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105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凄美的黄昏。

  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映红了天际。

  鲜有人迹的大山之巅,一株苍翠挺拔的大树下,一条伟岸的身影傲然挺立。
  在他身畔,足有七条窈窕苗条的身影环绕包围着。

  七彩花衣,紫纱蒙面,斗笠之下秀目闪烁,七把长剑寒光闪闪。

  「妳们是江湖上名声鹊起的月宫门七仙剑!江湖人言,七仙结阵,插翅难飞,就是说的妳们七女!可我老屠跟月宫门向无瓜葛,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妳等一再苦苦相逼?」

  「不错,我们就是小有名声的月宫门七仙剑,我是七剑之首惠戈。前辈声名远扬,乃一代宗师,我等非常敬仰。七仙剑一再追逼前辈,只因前辈一再拒绝不肯归属门主,不为门主所用。

  故门主下令七仙剑出动擒拿前辈,若前辈再不归顺门主,杀无赦。我等实乃有不得已的苦衷,请屠大侠见谅。」

  「月宫门七仙剑还有苦衷?不妨说来听听。」

  「月宫门七仙剑为月宫门鞍前马后出生入死,两年来立下的功劳可谓是数不胜数。

  月宫门崛起令门主野心膨胀,欲称霸武林一统江湖。

  近来门主利欲熏心,连有恶行,素无恶名的东寺、西梁教派因不愿归属月宫门而惨遭灭教。

  我等不愿再替门主行恶,却不想违背自己不能叛门不能自杀的誓言。

  我们不愿滥杀无辜,更倦怠了这种出生入死的生活。

  我们都累了,决意与前辈一战。

  能破七仙剑阵者,恐唯有前辈才有此功力。

  我们是前来赴死,向前辈发起挑战!我等自会全力以赴,望前辈能够成全!」

  「原来如此。妳等何不弃暗投明?为何妳等认为在下愿意动手呢?」

  「弃暗投明即为叛门,七仙剑宁死不从。门主之令不可违,若前辈怜香惜玉手下留情留下我等性命,七仙剑必将行恶无数。月宫门七仙剑过的是在刀剑上舔血的日子,过了今天不知道有没有明天。

  所以,我们没有可观的酬金,我们有的,只是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门主垂涎已久却忌惮我等的武功故从未得手,前辈若能玉成此事,今夜可任意享用我等的娇躯,我等七女绝无怨言。」

  「那……妳等可否允与验货?」

  「这……我等自知,前辈阅女无数,一般女子难入法眼。我等虽不才,却自觉我等七女身材容貌自应列入上等之列。

  前辈当知,我等七女成人后裸身迄今未被异性窥视过。我等七女虽很自得,倘若前辈一旦未看中我等七女的身子,岂不羞杀我等。」

  「唔……若妳等七女身材容貌属不入品之流,何谈享用之说呀。既不允验货,尚请七仙剑让路。」

  「前辈且慢!我等……我等……豁出去了,敬请前辈……验货!」

  害羞不已的肖惠戈缓缓把自己上衣那条系紧系在蜂腰间带子给解开了,然后闭上眼睛再把遮掩自己胸脯的布襟悄然拉开,随后便是束胸、亵裤这些贴身的纱制小衣纷纷滑落。

  褪掉丝袜,蹬掉鞋子,一条精赤曼妙的身子很快便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西下的夕阳给她那白皙粉嫩的赤裸胴体,镀上了一层好看的金黄色。

  有了大姐带头,六女的压力显然小了很多,她们六女也完全照做了。

  七柄长剑被抛在一边,七条精赤的身子争奇斗艳。

  「嗯……不错,妳们都是佳品!妳们都有很美丽诱人的身子。但,不知妳们的模样长得怎样?」

  七女面面相觑,不过她们很快都解下了斗笠,还有蒙面的面纱,这是她们最后的遮羞物。

  「妳们果然都是出类拔萃的美人儿。好,验货通过!」他眯起眼睛说着。
  「我们何时交手?」终于放下心来的肖惠戈问,这可是她最关心的。

  「明天一早吧,就在我们欢娱一宵之后。过来!」他用手招呼指引着,要肖惠戈到他前方去。

  满面绯红的肖惠戈以膝代脚,一步一步的向他慢慢移去。

  他伸出来,用手指捏弄把玩着肖惠戈饱满挺拔的乳房,在他的揉捏下肖惠戈的乳房曲线变幻着奇妙的形状。

  「如此漂亮的尤物,杀掉真是可惜!」他有些惋惜的说。

  「前辈,你下的定论太早了吧。也有可能,是前辈你死在我们七仙剑的刀剑下呢。」心跳不已的肖惠戈睁开眼睛说道。

  「这,妳们的机会不大吧。」他充满自信。

  「我叫肖惠戈,请问大侠你想知道她们叫什么名字吗?」肖惠戈强忍着周身阵阵涌动的热流问。

  他是玩弄女性的高手,他的爱抚下,她已经动情了。

  肖惠戈感觉到一股热流在她身体内涌动,并集中向她的下体冲击着。

  她紧紧夹着双腿,私处已是泛滥成灾。

  肖惠戈不禁用力绷紧双腿,试图掩盖自己已经蜜汁涌动的窘境

  「好啊。妳先蹲下,肖惠戈,用妳的手掌按着地面。我们一边享受,妳一边慢慢的介绍。」肖惠戈觉得他看她们的目光,就像猎手看兔子一样。

  「七仙剑齐聚于此。

  老大秋菊肖惠戈,二十三岁。

  老二紫月季杨梦冰,二十二岁。

  老三红腊梅林芸,二十二岁。

  老四牡丹花汪艳,二十一岁。

  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二十岁。

  小六百合花于香儿,十九岁。

  七妹芙蓉仙子绿缘,十八岁。

  请前辈享用!」

  肖惠戈的声音虽然很低,却是非常清晰。

  初次享受到的高潮愉悦,使得她那俊美的脸蛋红扑扑的。

  虽然有点不不明白前辈的用意,但肖惠戈仍然按照他的吩咐蹲下身子,手掌按在地面上身前倾上趴了下来。

  六女围在肖惠戈身边,对她们来说这可是香艳诱人的一幕。

  「大侠!我们都是处子,请轻柔一些!」肖惠戈觉察到他已移师自己的身后,她的芳心不由咚咚乱跳,鬓角也浸出了津津的香汗。

  正如肖惠戈所料,他从她身后要了她的贞操。

  她只觉得身子一沉,他已压在她的身上,已然湿滑的玉门正被一个火烫的东西浅浅的顶开,那火烫的东西又粗又大又烫,一路坚定的撑开紧绷的软肉徐徐而进,很快就触到她体内最珍贵的处女膜。

  肖惠戈只觉得体内那滚烫的东西少许向外退了退,而后是……痛!很痛很痛!就像被刺穿了一样痛!

  紧狭的花径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下分泌出更多的玉液,虽已得到充分的润滑,却依旧紧窄无比。

  但在见多识广的他锲而不舍的努力开拓下,一切都不是问题。

  很快,肖惠戈便完全沉醉于初尝性爱的愉悦和舒爽中,即使体内破瓜的创痛犹在,她依然能够和他携手同欢。

  摆成狗爬式的摸样的肖惠戈,一手在下支撑身体,一手在上不住的抚摸着他的脸。

  因为是面向下的体位,她那滚翘的双峰因为重力作用,将完美的乳型表现得淋漓尽致。

  随着身后的他愈来愈有力的戳刺,那两只玉乳不停的来回摇曳晃动,直看得旁观的六女小口微张,两眼发直。

  「啊……」尽管少女的矜持使得肖惠戈竭力提醒自己不要发出呻吟,可是却失败了。

  已经动情的娇躯在悸颤,在六女面前她感到自己无地自容。

  模糊中偷眼看到众女都看直了眼,她释然了,于是便将整个身心投入到了那无边的快美浪潮中。

  由于双方你情我愿通力合作,主导的男方又是开苞无数经验丰富的他,红花初绽的肖惠戈很快便在强烈的情欲催动下爆发了今生第一次处子春潮!

  天生媚骨的体质导致超强力的子宫收缩,引起阴道的剧烈痉挛,不但将巨量的玉液和贞血喷出玉门,更连塞得严严实实的肉棒都被挤出了体外。

  全身酥软的肖惠戈身不由己的伏趴在一片狼藉的由自己衣衫铺成的「战床」上,俏脸含春的细细呻吟了一阵,这才回首身后,含情脉脉的看着那刚刚占有了自己贞操的他。

  且不细表六女依次破瓜落红,只见七条精赤的身子横七竖八,场面惊艳无比。

  七女都被他玩弄得落贞斑斑娇喘不已,他胯下的肉棒仍威风凛凛,不由让肖惠戈暗暗啧舌。

  那一晚,宿在山洞中的七女都没有穿回衣服,他就睡在她们中间,肉棒操遍了每一张檀口。

  大清早,天刚蒙蒙亮,他便醒来了。

  伏在他的胯下吸缀着肉棒的是十八岁的小七芙蓉仙子绿缘,她的乳房尖尖的,还没有完全膨胀定型。

  不过她的小嘴很灵巧,柔软的玉舌舔弄着马眼很是舒服。

  他也因此射进过她的小嘴。

  小六百合花于香儿跟她靠在一起,她在舔舐着肉棒下的子孙袋。

  他的左右两侧是分别老大秋菊肖惠戈和老二紫月季杨梦冰,她俩的小嘴吻着他的面颊,挺拔的双乳挤扁在他的身上。

  他的双手手指分别插进依偎在她身畔的老三红腊梅林芸和老四牡丹花汪艳的小穴。

  唯有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伏在他的身上给他当了肉被子。

  他一动,七女都醒了。

  他看着面红耳赤的她们局促不安,羞羞答答的匆匆穿上衣衫有些好笑,什么都看遍玩遍了,有啥好害羞的啊?

  七女整理衣衫拔出长剑,英气又回到了她们身上。

  「难道妳们非要打不可吗?活着多好,妳们这样渴望转世吗?」他似乎是在取笑,但惋惜的神情溢于言表。

  「我们开始吧。就在这儿,还是在外面?」肖惠戈不为所动,因为她们的心已铁。

  「这山洞里面实在太过狭窄。杀妳们七个女剑士这地方根本不够用,我们还是到外面动手吧。」

  他一摇三摆嘻嘻哈哈,神态自若轻松自在地踱出山洞,丝毫没有大战来临前的紧张。

  七女则紧紧跟随着他,也一个个走出了那有些荒凉的山洞。

  她们慢慢散开,分别占据了四角之势,隐隐布成了七星杀阵。

  「今个的天气不错啊。」他说着,活动着手脚,还伸了一个懒腰。

  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冉冉升起。

  朝霞璀璨,红霞满天,初升的朝阳映红了她们那一张张俊俏的面庞。

  她们深知,这次不同以往,她们面对着的是一个非常强劲的对手,因此她们都有些紧张。

  七女纷纷拔出了长剑,剑阵一触即发。

  犀利的长剑剑身在朝阳的映照下寒光闪闪,七女的神态满是凝重。

  令七女诧异的是,他此时却身形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他笑意盎然,挂在腰间的刀依然留在刀鞘之中。

  「前辈,别那么托大,快拔刀啊!七仙剑的威力非同小可啊!」肖惠戈不禁出口相劝。

  「无妨无妨,妳们全力进攻放手一搏,让老屠见识见识妳们七仙剑的能耐吧!」他说着竟然背起了双手。

  七女不禁暗暗叹息。

  她们七仙剑中任何一位的功力,单独对战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她们的七星杀阵已经历多次恶战却未逢一败。

  若他全力一搏破阵尚有一线希望,可他如此懈怠看轻她们,只怕他会自食其果步了丧命在七星杀阵中那数十豪强的后尘。

  七星杀阵的威力自然是非同小可。

  剑阵发动,七条窈窕的身影如蝴蝶般围绕他上下翻飞,刀光剑影淹没了他那伟岸的身躯。

  好汉还难敌群狼多呢,何况七女个个都是功力不凡而且招式精妙配合有序,故七星杀阵练成之后从未有人能从全身而退。

  这次他由于过于托大,结果彷佛也会是一样……

  幸好他并非是浪得虚名,在七女的全力猛攻下他左躲右闪险象环生,多次堪堪避过要害部位死里逃生,但最后还是被肖惠戈的剑锋划伤了面颊。

  幸好只是浅浅的皮肉伤,并无大碍,而这就是七女全力猛攻下的唯一战果,这可是七女使用七星杀阵从未遇到过的。

  「不错,妳们七仙剑应该是这几年里我遇到的最强的对手了。」他虽然镇定自若,可他也有些后怕。

  方才实在是太悬了,七女逼得他不得不使出全力才化险为夷,但同时他也发现了七杀阵的破绽。

  只要在极短的时间内铤而走险首先破掉一剑,七杀阵的运转就会出现暂时的停滞,从而在她们相互弥补七杀阵前实现各个击破。

  但一般人没有这个功力的。

  「我要动手了!」他说着拔出了刀。

  「来吧!」肖惠戈长剑一挺再次发动了七杀阵。

  这次的情形有所不同。

  他不再是一味的躲闪,刀剑相击不时发出阵阵清脆的金属碰撞声。

  刚刚格开老大秋菊肖惠戈刺向咽喉的夺命剑,紧接着熊腰一扭堪堪避开小七芙蓉仙子绿缘冲着小腹挽来的一个剑花,随即便双脚用力跃起使得老三红腊梅林芸直奔下盘的一剑落了个空。

  看似手忙脚乱的他其实一直在寻觅机会,果然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紧跟着腾空跃起剑刺脖颈,身在空中的他侧首后仰剑锋擦颈而过。

  志在一击必得的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用力过猛,这也使得她一招用老。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等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撤回长剑,他一招雷霆万钧闪电般一刀便斫进了她那高耸挺拔的前胸。

  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一的声惨叫使得六女不由一怔,煞那间他已回刀格开了老四牡丹花汪艳和老二紫月季杨梦冰刺向自己的剑,同时飞起一脚把小六百合花于寒月踢了个跟头。

  转眼间局势逆转,七女围攻的场面不再。

  电光火石之间,惨叫声此起彼伏。

  他出刀太快了,身形一转居然连出六刀。

  晶莹艳红的血珠已从她们的酮体上冒出。

  就在因为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中刀使她们那短短的一怔之时,他已闪电般的连劈六女,她们的眼神中满是惊愕,俊秀的面庞都浮现出不容置信的神情。
  煞那间胜负已分,原本占尽上风的她们形势陡然逆转,居然被一招得手的他侠一刀砍在自己的双胸脯上。

  只见七女齐齐弃剑双手捂住血染的酥胸前,在他一击之下竟使她们几乎丧失了战斗力。

  内力惊人的他同时用浑厚的内力震碎了她们胸前的衣襟,上衣的碎片洋洋洒洒飘落,暴露出了她们白皙前胸处血淋淋的伤口。

  「你赢了!前辈,七杀阵不败的历史终于被你给终结了。」肖惠戈真情的告白,直接代表七仙剑宣布了她们的失败。

  她们都是花枝招展的青春少女,饱满挺拔的乳峰是她们的骄傲。

  那令她们羞于启齿的一击,对她们身心的打击是难以想像的,少女最骄傲的征徽被毁也使她们彻底丧失了战意。

  七女只看到眼前亮光一闪,随着胸前的一阵剧痛,伴随着难言的酥麻便席卷了整个娇躯,她们清晰的感受到了刀刃准确斫入了胸前那两团软肉。

  他用的力道刚刚好,刀刃恰好直达胸骨。

  她们知道前辈手下留情了,如果他愿意,完全可以做到让她们当场一刀两段尸横当场,即使是身首异处也非难事。

  不知是否有意为之,他竟将七女粗细大小各有不同的乳头同样都横向一劈两瓣了,连同色泽大小各有所妙的乳晕也同样完整的分成了上下两部分。

  七女的身材各有不同,尽管他享用过七女的胴体,在有着衣衫遮掩的情形下仍能做到如此精确,记忆力可谓惊人。

  「来吧,杀了我们。」

  肖惠戈说着闭上了秀气的眼睛。

  七女同样跪下,犹如待宰羔羊再无半点女侠飒爽之气。

  小七芙蓉仙子绿缘双手捧起自己的长剑扬起了自己修长的脖颈,很显然,她是希望能死在自己的剑下让他用剑割开自己的喉咙。

  红艳艳的血染红了她白净无暇的胸腹,由于她是跪着的,所以被剖成两瓣的淑乳并不是那么明显,但横贯前胸的一道红线清晰可见。

  取剑在手,他潇洒一挥,一股血箭飙向空中,在朝阳映照下竟幻出七彩霓虹。

  诸葛蓉嘴角挂着笑意,身子晃了晃摇曳着她那一头乌黑飘逸的长发倒下了。
  她是屈膝张着藕段般晶莹的双臂向后仰倒的,翘臀就压在反弓着的玉足底部。

  七女中年龄最小的绿缘此时已是弥留之时,随着青春的热血喷洒殆尽,她猛然挺起上身份开双腿举起了臀部,这是她最后的挣扎,也耗尽了她青春少女最后的生命力。

  随着她的娇躯轰然塌下,她那鲜血淋漓的胸脯再也没有了起伏,她停止了呼吸,心脏再也不能跳动了。

  小嘴微张眼神迷离的诸葛蓉,半闭的秀目直直的望着他的胯下,似乎还在回味着那销魂的时刻。

  小六百合花于香儿性情冷傲,看到屠大侠走向自己,她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恭谨的双手托起自己的长剑。

  用怎样的方式杀她,她都能接受。

  可是啊,她心里还是不想跟小七芙蓉仙子绿缘一样被割喉,那有点像杀鸡一样呢。

  脖颈上的伤口虽然不大,可像咧开的孩儿嘴一样不够雅观。

  她用眼神示意,希望他给她来个一剑穿心,让她痛痛快快的上路。

  女孩子家的矜持使她张不开口,她希望他能够心领神会。

  如果他心粗没能领会用别的方式杀了她,那她也就只能认命了。

  女孩子的这种小把戏在他眼里早已是司空见惯,他取剑在手长剑一挥,剑锋所向的目标似乎还是她的脖子。

  这架势可不像割喉,更像是要把她斩首啊!于寒月略感失望但还是挺直了身子闭目待斩。

  可是,脖颈处并没有传来想像中的刺痛,相反酥麻的胸脯处却又是麻酥酥的一热,同时一股酸腥的气息涌上喉头。

  小嘴一张,一口血喷了出来。

  于香儿睁开双眼,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长剑只剩剑柄颤巍巍矗立在自己的左乳下方,整个剑身已刺穿了她的娇躯。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被斩首,他领会到了自己的要求。

  少女破碎的心脏再也无法工作,满是欣喜感的她倒下时望着他的目光隐隐有着感激之情。

  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的性情犹如她的绰号有点泼辣,有着男孩子的性格,真是一束带刺的玫瑰,她的心也没那么细。

  直到昨夜破贞之时,她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女孩子。
  下一个被杀的就她了,她竟有些兴奋。

  心直口快的沙楠楠没有小六百合花于寒月那样的矜持,她有一个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渴望,自己雪白的肚皮下九曲弯转的粉肠,还有女性独有的子宫卵巢,究竟是何模样。

  现在机会来了,她可不想错过。

  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直截了当的表达了自己的愿望,善解人意的他丝毫没有难为她,痛快的一口应承下来给她来个大开膛,这让她不由心花怒放。

  再没有丝毫的耽搁,剑光一闪,长剑的剑刃便已没入咽喉下的柔滑的软肉。
  挺直了上身的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疼得浑身打颤,锋利的剑刃劈波斩浪一路向下,划过双乳间幽深的沟谷,越过那条横贯双乳的红线,直奔那腻滑平坦的大平原。

  她那半裸的身子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没有注意到那滑向小腹的刀刃几乎是条直线。

  他没有让刀刃的剖割线路拐弯避开肚脐,而是把直接那圆滑的肚脐给剖成了两半。

  锋利的剑刃毫不费力割断了她的束腰带,他一直让剑刃剖到了她那高高隆起的阴阜,这才把长剑抽离了她的娇躯。

  一条红线纵贯了她的上身,与那条横贯双乳的红线构成了一个绝妙的十字图形。

  他的动作是那样的迅捷,这也是为了减轻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的痛楚。
  他几乎滋溜一下就完成了剖割,以至尚还活着的四女都没看清楚细节。
  长剑剖割的红线足足过了四五秒钟还没有裂开,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目瞪口呆的保持着这样的姿势愣在那里,她的心中非常失落,以为屠大侠过于托大以致于失手,她这一剑之苦白挨了。

  然而,犹如洪水爆发一般,那条红线骤然开裂,她的五脏六腑顿时汹涌而出。

  正在失落之际的沙楠楠心中狂喜,她看到了自己粉嫩滑腻的肥肠还在蠕动。
  意识在渐渐消散,模糊中剑光闪动,剑尖上插着一团鸡蛋大小的血肉,还挑着两条细管连的小东西,她明白这就是子宫和两侧的卵巢了。

  在心愿得以满足的同时,她头一歪停止了呼吸。

  轮到老四牡丹花汪艳了。

  她抿了抿嘴唇,伸手解开了系在头上的发带,顿时一头瀑布般的乌黑青丝闪着亮光倾泻而下,霎时便遮掩住了她那满是斑斑血迹的白皙前胸。

  长及腰臀的飘逸长发可是她的骄傲,每天花费在打理秀发上精力都不在少数,而现在,她的秀发竟起到了出人意外的遮羞之用。

  不过,她的用意可不在于此,她是希望他用长长的秀发勒死自己。

  这也是汪艳芳心中的小九九,双手托着的长剑可是故意诱导他犯错的幌子,增加他理解自己真实意图的难度。

  可是,当他接取自己长剑之时,她不由芳心一沉。

  看来,男人的心就是粗,不开口是不行了。

  他的身手实在太快,这可耽搁不得,不然自己连开口的机会都没啦。

  「请……」只吐出了一个字,剩下的话语已全给堵在了嗓子眼中。

  汪艳惊讶的发现,垂落在自己胸前的飘逸长发变成一束,已在自己修长白皙的脖颈间绕了一个圈并收紧,一下子把气管、颈动脉全给锁死了。

  一手仗剑的他一手完成了整个操作,一手握着她的秀发把她百余斤重的娇躯就这么给提到了半空中。

  汪艳就像一尾刚刚被钓离水面的鱼儿那样活力十足的痉挛挣扎,手舞足蹈,一会像在跳踢踏舞。

  一会像在骑单车。

  这给了她意料之外的惊喜,这样的结果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她是快活的。
  白净红润的脸蛋由于缺氧,先是变得苍白,然后渐渐变得红润,而且越来越红。

  随着她的脸色渐渐变紫,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随着她的香舌吐出了小嘴,眼神渐渐失去了光彩。

  汪艳的芳魂心满意足的走了。

  因为是窒息而死,她所耗用的时间超过了前边三女之和,不过她的表演却是最出色的。

  令还活着的三女感到欣慰的,是他并没有松手把汪艳失去知觉的的胴体给扔到地上,而是慢慢放了下来。

  汪艳的胯下已经湿了,显然她已失禁。

  尿液沿着大腿内侧流下,还打湿了她的绣花鞋,不过对她来说已是无所谓了。

  老三红腊梅林芸性格直爽快人快语,她直截了当做了个折颈的动作,就是傻子也能明白她的要求了。

  他笑了一笑,这对他来说更是手到擒来小菜一碟。

  一声轻微的喀嚓声响起,林芸雅致的臻首便滑稽的歪向一边。

  她的眼睛大大的睁着,根本就没料到他的动作会是这么快。

  他捏了捏她的粉腮还顺手拧了拧她挺拔秀气的鼻头,最后用手一抹帮她闭合了大睁着的双眼。

  老三红腊梅林芸一下就交代当场,这可看呆了老二紫月季杨梦冰。

  杨梦冰想要的可真是羞于启齿,那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看到他走向自己,她有些慌神了,因为她还没有想好用怎样暗示表达自己的意愿。

  咋办呢?她双手颤颤的托起自己的长剑,涨红着脸眼神偷偷瞟向自己的胯下,此时脑海里竟是一片空白。

  唉!听天由命吧,她神情木然就像吓呆了一般。

  老大秋菊肖惠戈当然知道老二紫月季杨梦冰并不是胆小懦弱之人,她矜持内秀却不缺少胆量。

  看着她上身前倾玉臀微翘低头顺目的神态,凭着姐妹们朝夕相处的熟悉和瞭解,她隐隐猜到了老二紫月季杨梦冰的想法,这想法当即让她羞红了脸。

  他也迟疑了,望着老二紫月季杨梦冰似乎是在思考她真实的用意。

  不过他很快就行动了,取剑在手反手执在身后,一手却在她的酥肩轻轻拍了拍,然后拥着她抖颤的娇躯慢慢蹲了下来。

  锋利的剑刃闪着寒光,他就这么拥着她并吻上了她的樱唇。

  同时,右手反执的长剑剑尖指向她胯下两腿幽深的中间处。

  随着「噗!」的一声,长剑从她最为娇嫩隐秘之处开始没入。

  她剧烈抖颤着,秀目大睁,满脸都是不容置信的震惊神情。

  老二紫月季杨梦冰就这么被自己的长剑给穿刺了,他嗅到她小嘴里有了血腥气息,最终吻到了从她小嘴里冒出的剑尖。

  长剑直没至柄,彷佛她长出了一条滑稽的男根。

  洞穿上身的长剑严重破坏了肝肾肠胃肺胆胰心等所有的重要器官,老二紫月季杨梦冰很快便衰弱下去,长剑穿身正是她想要的。

  不过,她是希望从小嘴穿到下面的私处去,不过从私处穿到小嘴更为刺激。
  她最后痉挛了一下,一缕芳魂便飘然离去。

  六姐妹以六种不同的方式告别了少女人生,这让老大肖惠戈激情澎湃。
  现在只剩她自己了,她望着六姐妹恬静安详的遗容,恭谨的托起了自己的长剑。

  「妳打算怎么死?」

  她先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比划的是开膛,最后那一下是斩首。

  「希望你能做到,在我被斩之前,我还能存有意识。」

  这是她最后的要求,然后,她闭上了眼睛。

  这是高难度的三合一,每项都能一击致命。

  他笑了笑,这是她在给他出难题哦。

  「唔,妳们七姐妹是合葬还是单葬呢?」

  「合葬吧!单葬太孤单了,而且挖七个坑也太费事。我们月宫门七仙剑情同姐妹,不是亲姊妹胜似亲姊妹。

  我们早已立誓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如今我们做到了。这让我们欣慰。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要劳烦大侠了。」

  「事已至此,但讲无妨。」

  「烦请大侠将我等七姐妹分尸,让我们七姐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血肉相连永不分离。」

  「这……也太那个了吧……」

  「我们七姐妹都与大侠有过肌肤之亲。请大侠玉成。大侠若嫌弃我们姐妹脏,那把我们合葬即可。小女带表七姐妹求大侠了!」

  「那……好吧。」

  他应承的虽然不是很痛快,她还是露出了笑容。

  肖惠戈引领着他的手,滑向自己的前面那被横向剖成两瓣的乳房,让他盈盈握住。

  血水浸出把雪白的胸脯染得血红斑斑,原本挺拔的乳房依然柔软,却失去了原有的韧性。

  然后,她把自己玉面仰起,露出了自己白净修长的脖子,完全暴露出了自己的咽喉。

  剑刃入肉的感觉是那样的冰冷,他用长剑割开了她咽喉处娇嫩无比的肌肤,剑刃切入了她颈部柔滑的皮肉,最后把她的气管给割断。

  现在的她再也无法开口说话,只能发出一点嘶嘶的声音。

  如同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的大开膛,他加紧了动作,以更快的速度一剑从咽喉剖到了她的阴阜。

  这次裂口随即崩开,五颜六色的内脏争先恐后汹涌而出。

  此时的肖惠戈意识清醒,他不敢耽搁,长剑一挥她的臻首便落在了的手中。
  他提着她的头,让她的脸对着自己无头的身躯,她流露出的眼神显然是震惊无比。

  他做到了,不仅是在被斩之前,即使在她被斩之后,他还能使她存有意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现在,一切都净下来了,英姿飒爽的七女,现在已如愿变成了七具艳尸。
  他七名女剑士的尸身拖到一个凹处堆在一起,把她们残余的衣物都给脱净了。

  七具曼妙的身子他都享受过,现在的她们再次毫无羞耻一丝不挂的把自己的一切呈现在他的面前。

  用老大秋菊肖惠戈的长剑,他把其余六女的首级一一都给割了下来,一一摆在面前排成一列欣赏,她们最后凝固的表情都很自然恬静,没有出现任何的扭曲。

  失去头颅的无头裸尸被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香艳无比的小丘。

  因为七女的体态极为相似,身高也是相差无几,没有了臻首的她们混在一起几乎难辨彼此。

  十四条玉腿如粉雕玉砌,七双胳臂嫩若藕段。

  她们那修长挺拔的双腿和晶莹白嫩的玉臂层叠交错,紧紧相拥的雪白身体之间是被挤压成橄榄球状的白嫩乳房。

  每具无头的少女胴体无不大刺刺的分开双腿,毫不羞耻的暴露着自己双腿中央那最为羞臊隐秘的桃源圣地。

  她们那原本紧紧闭合的两片粉色花唇此时无不微微外分,光洁丰腴的大腿根部和高高隆起的阴埠上,还残留着满是片状、点状和星状的血渍痕迹。

  这是他昨夜鏖战给她们留下的纪念,她们一直保留到自己的最后。

  他用长剑齐根剖割下了七女的双乳,本该是七双形态各异的淑乳剖割下来却是数量翻番,因为每只乳房都给剖成了两瓣。

  二十八块软肉离开了胸脯,混在一起聚成了一座奇妙的乳山。

  海绵状的乳腺组织清晰可见,青色脉状的血管,淡黄色的脂肪,交相辉映,动人心弦。

  老大肖惠戈和老五玫瑰仙子沙楠楠已被大开膛,余下的五女无头尸身被依次破腹。

  然后是他用长剑把七姐妹斩去了四肢,七女被他糟践得完全没有了人形。
  这还没有完,最后他来了个七女剜阴,他剜出了七块不同形状的女阴用老大秋菊肖惠戈的长剑穿在了一起。

  七女的残肢断臂和不同的内脏完全混在了一起,真的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难辨彼此了。

  他把七把长剑和她们的残衣全部抛进凹坑,最后,他催动掌力震坍了凹坑上方的峭壁,把七姐妹的尸身彻底掩埋了。

  他没有食言。

  曾经显赫一时的七仙剑就这样消失了,没过多久月宫门也销声匿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