着不断用下流的话语击碎少女的羞耻心。「可是肉棒完全没有满足啊……看来还是需要你下面的骚屄洞来解决呢……」「不……不行……你答应……你答应我不会破坏我的处女……我已经这样了……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呜呜……我都已经用嘴了……你明明已经舒服过了……」白雅狄焦急的抗议,勉强着自己火辣辣疼痛的喉咙,已经无法完整说话的少女依然扭动着娇躯,一边哭着一边用完全暴露的下体本能追逐快感的样子让我的肉茎完全无法疲软。

  「啊啊,那么只好用你的处女肛门来满足我们了……反正只要不破坏你的处女身体就可以了不是么……放心吧,不会太疼的……」将抹上润滑油的珠串抵上少女紧缩的肛穴,陈辉接嘴道,看着少女被插入尿道棒的处女嫩屄的蠕动,陈辉感觉顶住少女丰满肉丘的肉茎又有了发射的感觉,急忙压了下去,然后专注的慢慢用珠串突破少女紧窄的括约肌。

  「呜呜……不……不要……好疼……好涨……不行……那里……那里是便便的地方……不要……不要塞进去……够了够了……啊啊……屁股……屁股要裂开了……放过我啊……我用嘴……我用小嘴让你们舒服……放过我的屁屁……不要再塞进来了……求求你们……啊啊……好深……又进来了……不要了啊……我要便便……便便都被你们弄出来了………屁股会被玩坏的……我要死了……啊啊……」白雅狄感觉到自己的肛穴被那个圆圆的东西慢慢突入,一开始还好,但是很快,接下来越来越大的球体突破自己的括约肌的时候,自己感觉紧嫩屁眼的入口火辣辣的疼痛,而里面肠道被塞满后,珠串转动着搅动自己肠道的嫩肉,似乎下一刻珠串拔出的时候,腥臭的粪便会随之喷涌而出。虽然自己在男人面前失禁尿尿过,但从未在男人面前,尤其是完全暴露下体的羞耻姿势下,这样喷粪是自己绝对接受不了的。一边胡思乱想着哀求男人的放过,一边在珠串的搅动下适应了饱涨感之后,白雅狄隐约察觉到自己的骚屄又开始瘙痒了起来,尤其是在肛穴和尿道同时被侵入的情况下。

  「好吧,那就如你所愿,」一边说着,陈辉将珠串缓缓拉出,括约肌随着巨大的珠串脱出而向外凸显,最后一颗珠串脱出的时候,少女的括约肌在男人的注视下猛地缩拢,可以看见一节黄褐色的粪便被硬生生的挤压回去,但溢出的粪水却完全控制不住,流到了男人的腿上。

  「放……放开我……我要去上厕所……先让我去厕所……我忍不住了……求求你们……等我上完之后……呜呜……你……你想干什么……不……不要看……我不要在你们面前……呜呜……肚子好痛……不要按……不要按我的小腹……」哀求着男人让她先去厕所排泄的少女白雅狄突然感觉到自己被环抱了起来,以尿尿的姿势被男人抱在怀里,似乎要看着她排泄,极力的忍耐也在男人手掌按压在小腹上的时候不断达到极限。

  「怎么了,你不是要上厕所么,就这样排泄出来吧,我可是不会放开你的束缚的……还是你打算就这么拉在床上?也没有关系,你选择吧……反正不管如何,今天你是肯定要被男人看到尿尿和便便的样子了……」陈辉抱着少女的娇躯,肉茎顶在少女的尾椎骨处,少女微微颤抖的娇躯似乎像是在主动摩擦,嫩滑的身体让陈辉的肉茎越发显得巨大狰狞,而我,则不断用四根手指按压着少女的小腹,可以明显感受小腹内肠道里面正在蠕动想要排出的腥臭粪便。

  少女的面前放着小盆,我慢慢失去耐心,看着少女紧夹的肛穴依然没有放松的意思,嘴角泛起一抹邪笑,突然按住了她的敏感的小肉蒂来回摩擦,同时捏住了插入尿孔的尿道棒,狠狠地搅动了一下之后突然拔出,少女惨叫一声,我看到鲜嫩的尿孔突然一张,一股尿液喷涌而出,随之而来的则是紧缩到极限的肛穴突然反弹一样,猛地扩大,几滴粪水之后,一段段黄褐色的粪便脱肛而出,落到了盆中,当之前的粪便排出之后,白雅狄终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肛穴和肠道,被强烈刺激积蓄的粪液也随之喷涌,击打在小盆上发出巨大的羞耻声音。

  「啊啊,好脏啊……居然拉出那么多粪便……看来你不是经常定时拉粪便的么……还是说今天的快感太多了,才会让你排泄出那么多?」我淫笑着取下了她的眼罩,让她看着自己的排泄物。

  「不是……不是的……你们这些坏蛋……玩弄人家的身体……还让人家这么羞耻在你们面前排泄……快点把我放下来……我才不是快感……我是因为中午吃多了……所以这是正常的身体反应……呜呜……不要看了啦……人家都被你们玩成这样……尿尿的地方也好痛……你们这群坏蛋!」完全没有认出我的样子,只是一味斥责着我和陈辉,翻来覆去就是坏蛋,白雅狄也实在说不出什么骂人的话语,可是这样的话落在我耳里却更像是萌萌的撒娇,尤其是因为发情而脸上布满红晕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又摄住她的香唇,含住她的舌头让她说不出话来。

  少女被我湿吻住,身体又被固定着无法反抗,更别提嫩乳被男人揉按,便后的身体似乎更加容易感受快感,本能的回应着我的吮吸,舌头转动着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这种生涩的回应让我的肉茎再次坚硬到极限,贴在少女淫湿的嫩屄上来回滑动,感受着分开肉唇温柔包裹的快感。

  「你的屁屁真的很脏啊……来,乖乖的放松,我来替你清洗一下……不要乱动,会受伤的……只要你听话,等下就不会疼痛了……」分开后的双唇之间依然有唾液黏连,我看着白雅狄激吻后迷离的双眼淫笑着循循善诱,而陈辉早就将连着硝酸甘油的管子针口缓缓抵入少女的肛穴。经过刚才珠串的开发,细小的管子进入肠道并没有太大的难度,也没有让白雅狄感到疼痛或鼓胀,这让白雅狄慢慢放下心来。

  可是随之而来的冰冷液体进入自己的肠道,却让白雅狄再次呻吟起来,没有如同珠串进入时候的撕裂感,却缓缓地让自己的肠道自动的搅动起来,尤其是当液体似乎无穷无尽的强行灌入的时候,白雅狄感觉自己的肚子下一秒就要炸裂了,可是液体还在不断的进入,挑战自己的极限,而自己的肚子也在肉眼可见的鼓胀起来,直到如同怀孕三个月般大小,液体终于停止了进入。白雅狄稍稍呼了一口气,放松了一下之后,突然肛穴又被一个冰凉的东西抵住了。

  「啊啊,为了不让你失禁,好好清洗你的肠道,这个肛塞会帮助你,不让你太吃力的控制肛门,等下你会觉得更快乐的……所以先要忍耐一下哦……」陈辉缓缓地将肛塞突破着少女的括约肌,塞入她无法反抗的肛穴,巨大的撕裂感和疼痛让白雅狄连话都说不出来,只好死死咬住贝齿,忍受着强加于她身上的痛苦。
  终于整个巨大的肛塞完全进入了她的肛穴,然后括约肌死死咬住把柄的凹口,从后面看去,少女丰满的臀丘上多了一个插满羽毛的小尾巴,在洁白的股沟中犹如母狗的尾巴随着肛穴的蠕动而微微摇晃,像在对着男人摇尾乞怜一般。

  「你们……你们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屁股……肚子好涨……呜呜……不要再玩弄我了……说好的你们要放我走的……」幸好有液体润滑,自己下面的爱液不断湿润着肛门,否则的话,肛门肯定会裂开。被塞入了肛门塞的白雅狄缓了一口气,一边呻吟,一边暗暗想到,真的进入了以后却不怎么疼痛,只是刚刚排泄过的肠道再次被灌满了奇怪的液体后,有些酸胀,随着自己轻微的颤抖,那些液体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肛穴肠道,刚刚消失的便意似乎又开始涌了上来。白雅狄发现男人在为自己的屁屁注入那些奇怪的液体后,只是坐在那里看着她,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这让少女稍稍放下心来,但是,渐渐的,少女发现,那些在自己肠道深处涌动的液体慢慢的开始变热,那个肛塞也开始在自己体内旋转起来,不停地伸长缩短的来回摩擦刺激自己的肠道。但是现在这样的抽动和旋转摩擦却让白雅狄感觉火热空虚的肠道被扭动后,那些便意中含有的瘙痒酥麻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甚至有些希望刚才的珠串插入进来,然后不断深入自己的肠道,缓解肠道深处的瘙痒。

  「啊啊……看来还是需要让你更明白一些你的坚持是毫无道理的啊……即使你这么坚强的保持对爱情的忠贞,可是并不能保证对方同样如此呢……」对爱情的忠贞却让白雅狄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即使娇躯扭动,面泛潮红,依然不肯屈服,我冷笑着看着白雅狄,既然这样的话,就让你好好看看事情的真实性到底是怎么样的,也让你明白你的天真和执着是多么的无聊。

  白雅狄在挣扎和抗拒快感的时候,突然面前出现了一幅男女交合的画面,女方的脸看不清楚,可是松软下垂的乳房和被特写出来正在套弄男人肉茎的黑褐色淫屄肉唇,却表明了这个女人经常和男人性交,而特写上男人的脸更是分毫可见,正是她的未婚夫沈利明,一脸的淫笑骚贱,与平时跟她电话,偶尔回来见面的温文尔雅的男人完全不同,白雅狄瞬间呆滞住了,连下体产生的快感也似乎麻木了一般。

  「不……不可能的……利明……不,他不是利明……你们一定是找人冒充……利明他怎么会做这种对不起我的事……说好到新婚之夜……呜呜……到新婚之夜才做的……」一边说着,白雅狄一边哽咽了起来,她拒绝相信这是她深爱的未婚夫沈利明对她的背叛,那些男人们一定是找了跟沈利明很像的男人来冒充,沈利明是深爱自己,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

  然而,当之后那段在黑人面前的保证视频,尤其是保证抛弃自己娶那个怀孕的少女,以及将自己骗去国外,强迫自己成为男人的玩物的影像在白雅狄面前播放后,白雅狄终于崩溃了,最明显的就是由于精神和身体突然的崩溃,橙黄色憋了许久的尿液从白雅狄的下体喷射而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