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44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辅导

  「对,慢慢地动。」女性柔媚的声音说道。

  「不要那么用力啊。再慢点。」声音的主人温暖的身子贴在少年的身上低语道。少年身体变得更加僵硬了。

  「不要这样,看着。」像是急了似的,女人紧贴着正坐着的少年身体,握住了他的右手。

  「明白了吗?像这样轻轻地写。」像是听懂指示似的,少年无言地继续练习着。夕阳的余晖照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像往常一样拉出扭曲的影子。

  「照着老师说的做,明白了吗?」少年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身后女人柔软黑亮的长发摩擦着少年的脸颊,可是少年却像没有察觉一样无动于终。从肩膀到后背再到右腕感觉到的全是沈令仪老师的体温。嗅着摩挲着脸颊的秀发的香味,子良心如鹿撞,目光向字帖上看去。沈令仪的左手不知不觉间放在少年的腹部摩挲着,像是从后面抱着少年似的。

  「这样不是更好吗?」唇瓣快要贴在少年的脸颊上,少年像是傀儡一样右手被沈令仪的右手握着在宣纸上反复地练着字。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随着这句话,少年被解除了傀儡的身分。桌子周围散落着练习用的宣纸。

  「子良,写字时,用力再轻点。」老师的忠告仍在脑海中回响着,少年踏上了回家的路。对于单纯的少年来说,沈令仪仅仅是教他书法的老师。今天的行为只是令他感到奇怪,还远远没有达到对异性憧憬的程度。回到家后,母亲林月如和已经下班回来的父亲宋燿文迎了出来。

  「子良回来的这么晚,妈妈担心死了。」

  父亲则是同情地说道:「又是在加班练字吧。以后跟老师说下别这么催着孩子了,他才多大啊。」

  母亲不满地瞪了父亲一眼,随后催促道:「都别说了,饭已经好了,子良饿坏了吧。」子良跟着父母进屋,把练字的用具放在了桌子上。月如看着这一切陷入了回忆之中。

             第二章沈令仪的野望

  子良参加的书法班位于一栋豪华的别墅内。整栋别墅属于他的老师沈令仪。作为一位未满三十的单身女性,为什么能办这样豪华的书法班。原因是沈令仪的父亲是书法界的名宿沈必。慕名而来的家长络绎不绝。沈令仪的班级只教小孩子。小学生占大多数。中学生及以上的都被她分到别的班去了。至于理由吗?……
  「子良,今天要留下参加辅导吗?」沈令仪在少年的耳边轻声道。子良点了点头,看见这一幕的沈令仪眼中闪过妖异的光芒。目光注视在少年通红的耳垂上,舔了舔嘴唇,就像瞄准猎物的猫一样。不错,少年就是沈令仪的猎物。对沈令仪来说。整个教室就是她的狩猎场。

  沈令仪离开了子良,向教室后面走去。孩子们都坐在课桌前努力地练着字。看着小家伙们白嫩的小腿蜷缩在桌子下;小小的屁股;努力地挺直身子端正地坐着,让沈令仪的施虐嗜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写得真好。」沈令仪对面前的孩子夸道。随后手轻轻地放在他的背上,详细地讲解着技巧。虽然最喜欢的是子良。不过沈令仪对眼前的男孩也有着深深的兴趣。

  下课后孩子们陆续地离开了教室,子良像预想中的一样留了下来。沈令仪把缠着的头发解开。头发一散开,从眉梢到鬓角的面容就显得模糊起来,给人一种温柔的感觉。

  「练习地怎么样了,子良?」沈令仪说着从少年的额头上看过去。盯着桌子的同时,嗅着男孩头上的味道。

  「这里写地还不错。」沈令仪指着其中一处称赞道。轻抚着少年的额头,沈令仪满怀爱意地靠在男孩的背上。

  「这里,又用力过度了。」沈令仪握住少年的右手。

  「说过要掌握好用笔的力度了。」左手落在少年穿着的长裤上,沈令仪隔着布料画着圆圈。自己呼出的气息吹散了少年额前的茶色碎发。胸部更加用力地抵在男孩的背上。感觉着胸前传来的少年急促的心跳声,沈令仪明白男孩现在十分的紧张。

  「子良……」嘴唇几乎要贴在少年的耳朵上呢喃道。看到少年的肩膀像是被蜜蜂蛰了似的抖动了一下,沈令仪坏笑着左手向男孩的胯间摸去。

  「这里收笔的时候要提上去。」沈令仪的右手握住男孩指导的同时,左手慢慢地握紧男孩的胯间。就在那时。

  咦?这孩子?就像是全力奔跑后心脏要跳出来的感觉。

  这孩子、这孩子……!沈令仪看着子良的表情,虽然看不出任何变化,可是却了然于胸。

  这孩子已经射了!沈令仪的手隔着裤子紧握着男孩的凸起。心中暗暗地兴奋不已。可是口中却平静地说道:「好了,现在把东西整理一下。」

  对子良被老师留下来单独辅导,母亲林月如的欣喜多于担忧。第一是自己的孩子被老师认可而感到自豪。而且子良在家里显得有些自闭,月如看在眼里,也有些心急。多跟人接触也令她安心不少。第二是对孩子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书法而感到高兴。事实上子良上书法班还是月如的决定。月如本身就是书法六段,她认为学书法有助于陶冶人的情操。

  「这样下去,儿子说不定将来能成为书法家呢。」月如开玩笑地对丈夫道。
  「你想太多了,只是上个兴趣班而已。」丈夫平淡地回答道。实际上丈夫宋耀文并不愿意儿子上书法班。本来按照他的想法,儿子还小,周末是要带子良去公园散心的。可是妻子坚持,他也只好随她去了。尽管丈夫不支持,可是每当月如看到儿子练习书法就很开心。这或许是父母把自己未完成的理想寄托在子女身上的通病吧。今天下班,月如便抽空去书法班接儿子回家。

  只有两个人的教室中,子良接受着老师沈令仪的辅导。像往常一样感受着射精的感觉。实际上子良并没有从老师那知道射精的意义。对于他来说,这只是被老师弄到舒服时身体的条件反射而已。对于这种异常,子良开始并不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被老师紧密地贴着,他感到十分地紧张,在那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下,他根本没有心思去感受射精的感觉。再加上男孩的发育不完全,射精后内裤中几乎感觉不到湿意。可是子良的身体在经过多次的刺激后,加速了成长。已经不能用一个正常孩子的情况比较了。对于这一点,没人比沈令仪更清楚了。

  「子良,去洗手间吗?」辅导结束后,沈令仪问道。男孩迷惑不解地望着沈令仪。沈令仪瞬间明白过来,手指向男孩的胯间。

  「看这,子良没感到尿裤子了吗?」男孩惊慌失措猛地站了起来。可是用力过猛向前倒去。

  「没磕着吧?子良。」跑过来的沈令仪扶住了男孩的上身「让老师看看吧。」说着的同时右手抵在了男孩子的胯间。男孩满脸的害羞,腰向后面移动,手也阻止着老师的接近,可是却无法逃脱沈令仪的逼近。

  「湿了呢。你用手摸摸。」子良的手被告老师抓着在裆部摸着却是根本无法判断湿没湿。斜眼看着子良,沈令仪迅速脱掉了男孩的裤子。

  「尿裤子的话回家会被骂的吧?」子良正想着说什么反驳好呢,沈令仪继续恐吓道:「把教室弄脏的话可是会挨骂的。」男孩的脸上充满了不安和羞涩。
  「看看湿了吧。」沈令仪展开男孩的白色内裤,那里果然有一处湿了的地方,很少的液体附着在上面。从这以后子良便被沈令仪贴上了坏孩子的标签,让男孩面对老师时总有一股罪恶感。可是男性对性好奇的本性却压倒了罪恶感,子良还是一如既往地接受着老师的课外辅导。一边承受着屈辱的感觉,一边任由老师玩弄,这成了两个人的秘密。而且这种行为越来越频繁。今天子良也是这样为了尿尿脱掉了长裤和内裤趴在桌子上任由老师摆弄。可是却不知道母亲抽空来看他。
  月如一边走一边想

  (沈老师那么热心真是令人意外。)

  在月如的眼中,沈令仪给她的第一印象应该是冰山美人。处事果断手腕凌厉,说是没有人情味可能有点过,可是从他的外表怎么也无法想像她会那么喜欢跟孩子在一起。第一次见面时沈令仪完全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淡态度,全程没有多余的表情。月如认为如果沈令仪变得更温柔一些,肯定会更让人喜欢。由于有着这样的印象,对沈令仪第一次见到自己孩子时所表现的亲近而感到意外。『您的孩子相当有书法的天赋。』对于沈令仪的赞美,月如不禁十分高兴。月如打量着眼前的教室。灰色的墙壁没有小孩子喜欢的那种色彩鲜艳的感觉,从另外一方面也展现了沈令仪冷淡的性格。

  月如从大门径直向走廊走去,右转弯第一间是接待室。那是沈令仪处理公务的地方。入学时的登记手续就是在那里办的。现在儿子应该是在接受辅导,月如这样猜测着。

               3-4-1

  沈令仪正在兴奋之中。她把鼻子埋入男孩的头发之中,左手玩弄着男孩胯间露出的凸起,沉浸调教的愉悦之中。在沈令仪看来,自己和子良在一起的时候不是辅导而是背德的幽会。第一次见到子良时,沈令仪就订定这是两人宿命的相遇。沈令仪的右手在宣纸的上空指导着子良的同时,左手却在全力地玩弄着男孩的阴茎。男孩子的阴茎又白又小,可是却很坚挺。顶端是淡淡的粉红色,小小的马眼中吐出透明的的粘液。真的好可爱啊。白皙小巧的阴茎就像是子良给沈令仪的第一印象一样显得白嫩而精致。多次因为快感而尿裤子的子良并没有抵抗就被脱下了裤子。子良是一个寡言少语的孩子。面对沈令仪的玩弄,大多时候只是看着。碰到自己不明白的地方,只会用一双迷惑的眼神望着老师,希望老师给出答案。
                 3

  沈令仪就那样把脸埋入子良的头发中。男孩略带着奶香味的气味充斥着鼻腔。满足地舔着男孩胯间的湿处,精v液少的不可思议,却有一种成年男人没有的青涩。沈令仪停止了舔食,取而代之的是用毛巾轻柔地擦拭着少年的睾丸,心里充满了满足。对于普通人来说,尤其是一个单身女性几乎不可能见到男孩的不体,更何况是发情后的男孩下体。沈令仪开这个书法班的初衷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可是沈令仪寻找了好久都没有一个令他满意的目标。再加上在孩子们的面前又不能有露骨的举止,因此一度让沈令仪苦闷不已。直到子良的出现。被母亲带过来的子良显示出优秀的家庭教养,不像别的孩子那么淘气,显得乘巧懂事。再加上一头天然的茶色头发,白皙的皮肤,宛如一个精致的洋娃娃……完全就是沈令仪喜欢的类型。以至于一见到子良就让沈令仪感到是宿命的相遇。随后试着单独辅导他,让她更加确信自己的判断。与这个男孩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的同时,令人羞耻的事情也渐渐地增加。直到现在,即使是白天,也能堂而皇之地把男孩的阴茎拿在手里玩弄。

              第四章不期而遇

  沈令仪的右手握着毛笔,左手却在更加用力地握着男孩的阴茎。对她来说子良的阴茎才是她眼中的笔。直立的『笔』前端溢出透明的墨汁,笔的表面可以感到血液的流动。沈令仪温柔地但紧紧地握着,拇指指腹不时抚摸着笔头。沈令仪的脸颊靠近子良的额头一侧,嘴唇贴在耳边说道:「今天也要尿尿吗?」就在那时门口突然传来林月如的说话声,沈令仪的身子瞬间僵硬了起来。

  「沈令仪老师在吗?」就在林月如要探头向教室张望之际。却见到一个穿着中山装,气度不凡的老者从拐角走过来。年经大约在50多岁。身材匀称,面容清癯。行走间透露出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您好,那个,我在接孩子……」不想给这位老者留下坏印象,月如说明自己的来意。

  「啊,你是孩子的母亲啊。」男子温和地微笑着。虽然快到了耳顺之年,笑容却仍有一股吸引女性的魅力。

  「书法班应该已经结束了」男子说着向月如所在的门口走去。

  「那个,是沈令仪老师在给我的孩子做课外辅导,我刚刚下班就过来了。」
  「是这样啊,真是对不起,没担搁你的时间吧。我的女儿在这里工作,我来这里看看她。我是沈令仪的父亲……」

  「啊!您是沈必先生吗?」男人的话被月如惊喜的询问声打断。

  「嗯,我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