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73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0、周末

  第二天醒来,妈妈又出门了,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去阳台看看,毫无收获,我也不失望,慢慢来。吃完早饭,联系一下张昌,他依旧在家里出不来,需要的消息还没到,等到了他明天一并通知我。龚纯明显还没起床,因为他连电话都不接。姨妈昨晚在外公家就没回来,滕老师这两天是受尽了刺激,今天说什么也不肯出门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又出现在了张昌家,这次是夏阿姨亲自给我打电话,两家人熟悉,她也知道我妈周末加班,我没什么事,就把我叫过来和张昌一起看书,顺便让我蹭饭。听着夏阿姨的迷人的嗓音,上次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宛如昨日,我可耻的硬了。到了张昌家,自然已经恢复正常。进了门,和夏阿姨打声招呼,我面色如常的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张昌正在认真的看书,我笑嘻嘻地走过去,「居然这么认真了?」
  「还是要认真点啊,这次期末考试要是能考好点,也许能多点自由的空间吧。」张昌其实很聪明,只是心思不在学习上,是想要多点空间呢?还是做错事了可以被原谅呢?我笑了笑,「那你就认真学习吧。」

  「可是我憋得难受啊,」张昌垂头丧气,「这怎么看的下去嘛。」

  「那你就去找王纯泄泄火啊。」

  「你觉得我今天出的去吗?」

  「是哦,哎,我昨天发现夏阿姨下午午休居然一觉从一点睡到四点,那么长时间你偷偷溜出去一趟不成问题吧?王纯那离这又不远。」

  「这……不行!」张昌摇摇头,「我妈那睡觉时间不固定,保不准什么时候就起来了,那我就完了。」夏阿姨现在已经从主持人转向了行政,不过工作还是繁忙辛苦,但至少周末加班少了,所以夏阿姨周末有空就会补觉,但时间不定。
  「那你以前是怎么溜出去玩的?」我随口问道。

  「以前都是我妈喝醉了我才敢出去啊……咦?我似乎有办法了。」张昌眼神一亮。

  我抬头看着他,表示疑问。

  「我可以给我妈下点安眠药,这个剂量我可是专门研究过的,她不是没醉吗?那我主动让她醒不来。」张昌阴笑道,似乎还带着一股报复的快感。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别弄出事来。」我不置可否。

  「放心吧。」张昌似乎一下又来了精神,居然又去看书了。中午吃完饭,张昌趁夏阿姨去卫生间的功夫,偷偷把药下到夏阿姨的水里,然后和我溜回房间,夏阿姨收拾完毕,把那杯水喝完,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回房休息去了,房门也锁上了。张昌见状,迫不及待的就要走,我一把拉住,「你不等等,万一你妈出来呢?」
  张昌一脸猴急,「那是从龚纯那弄来的特制药,5到10分钟起效,我妈她肯定睡着了,你没看她进房的时候都哈欠连天了吗?我走了,草,都要憋不住了。」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把我一人扔在家里,去找王纯自然不会带我。

  看着张昌消失在门外,我摇摇头,回到房间,坐了几分钟,忽然起身,我的内心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越来越旺盛,我忍不住了,人都有私心啊,一个突然的机会出现在我面前,我又哪里忍得住呢?我轻车熟路的打开某个柜子,在一个隐秘的位置找到了一把钥匙,一看就知道是室内门的钥匙,这里收藏着张昌各式各样的珍藏,书报、影碟,卧槽,还有各种情趣玩具,这明显是从龚纯那顺的,估计他自己也没用过。昨天看到那个文件夹我就知道依张昌的性子,他肯定偷配了夏阿姨卧室的钥匙,不然他拍什么。至于他藏东西的习惯,我闭着眼睛都能找出来。只是,我拿着这把钥匙,眯起了眼睛,究竟是相信我的人品呢?还是在有意无意的放纵着什么?我无声的扯出了一个微笑。

  站立良久,天人交战结束,我走到夏阿姨卧室门口,心还在砰砰直跳,不过现在的我已经非吴下阿蒙了,深呼吸几口镇定下来,插入钥匙,轻轻转动,「嗒」的一声,门开了,我拔下钥匙,走进房间,随手关上门。房间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夏阿姨躺在床上,仰面而睡,身上盖着一床薄锦被,两只玉臂和半截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整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睡。我走进前去,余光扫过夏阿姨脱在边上的衣物,微微一愣,快步走到床边,把被子掀开一看,倒吸一口凉气,手一松,被子滑落又盖在了夏阿姨身上。夏阿姨居然什么也没穿,一丝不挂,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夏阿姨居然喜欢裸睡。

  我再次爬上床,掀开被子,跪在夏阿姨身边,贪婪的看着她优美的身躯,虽然已到中年,可是保养得极好,身上也没什么赘肉,这好像也是现在经常看见的,女人比男人更喜欢健身,更注重身材。夏阿姨不高,但是身材比例极好,我伸手在夏阿姨的脸颊上轻抚,然后把头伸过去,吻在夏阿姨的嘴唇上,伸出舌头撬开夏阿姨的牙关,慢慢伸进去,虽然夏阿姨没反应,但我还是玩得不亦乐乎。忽然夏阿姨发出了一声哼声,可能是觉得有点呼吸不畅,我微微一惊,抬起头,不过我对药还是很有信心的,果然夏阿姨并没有醒来,哼唧了几声,又陷入沉睡。
  我转移目标,将魔爪伸向夏阿姨的丰乳,上次可没好好玩呢,轻轻地抚摸揉捏搓弄,我也不敢大力,生怕留下明显的痕迹,就是这样,夏阿姨的乳头很快明显的挺立起来,我伸出舌头舔弄,用嘴唇含住轻轻摩擦,手则在夏阿姨丰满的上围游走,渐渐地,夏阿姨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我将头埋在夏阿姨双乳间磨蹭着,然后嘴唇慢慢下滑过小腹,最后凑到了下身,两瓣阴唇紧紧地并拢,我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几下,夏阿姨跟着微微颤抖了几下,我又转移到阴蒂处,又舔又咬,一只手在阴唇上轻轻抚弄,另一只手在丰满的大腿上来回游走。夏阿姨不仅呼吸粗重,还发出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身子轻轻的扭动着,两瓣阴唇慢慢打开,有液体渗了出来。

  我直起身子,看着高高挺立的小弟弟苦笑,我倒是想现在就进去,可一定会被发现的,上次能躲过,就已经是侥幸了。我强压住自己的想法,将夏阿姨的双手都放到下身处,我握着夏阿姨的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替我的小弟弟套弄起来,另一只手操控着夏阿姨的另一只手,伸出一根手指,插入阴道缓缓抽插起来,你自己的手插进去和别人可没有关系啊。这么弄了一会,我感觉小弟弟更加的坚挺了,倒是夏阿姨身下的水渍越来越多了,床单都湿了一块。我索性专攻夏阿姨,一边继续用她的一只手抽插,一边用她的另一只手抚摸阴蒂,就像在玩一个大玩具一样,女人要是醒着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给你玩的。最后,我又伸出舌头在夏阿姨的私处周围舔舐了一番,感受到夏阿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和逐渐绷紧的身体,我坐直身子,操控夏阿姨的双手加快了速度,很快,夏阿姨发出一连串的呻吟声,全身痉挛抖动,我看着被浸湿了一大块的床单,夏阿姨醒来会怎么想呢?

  高潮之后的夏阿姨渐渐平静下来,脸色红润,呼吸平稳,嘴角还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人并没有醒来,我眨眨眼,夏阿姨是满足了,可我怎么办?我爬到床头,掰开夏阿姨的嘴,把肉棒慢慢塞进去,挺动了几下,除了心理上的一些快感,其实并不是很舒服,至少比滕老师愈渐熟练的口技差远了。我又抽送了几下,拔了出来,带出一条晶莹的细丝,夏阿姨的嘴角边也有口水流下,我又扫了一眼夏阿姨美妙的身躯,有哪些地方是我暂时在滕老师、姨妈她们那玩不到的呢?
  我跨坐在夏阿姨身上,把肉棒塞在夏阿姨的双乳之间,双手按住乳房两边向中间挤压过去,紧紧包住肉棒,慢慢抽送起来,这下可舒服多了,用这个姿势正好可以居高临下的俯视,看着夏阿姨深深沉睡,一无所知的纯洁面容,我心中涌起一种暴虐感,随即被我压下,下身渐渐传来酥麻的感觉,我果断停止了抽插,不能这么快结束,我松开夏阿姨的双乳,视线转向夏阿姨的下半身,小穴就不用想了,丰满雪白的大腿和秀美的小脚倒是可以玩玩,我一边伸手抚摸,一边盘算着要不要给夏阿姨穿上丝袜,事出突然,我自己可没准备丝袜,夏阿姨这倒是有,但我要用了就只能自己偷偷带走,事后夏阿姨肯定会发现少了一条丝袜的,张昌要是听说立刻就能知道发生了什么,那时候是怀疑张昌还是我就不好说了,但肯定是件麻烦事,思前想后,我还是放弃了。

  没了丝袜,又不能真刀实枪的干上一场,终归有点遗憾,再加上还要小心不能太用力留下明显的痕迹,我兴致大减,不过毕竟是难得可以玩一次的熟女美人,我捧起夏阿姨的一双小脚,替自己足交起来,没有丝袜,再加上我对足交兴趣不大,玩了一会就放下了,肉棒贴着夏阿姨细腻的大腿摩擦了一会,干脆把夏阿姨的一只腿弯起,肉棒伸进腿弯处,被夏阿姨的大腿和小腿紧紧夹住,我就这么抱着夏阿姨的腿急速抽送起来,时间不早了,下身传来的越加强烈的快感让我知道自己快要射了。忽然我松开夏阿姨的腿,把肉棒抽出,用早已准备好的厚纸巾把龟头整个包住,精液一滴不漏的落在纸巾上,随即被我包成一团扔到一边,接下来该收拾战场啦。

  我把一直放在一边摄像的手机收起,替夏阿姨浑身上下简单的擦拭一下,看看没什么痕迹了,把夏阿姨的一只手放到下身,手指插入阴道,摆出一副自慰的姿势,盖上被子,把罪证带走,现场环境恢复原样,看了下没有遗漏,也没什么我的味道,都是夏阿姨自己的味道,把门反锁好,悄悄地出门了。去卫生间把自己收拾好,东西扔马桶冲掉,转回张昌的房间,钥匙放回原处,此时已经四点多一点了。

  四点半客厅传来动响,很快张昌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掩饰不住的都是满足与兴奋。我眨眨眼,「你怎么看起来累成这样?」

  张昌喘息着嘿嘿笑道,「我来回都是跑的啊,节省时间嘛,再加上憋得有点狠,玩起来太爽了,唔,把王纯干的高潮了三次,我也射了三次。」说着整个人躺到床上,一动不动。

  「你牛,又去旅馆啦?」

  「没。」说到这,张昌又来了兴致,「草,上次不是去她家没成功嘛,今天我特意让她在家等我,她儿子不在,出去找同学玩了。我一进她家门就把王纯按在沙发上一顿猛操,这骚货居然在家还穿黑丝连裤袜,不是勾引我是干嘛?我哪会客气,直接给她扯烂了,从客厅一直干到她卧室的床上,真特么爽啊。」张昌闭着眼睛回味无穷。

  我笑道,「那你可真是爽了,王纯就这么配合?」

  「她不配合还能怎么办?再说她也没男人,不知道多饥渴呢,差点没把我榨干。」

  「是你前几次把她的胃口吊的太狠了吧?」我嘲笑道。

  张昌顿时又想起了前几天的悲惨遭遇,打了个哆嗦,「哎,真是个悲剧啊。好在今天算是补回来了。」

  「那你以后怎么办?总不能天天下药吧?偶尔一次可以,多了肯定不行的。」
  「车到山前必有路,到时候再说,」张昌有点彷徨,明显不想多提这事,「哎,你下午都干啥啦?」

  「还能干啥?看看书呗。」

  「我妈没醒吧?」张昌轻声问道,眼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似乎想听到什么,又不想听到。

  「不知道,不过始终没出来就是了。」我平静地答道。

  「唔,那就好。」张昌嘘了一口气,似乎是松了口气,又似乎有些失望。
  两人这么随意的聊着,大部分时候是张昌向我炫耀他今天的威猛,我不时嘲笑几句。到了五点,夏阿姨的房门打开了,似乎是得到了充足睡眠的夏阿姨精神抖擞,荣光焕发的走了出来,身上还是那一套休闲服,脸色红润,肌肤光泽透亮,看见我和张昌,笑眯眯的和我们打了个招呼,再一看时间,「哎呀,都五点了,今天居然睡了这么久,我先去收拾一下,然后就去做饭。小安,你今晚一定要在我们家吃饭,不然阿姨要不高兴了。」

  我也没地去,点头答应,夏阿姨高兴的去忙活了。看着行动举止如常,没有半点变化的夏阿姨,张昌的眼神愈加奇怪,唯一能分辨出的,便是敬畏与欲望交织的眸光。晚上吃饭,张昌表现的和平常一样,听着夏阿姨的教导,不时抱怨几句,我则平静地坐在一旁,自顾自的吃着,三人看起来一片和谐,但唯有我清楚,变化只怕不远了。

  吃完晚饭,休息了一会,今晚张昌难得没有家教,只是也还是要去看书,我则起身告辞,出了门,我无声地笑了笑。夏阿姨醒来可能会有点疑惑,但她只要发现自己下身没有什么明显的异样,十有八九会归咎于自己被压抑的欲望上去,毕竟是她自己完成的自慰啊,不过那张床单肯定会被换掉,如果张昌发现了这张床单,他肯定能猜到发生了什么,他下的是安眠药,可不是春药。现在就看夏阿姨的举动了,如果她偷偷处理掉,不被张昌发现,那游戏还有一会;如果让张昌发现了,游戏的进程就会大大加快了,至于何时结束,就看有意无意放纵这一切发生的张昌是怎么决定的了。

  走着走着,我忽然冒出个念头,直接杀奔姨妈家去了,说来也巧,我正好把要出门锻炼的姨妈堵在了门口。看着一脸贼笑的我,姨妈把大门关上,站在楼道里,惊讶的说道,「你个小坏蛋怎么跑来了?我要出门锻炼了。」

  我笑眯眯的说道,「那好,姨妈,我陪你啊。」

  姨妈一口回绝,「不用了,我和别人约好了。」

  我依旧笑嘻嘻的,「那我也要去锻炼的嘛。」

  姨妈无奈的摇头,「好吧,那就一起去吧。」到了公园,只有姨妈一个人,姨妈有点害羞,又不知想到了什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自顾自的向前走去,我急忙追了上去,和姨妈并排。那位和姨妈一起锻炼的女老师这个周末回老家去了,这么明显的绊脚石,一举一动我都调查得清清楚楚。至于姨妈什么时候回来,就说不定了,我也是碰碰运气,如果姨妈很晚才回来,那我就只能放弃,但现在看来我运气不错。

  姨妈见我追上来,傲娇的一扭头继续慢跑去了,我不紧不慢的跟在旁边,「姨妈,几天不见,想我了没?」

  「呸,谁想你个小混蛋了,」姨妈一脸不屑。

  「哦,真的吗?待会我可要好好检查检查,看看姨妈有没有说谎?」

  「怎么检查?」姨妈一愣。

  「检查姨妈的身体诚实不诚实啊,」旁边还有人,我凑近姨妈,胳膊假装不小心从姨妈胸前蹭过。

  「呀!」姨妈一下停住,见不远处有人活动,又开始慢跑,低声骂道,「小色狼。」说着始终离我几步,不给我靠近的机会。

  我见好就收,和姨妈斗几句嘴,句句挑逗姨妈,虽然姨妈最近接受了我的熏陶,但仍然面红耳赤,整个人被我调戏的都有点发软了,肯定是想到我和她欢愉的场面了。

  又向前跑了一段转了个弯,这里就相对偏僻一些,人比较少了,姨妈平时到这里就回头了,今天有我在,她又继续向前,前面人少,不过环境更好。又跑了一小段,我眼睛一亮,这个地方好,见四周无人,我停下喊了声姨妈,姨妈见状停下疑惑的看着我,我伸手指向旁边一条漆黑的小径,姨妈先是一愣,继而明白过来,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狠狠地瞪我一眼,连连摇头。到了这里可就由不得她了,我一把搂住姨妈,就把姨妈拽过去了,这要换个不认识的肯定立马大叫起来,姨妈的第一反应是先捂住自己的小嘴,才低声叫道,「不行,不行的。」整个人开始用力挣扎。

  「没事,你要和我在这挣扎,来个人就能看到了,到了那,随你怎么动。」我低声道,手上速度不减。

  姨妈犹豫了,不再抵抗,我趁机把她弄到了小路上,这里一片漆黑,只有隐约的月光和远处的一点灯光,我搂着姨妈走向刚才看好的地方,一棵大树背后,姨妈在这里明显有点害怕,紧紧地靠着我。「放心吧,这里安全得很。」我咬着姨妈的耳朵说道,双手开始脱姨妈的裤子,姨妈急忙阻挡,「姨妈,都到这了,你难道还想走?」我也不用强,只是舔弄着姨妈的耳垂,「都好几天了,我好想姨妈啊,姨妈难道不想我吗?」姨妈阻挡的双手越来越弱,我趁机把姨妈的裤子和内裤都褪到膝盖处,伸手一摸,「姨妈,你看,你的身体多诚实,下面都湿了。」
  黑夜里看不到姨妈的表情,但从粗重灼热的呼吸和发烫的脸蛋,我也能猜到姨妈此时的心情。我赶紧解开自己的裤子,已经挺直的肉棒对准位置,一下刺入,紧窄湿滑,进入了一个异常温暖的所在。姨妈一只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出声,一只手扶着树,屁股向后撅起,虽然黑夜里没人能看的见她,但她仍把头垂下,散落的秀发遮住了脸庞。

  我两只手扶住姨妈两侧腰臀,快速的冲击着,「姨妈,还记得那天在学校的厕所吗?你好兴奋啊,嗯……」我一声闷哼,提到上次,姨妈的小穴明显收缩,「这次也是啊,你的小穴变得好紧啊。」

  姨妈不说话,低着头,摇摆着屁股配合我,黑夜里虽然看不清楚,但在这种公共场合里,心情异常紧张兴奋,感官变得无比敏感,手上滑腻的触感,被收紧挤压的肉棒,每一次摩擦都带来巨大的快感。这时不远处的路上有两个人跑步而过,虽然知道他们发现不了我们,但我和姨妈仍下意识的同时降低了频率,这种在别人眼皮子底下的偷情,让我们两人都兴奋得浑身战栗,这两人很快消失在前方的道路上,我低吼一声加快速度,今天白天在夏阿姨那是心理上的满足,晚上在姨妈这可是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满足。又抽插了百十下,巨大的紧张和兴奋终于让两人都控制不住自己,双双汹涌而出。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休息了两三分钟,我把姨妈扶站起来,掏出纸巾,我现在养成了随身携带至少两包纸巾的习惯了。两人凭感觉擦拭一番,慢慢回到大路上,见四周无人,在路灯下又看了看,发现没有异常,两人开始向回走去。姨妈此时也没了锻炼的兴趣,刚才的激战让她到现在还沉浸在那种紧张刺激的余韵中,腿都微微发软。路上人来人往,也没人注意我们,我把姨妈送到家门口,姨妈一进门就把门关上,也不是第一次吃闭门羹了,反正今天我赚到了,笑眯眯的回家了。

  回到家,把自己收拾干净,刚坐下,妈妈回来了,「妈,今天回来的比较早嘛。」

  「忙活一天了,都快累死了,早点回来。」妈妈一下靠在沙发上,我递上一杯水,妈妈习惯性的接过来,什么事情一旦成为习惯就好办了。我自然地走到妈妈身后,伸手在妈妈的肩上轻轻揉捏起来,妈妈舒服的呻吟了几声,随着我的持续按摩,妈妈闭着眼睛,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舒缓享受,「嗯,轻点……嘶,这里重点……啊,对,就这样,好舒服啊。」昨天还有点不适应,今天都开始叫出声了,我很辛苦的一边按照妈妈的要求按摩,一边忍受着又挺立起来的小兄弟,妈妈的声音很好听,她这么毫不在意的低声轻吟,加上我目光下的那点福利,简直是冰火两重天的煎熬。好不容易熬到20分钟结束,这是妈妈要求加长时间的,我站在那喘着粗气,脸色通红,妈妈以为我是累的,有点歉意的看着我,「小安,不好意思啊,把你累到了。」

  我展颜一笑,「不累,妈妈舒服就好。」

  妈妈站起来,忽然凑到我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口,「真乖,妈妈洗澡去了。」
  我脸色僵硬地挤出笑容,看着妈妈的背影,被沙发挡住的手用力的把小弟弟又按了回去,真是辛苦啊。我闻着沾染了妈妈身上香气的双手,怔怔的看着卫生间,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等妈妈全部收拾好,她就自然的回房去了,倒是越来越习惯晚上我对她的照顾了,内衣还是自己洗了,我把剩下的衣服洗完,又冲了一把,回房睡觉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