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876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窗外雪纷飞,梅花初绽放

  那天晚上,梅花推开门打开灯看到我和桂花姨正紧紧的相拥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脑袋想炸开了一样,这种事竟然发生在自己母亲的身上,父亲刚走一年多,而母亲就耐不住寂寞和一个小那么多的那人做那种事情,梅花气的浑身发抖,一怒之下将被子一把撤到地上,当发现我们竟然都赤身裸体时,歇斯里地的怒吼道:「看看你们做的好事,还要脸吗?」说完就哭着跑了出去。

  桂花姨羞愧的双手掩面抽泣着,我一开始也被这阵势给惊呆了,心中懊恼不已,真不该贪杯呀,我倒是没什么,可连累了桂花姨,但是我必须镇定起来,于是忙安慰着桂花姨道:「快穿衣服,梅花别做什么啥事!」桂花姨这次连忙找衣服穿上,慌张的把裤子都穿反了,正当我们穿好衣服要出去寻梅花的时候,梅花和荷花一起走了进来。

  梅花进来之后没有正看我们一眼,径直的走到衣柜边收拾起自己的衣服,桂花姨赶紧拉住梅花的手哭泣道:「闺女,妈错了,你这收拾衣服要去哪里呀?」说完还拿手抽自己的嘴巴子,梅花怒吼道:「拿开你的脏手,我去哪不要你管,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妈。」说完一把将桂花姨推到了床上,我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扶起桂花姨对梅花说:「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把桂花姨灌醉了,然后那个了她。」

  荷花也对梅花说:「你就不能小声点,是想让全院子的人都知道吗,听妈解释解释不行吗。」梅花不再说话继续收拾她的衣服,然后问桂花姨:「妈,是梅花说的那样吗?」桂花姨抬起泪脸看了看荷花,然后有看了看我,我用眼神示意她照我说的回答,桂花姨再次低头对荷花哭泣道:「我当时喝多了,后来啥事都不知道。」

  这时梅花已收拾好衣服,对荷花说:「姐,别理她们,我们走。」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桂花姨要上前追,荷花拦住了她说:「妈,没事的,梅花只是到我那住一段时间,你也早点睡吧,我回屋了。」在安慰了桂花姨一番后,荷花也起身回去,当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荷花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说:「你还不回去,难道还想在妈这过夜呀!」

  我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屋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于是点燃了一支香烟靠在床头吸了起来,这时听到了敲门声,我起身打开了房门看到是荷花,心里充满了狐疑,心想这么晚了她来干什么,荷花看着我说:「怎么,不想请我进去坐坐吗?」我赶忙将她让了进去。

  荷花进去之后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我走到床边坐下,我不知道荷花找我到底何事,又不能主动开口问她,气氛显得十分尴尬,荷花对我说:「能给我一支烟吗?」我从床头柜上抽出一支扔给了她,然后起身将烟点着,荷花吸了两口后才开口对我说道:「你和我妈真的如你所说的那样吗?」我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到底是是么药,但又不知道怎么回答她,猛吸了口烟说:「是的,事情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一切和桂花姨无关,是我垂涎她的美色,才一时冲动做出了那种事。」

  荷花说:「别撒谎了,其实你们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一听心里一惊,每次和桂花姨偷情都很隐蔽呀,荷花怎么会知道的,她不会是炸我的吧,我决不能出卖桂花姨。

  荷花看出了我的心思对我说:「有一天我生病没去上班,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多,当时感觉有点饿了,想到外面吃点饭,当我的门刚打开一条缝的时候,看到妈偷偷的溜进你的房间。」荷花顿了顿,将手里的香烟掐灭后接着说道:「我当时心里就差生了怀疑,于是在外面吃完饭回来之后,看四下无人,便跑到你的房间门口,我听到里面的对话和你们做那事的声音,从声音我能明显听出那是我妈的声音。」

  听完荷花的叙述我惊出一身冷汗,心里想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啊,荷花这么晚给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不会是要对我威胁吧,但是转念一想,不会呀,如果要是威胁我她早就这么做了,何必等这么久呢,既然想不出还是以退为进吧,看看她到底想怎么样,于是点了一支烟,又随手扔给荷花一支说:「是的,我和桂花姨在一起很久了,但第一次绝对是我在酒后主动的。」

  荷花也将烟点着说:「你不用害怕,我也是过来人,我能理解我妈心里的苦,懂得女人的需要,我爸都走了一年多了,她一个人不容易,尤其是像她这么大的年龄,我能看出你对我妈和梅花不薄,何况我爸生前因为我妈没能生个男孩,对我妈也不是很好,我希望我妈过得幸福。」吸了两口烟后接着说道:「其实我刚出生没多久,我爸为了能生个男孩就将我送给亲戚家寄养,很小的时候当我知道后,我从内心深处很狠她们,虽然她们生了我,但却没有养我,直到长大结婚后,这种恨意才慢慢地变淡,我跟你说这些,就是希望你能继续对我妈妈好。」
  听完荷花的话我才舒了一口气说:「这你放心,我一定会对她好,只是梅花,我怕她记恨桂花姨一辈子。」荷花说:「我了解她,只是她一时半会儿不能接受现实,我会多劝劝她的,相信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好了,我也该回去休息了。」说完站起身将烟掐灭走了出去。

  起先梅花压根不理睬桂花姨,就是碰面也不会正眼看她一下,桂花姨给她送去好吃的她也不吃,大概一周之后,母女二人的关系有所缓和,只是对我依旧是那么的冷淡,我几次找她要帮助她开店,她都会冷冷的说:「不稀罕」,为此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于是一天在荷花下班后我拦住她,让她帮我劝劝梅花,荷花说:「她也劝过了,我对她说,你的工作都辞掉了,那就把淘宝店开起来呗,何况这也是你的梦想,你也不能老是这样下去,再说那钱也只是暂时借梅花的,可是根本没用。」

  我听完后垂头丧气,荷花突然附在我耳畔轻声说:「你没听说要想征服一个女人,就必须先在床上征服她吗,正好后天是她的生日,到时候我邀请你过来一起参加,你事先准备点催情药,我偷偷的将它放进梅花的饮料中,等到药效发作了,你就把她给那个了。」我连忙说:「这可不行,要是桂花姨知道了,她还不砍死我呀。」

  荷花狡黠一笑道:「放心,我都和我妈说好了,我骗她说如果想和梅花像以前那样母女那么亲近,唯有此法。」我点头答应,荷花接着说:「我给你帮了这么大的忙,你有啥表示的没。」我心想,这女人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啦,但转念一想,为了能和桂花姨继续偷情随梅花吧,更何况还能肏一个小嫩妹,想起那天晚上梅花那娇嫩玲珑的身躯,下身不由自主的硬了起来,于是说:「你说吧,你要什么。」

  荷花说:「我的要求也不高,就是把我的房租给免了。」我一听心里那个痛呀,这女人也忒会算计了,哪天也把你一起给办了,但是也别无它法,为了能够天天肏屄,损失一个月的房租也值了,于是咬咬牙点头答应,第二天晚上我将药交给荷花。

  梅花生日那天,我买了生日礼物和一些熟食来到桂花姨家,桂花姨做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当我奖励我递给梅花的时候,梅花说:「谁稀罕你的礼物,快点走,这里不欢迎你!」荷花过来打圆场道:「小妹,怎么这么没礼貌,来的都是客。」说完替梅花接下了礼物,等桂花姨将汤烧好以后,荷花开始端菜上桌,可桂花姨家的餐桌根本摆不下那么多菜,而且桂花姨的房间很小,如果坐四个人显得非常拥挤,荷花说:「干脆把菜都端到强哥家客厅去,这里根本坐不下四个人。」
  说完便将饭菜端了过去,然后将饮料倒好,于此同时偷偷将药倒入了梅花的杯中,然后摇了摇让药迅速的溶解,一切准备妥当之后,梅花死活不愿意到我家,荷花和桂花姨好说歹说的在一旁劝说,最后应将梅花拉了过去,到了桌旁荷花说:「来,小寿星今天坐上席。」说完将梅花按坐在参有药物的饮料的座位。

  于是大家开吃,大家纷纷向小寿星祝酒,看着那一杯饮料下肚,荷花笑了,大约半个小时后,药物开始发作了,梅花面红耳赤,直喊着好热,荷花见状说:「强哥,你帮我扶梅花到你房间休息一会吧。」说完和我一起架起梅花走进我的房间,由于药物刚刚发作,我们走出去继续吃饭,故意将房门虚掩着,一边能够观察到梅花的情况。

  回到餐桌后我们一边吃喝者,一边注视着房间里梅花的动向,只见梅花狂躁的抓着自己的身体,嘴里直呼:「好渴呀……喔……热死了……啊……嗷……」双手不停的在自己的身上揉搓着,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双腿不断的交缠着,身躯不停的扭动着,并且一件件的解开自己的衣服,当梅花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内裤的时候,梅花嘴里娇呼着:「快……喔……受不了了……啊……」我看的是目瞪口呆,心中暗想这催情药这么厉害,一个原本看似单纯的女孩,竟然变得如此的淫荡。

  正当我看的入神的时候,荷花用手指点了我的额头一下说:「死相,口水都要流下来了,还不赶紧去。」抢我连忙起身,这时桂花姨拉住我说:「等下轻一点,她还是第一次。」我点了点头走近屋内,桂花姨和荷花收拾碗筷及菜肴,在桂花姨洗刷碗筷,荷花推开门靠在门上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呦,胜败在此一举,今晚就看你的表现了。」说完鬼魅的笑着将房门关上后离开。

  我将房门反锁后,看到梅花早已经将自己的身上脱得赤条条的,一只手紧握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则在自己的阴部揉搓着,嘴里不断的呻吟着:「我要……啊……好痒……快点……受不了……啊……嗯……啊……」我看着这淫靡的画面,心里早已浴火如焚,一边解着衣服的扣子,一边心想,宝贝我这就来了,今天一定要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脱光衣服后,我迫不及待的扑在了梅花的身上,一只大手却直接伸过来粗暴的抓住梅花的乳房又揉又捏,鼻子吐出兽性般的呼吸声,然后又是一巴掌抓住梅花的另一边乳房,用指缝夹住她的乳头开始绕圈圈的扭动,心中不禁暗叹道:「好美,好柔嫩的奶子,坚挺又柔软,简直是奶中极品,盈盈可握的刚好一个手掌能够掌握!」

  梅花哪受得了我对她敏感点的直袭,原本已经燃烧起来的浴火更加的旺盛起来,体温明显的直线上升,嘴里娇滴滴「哎啊」了一下,我的眉头轻轻的挑了挑,变本加厉的扭住她乳头更用力,转的更大圈,另外一手终于加入了战局拉住她右乳头又扯又转。

  梅花胸前娇嫩雪白的椒乳被我这样拉着的状态下产生了又痛又奇怪的快感,像是一条隐形的电链一样把我的手指和梅花的乳头连结在一起,随着上下上下大力的晃动形成一条看不到的曲线。

  我的左手还扭着梅花的粉红乳头大力转啊转,右手摸上梅花的大腿,直觉性的她把两腿夹紧,没想到我一的右手力量奇大,硬是掰开梅花双腿让梅花呈现个倒Y字型,直接附在了梅花最柔软敏感的部位,梅花最敏感的部位在遭到我这个攻击动作之下,一阵阵酥麻的快感直直电上她脑部,接着全身力气像是蒸发在空气中一样消失无影,「嗯……啊……喔……啊……」梅花嘴里不停的娇吟着。
  梅花在我的身下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我将她的一颗嫣红的乳头含入口中,吸吮舔舐着,犹如婴儿吃奶一般,坚挺的肉棒直抵梅花的玉门之上,感受着她的温润和潮湿,梅花被我双管齐下的侵犯给弄得呻吟连连,喔喔喔的叫个不停。
  我抽出右手,亮出自己威猛无比的肉棒,抬起梅花的右小腿架在手臂上,让她的湿漉漉的阴户大开、一览无遗,肉棒在梅花的阴户外磨蹭着准备要进来她体内,梅花在药物的作用下挺动自己的屁股准备着迎接人生第一次的洗礼。我那早已挺硬的阴茎,更对着梅花的下体在乱撞着,她陶醉似的享受着肌肤磨擦带来的快感,可能又感觉到我那坚挺的硬物,在阴户外乱顶乱撞,撞得她臀部逢迎,挺着神秘的阴户。

  我一手轻轻的抬起梅花的一条腿,让洞口撑得大大的,另一手扶着她的腰,挺硬的阴茎对准梅花的蜜穴入口处,先紧紧的顶着、转一转,气沉丹田、力灌阴茎,然后闷吼一声,吐气、挺腰一气喝成,「噗滋」一声,阴茎刚插进了龟头,只听梅花「啊……疼死了……快……拿出去……嗷……」的叫着,用手推着我的身体,抗拒着,眼角还留下一丝丝泪滴。

  我这才想起梅花还是个雏,于是在她的泪珠,在她的耳垂、眼帘、脖颈温柔的亲吻着,一只手再次攀上她那娇嫩的小乳鸽上面,时而轻柔,时而厚重给她浓浓的爱抚和体贴,在我的挑逗之下,梅花的阴道再次滋润,我缓慢的将肉棒向梅花的阴道里挤入,同时不忘手上和嘴上的呵护,当肉棒进入到一半的时候,感觉龟头受到了一层膜的阻挡,我暂时听了下来,再一次温柔的呵护着她。

  我一边亲吻着梅花的肌肤,一边下身缓缓地动着,突然腰身一用力,肉棒便突破了那层防线,梅花痛的双手手指都嵌入了我的脊背,泪珠随着双颊滚落,我舔舐着她那咸咸涩涩的泪珠,在稍作停顿之后,再次缓慢的抽查起来,我感觉到梅花的阴道是如此的紧,结结实实的箍束着我的阴茎;又感到她的阴道竟然如此的温热,就像熔炉一般要将我的阴茎融化,此时外面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而屋中正在演绎着一部激情好戏。

  在梅花渐渐地从痛楚中走出来之后,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多的快感开始聚集到梅花的双腿之间,火热的子宫就像要爆炸一般,「啊……啊……啊……好爽……啊……舒服……死了……啊……」梅花突然将屁股猛地挺起,悬在半空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头,小嘴大张,从口角流出唾液,静止不动了,我只感觉到有一股滚烫的液体浇筑在我的龟头。

  而我也感受到梅花阴道壁肉一紧一紧的箍着我的肉棒,在那滚烫的淫液刺激下,我又冲刺了几十下,只觉得梅花的阴道越来越近,最后再也按耐不住,一艘艘子弹狂泻而出,射完精后我将我们的下身擦拭干净,那时我看到我龟头上的血迹和床单上一朵嫣红的梅花印记,没想到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夺取了梅花的初夜,心中那个美呀,然后将梅花拥入怀中,轻抚着她雪白的肌肤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沉侵在昨晚的刺激中,突然一个清脆的耳光抽打在我的脸上,我也从睡梦中惊醒,一下子从被窝里坐了起来说:「你有病啊,一大清早的打我。」只见梅花杏目圆瞪气鼓鼓的说道:「你个臭流氓,快说,我怎么会在你的床上。」说完随手又在我的另一边脸上扇了一耳光。

  我被彻底的激怒了,在她裸露在外的乳房上捏了一把说:「你梅花妈的一个小贱人,我就是把你插了又怎么样,今天老子就要好好的插你的屄屄。」说完便掀开被子,骑坐在梅花的身上,梅花用自己的粉拳一直捶打着我,嘴里喊道:「臭流氓,快放开我。」她一边骂着一边脚蹬腿踢的挣扎着,我用一只手牢牢地控制她的一双手,恶狠狠地说:「说老子是臭流氓,还记得那天晚上谁趁我睡着的时候给我打飞机的吗,而且还用自己的小嘴吃完的大鸡巴,我看你就是个小骚货,」梅花被我说的哑口无言,只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着。

  这时我不管不顾的将她压在身底,用嘴去亲她的脸颊、脖颈,下身用力顶开她的双腿,梅花挣扎着,但是她又如何抵挡过我的力气,梅花此时留下了泪珠,当看到她那无助的样子的时候,我心里曾有过一丝的悔意,想要就此放过她,但荷花的「要想征服一个女人,就必须先在床上征服她」那句话在我的耳畔响起,我再次对她又亲又吻。

  梅花此时完全失去了反抗,我的一只手在她的椒乳上揉搓着,嘴巴含住了了一颗樱桃般的乳头,另一只手探到了她的双腿之间,她的大阴唇早已经分得很开了,两片粉红的布满褶皱的小阴唇在梅花手指的动作下左右飞翻着,白色的淫液早已浸湿了梅花的两根手指,阴道口上那颗阴蒂也已经挺立起来。梅花的阴道开始流出大量的爱液,沾满了我的手指,我抽出自己的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说:「看看你的下面都出水了,是不是受不了呀?」

  我的阴茎在梅花的阴唇间来回磨了几下,抵在她早已经湿润的阴道口一下子全根顶了进去,梅花的喉咙里发出轻轻的「啊」一声,我一只手撑着床,一只手在梅花的两只早已涨起的奶子上交替地抚摸着,还不时地去捏她乳房上顶出两个凸点的乳头,此时她的乳头也已经勃起发硬。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乳房,梅花的乳房不大,但坚挺而又有弹性,我含住梅花的乳头一阵吮吸,忍不住要牙齿重重咬了一口。

  「强哥,你轻点,疼……」梅花已经被我征服,身子扭动着,我把她身子头朝下翻了过来,看着梅花的屁股,用手在上面拍了几下,她知趣的把双腿跪了起来,两只手臂撑在床上,屁股间的粉腻的阴道口朝后向我张着,往外扑扑地冒着湿气,我扶着勃起的阴茎,一下子从后面插进了梅花的阴道,我也不发声,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屁股,腰部用力的向前盯着,阴茎在梅花的阴道内狠命的插着。
  我低头看到自己的阴茎在梅花的阴道内一深一浅的插着,她的屁股向后盯着,从床旁边的衣柜大镜子里,看到看到梅花两只大乳房随着身体的动作,前后晃动着,两只大乳头已经发硬、变大,我把身子趴在梅花翘起的屁股上,两只手伸到前面,抓住她的两只乳头用力的揉捏着,阴茎抽插的速度更快了,很快就使我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

  梅花嘴里也不停地呻吟着:「噢!强哥……嗯……喔……唔……」这更加刺激我狠插猛干,很快,我就感觉到梅花的全身和屁股一阵抖动,肉洞深处一夹一夹地咬着我的阴茎,忽然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我的龟头,我知道梅花高潮就要到了,于是继续用力地把阴茎往她的蜜穴里狠插,而她已经没有力气迎合我了,整个人彷佛没有了任何力气,我的阴茎继续狠狠地在梅花的阴户里抽插,每次的插入都全根尽没,每次的拔出都翻出她一大片小阴唇肉,阴茎上黏满了淫液,一下下地冲击着她的阴户深处。

  随着我不断地在梅花阴道里面运动,她那洁白坚挺的雪白奶子在镜子中左右晃动着,看着那美丽的乳房,我伸手握住像是在捏橡皮泥似的乳房,雪白奶子在我的手里变成各种形状,粉红色的奶头被我夹在手指间用力转动,伴随着梅花发出满足的呻吟,我从镜子中看到梅花的阴道里不断渗出白色的黏状液体,沾在阴毛上面一晃一晃的,既似露珠又似水滴,有的滴在了床单上,有些液体挂在我的阴茎上,看起来像是我们结合的地方涂满了牛奶一样,有些则顺着大腿往下流淌。
  十来分钟后,随着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我知道我也要到了,看着梅花在自己身下扭动狗趴姿势的屁股,高高抬起吞入阴茎的屁股,大声吼叫,她肉洞里成熟的淫肉像痉挛般的收缩,好像要从我的阴茎里将精液全部挤出,一滴不剩,我的肉棒果然不负众望,在梅花的阴道里跳动,火热的精液喷在她的子宫里。
  梅花的屁股猛烈颤抖后,我拨出阴茎时,梅花那张开的阴唇立即流出白色的淫液,湿淋淋的阴道还在贪婪的蠕动着。刚刚被玩的阴唇似乎微微有一些红肿,显得特别的肥厚,阴道口一片狼籍,粘满了黏糊糊的精液。虽然射精了,但是龙精虎猛的我只是休息了短短五分钟,这五分钟其实还是留给梅花的,我又翻身压在她身上,双手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大力地揉搓着,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梅花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全身,梅花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高潮过后,激情退散,渐渐软下去的乳头又硬了起来。

  「嗯……」梅花娇呼一声,双手无力地晃动,下意识地动着,我的右手再次滑过大腿,摸在了梅花下身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我用手指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梅花俏脸绯红,看着自己从未向外裸露的阴部被我搓弄着,虽然已经失身倾心于我,但是要自己眼睁睁看着我玩弄自己的身后,梅花还是感觉很羞耻,她的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了一会儿,我的巨棒坚硬得如铁了,我用手指按下粗大的阴茎刺向梅花的股沟下缘,梅花浑身一震,轻轻扭动腰肢与屁股,躲开已触到屁股肉沟的阴茎,欲拒还迎,我加紧用力的顶住梅花臀部,龟头由屁股沟缝下缘缓缓挤进,我的右手轻轻将梅花右大腿往右掰开,双腿挤入两腿之间,粗大的阴茎迎着羞涩外翻的阴唇,毫不客气地再次插进了梅花的阴道。

  「啊……进……进来了……好……好深……喔……我爱你……」虽说这根东西已经不止一次进入她的身体,梅花天生的紧窄狭小还是清楚的感受到这强劲的冲激,她一下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都绷紧了「咕唧……咕唧……」梅花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我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水滋滋的声音,我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梅花子宫深处尽头,每抽插一下,她都不由浑身一颤,红唇微启,呻吟一声。

  在梅花淫荡叫声的鼓励下,我一口气干了四五百下,梅花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在我肩头,另一条雪白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我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我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全力一下插尽,我的阴囊打在梅花的屁股上「啪啪」直响,此时梅花已经彻底放开,任由我的精壮身躯粗犷淫欲的抽插动作、纵横起伏,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淫叫。

  我只感觉到梅花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尽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大龟头咬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大片,经验丰富的我,知道梅花的高潮快要来了,我忽然快速干了几下,「噗」的一声,便故意将湿淋阴茎拔了出来,什么矜持、什么羞涩,梅花早已抛诸脑后了,她现在只希望我粗长的火红铁棒用力把自己送上天堂,但却突然感到阴道一阵空虚,一望之下才知我的夺命巨根已抽出来了,竟急道:「强哥……你……你别拿出来啊……」

  「下次还敢不敢这么对我了?」我拍了一下梅花的屁股,一脸坏笑的问,梅花呻吟道:「不……不敢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啊……」梅花话没说完,我把她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整根粗长硕大灼热的肉棒又插了进去。「哎呀……好……好深……噢……」梅花的阴道被这全力进入几乎全部充满了,龟头刺激着她身体最深处,还差点以为子宫也给撑穿了。

  我又开始快速疯狂地抽送起来,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梅花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终于我又把梅花带到了另一次高潮了,就在她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我把龟头抵在她的子宫顶部,「鸣呀」的一声低吟,便把精囊里滚烫的精华全部灌入梅花深闺的子宫中,灼热的精液高速从龟头钻进她从未向有任何男人染指开放的肉体深处的纯洁子宫。
  梅花浑身不停的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我亦无意将阳物立即拔出来,两人的下身一直连在一起,我倒享受阴茎被湿润包裹着的充实感觉,可是刚刚我实在射得太多了,奶白色的精液便从梅花微微肿起的阴唇间流出……

              【未完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