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5320


                第1章

  【嘶……嘶……嘶……】

  一声接着一声的气音,抑扬顿挫连绵不绝,让401寝室的其他三位男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同时,也对钟平的疼痛感同身受。

  【我说,老三啊……三少爷……三老爷!】身材高大肥硕的胖子庞科终于忍不下去了,冲到钟平的床前,重重地跳了一跳,仿佛想把满身的鸡皮疙瘩都跳下去。

  不过一个壮汉却硬是把声音压得可怜巴巴的场景,确实搞笑。庞科努力眨巴着小眼睛,想要让平躺在床上的钟平看到自己的诚意,【拜托了,三老爷,您有什么想吃的、想喝的,请不要客气,吩咐小的,让小的给您跑腿去吧。】

  依然坐在自己位子上的任帆和夏永安闻言都向庞科投来感激的眼神。钟平的眼睛受伤,疼得厉害,他们都理解并且包容,但钟平这种宣泄疼痛的方式,实在是太折磨人了!那一声声气音,听得人难受的要抓狂!

  橙色的篮球直直冲自己砸来的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回放,破碎的镜片扎进眼睛里的疼痛永生难忘,此时脑袋包得像个木乃伊的钟平,只能躺在床上,难耐地忍受。

  听到庞科带着点异样的声音,钟平不由得把头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陡然烦躁起来的钟平忍不住一巴掌拍在庞科脑瓜上,【闭嘴!
                 】

  倒霉的庞科摸了把自己的寸头,只得恹恹的返回自己的座位坐着,整个寝室再次只剩下一室静寂,钟平不再吸气了,其他三人也努力保持安静,给兄弟一个安静的养伤环境。

  钟平头上的纱布终于可以全部拆下时,已经是两个星期之后了。

  因为拉着窗帘而显得暗沉的病房内,一坐一站着两个人。护士长华敏上身前倾靠近坐在病床上的钟平,小心翼翼的将钟平头上的纱布一圈一圈地拆解开。
  脸上挂着温柔笑容的护士长此时心中其实带着些许恼怒。

  钟平身材高大,若只在床边坐半个屁股,华敏想要够着他的头自然很轻松,可是钟平偏偏坐得很满,膝盖以上的部分全都坐在床上,于是,华敏为了够得着钟平的头,就不得不紧贴着钟平站,上半身还要使劲前倾。

  天气转热,华敏洁白的护士裙下,修长白嫩的腿上只穿着黑丝。而她和钟平紧紧相贴的腿部,越来越热,那热度,让人想忽视都难。

  心中有些异样的华敏忍不住分心看向了钟平。

  只见安静地坐在床边的大男孩穿着一身简单明朗的白衬衫、牛仔裤、运动鞋,因为天气炎热,白衬衫最上方的两颗扣子没扣,一低头就能看到他脖子上挂着的玉观音,水绿剔透。

  两人靠得如此之近,一种独属年轻男孩的阳光气息扑面而来,饶是见惯了男男女女各色病患的华敏,一时间都因为这种阳刚热烈的气息而两颊泛红。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反常地没有提醒钟平稍稍往前坐一坐,而是依然保持着高难度的动作拆解纱布,如此,两人的身体就难免不时地接触、摩擦。
  手上拆解着纱布,脑海里却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因为职业道德而唾弃胡思乱想的自己。

  最终,一贯成熟温柔的护士长,在心里将过错全都推到了钟平身上,为此还忍不住瞪了钟平一眼。

  而此时的钟平,在两个星期的黑暗生活后,终于等到重见光明的一天,正努力压抑着满心激动,一时间并没有察觉到给自己换药的护士长的异样。

  终于,碍事的纱布全部处理干净了,露出纱布下青年俊朗的面容。

  【好了,可以睁开了……】华敏温柔地说道,但在钟平睁开眼并看向她后,剩余的话就消失那一双眼睛的注视下。

  只见钟平在听到允许后,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瞬间,一双仿若将漫天璀璨星辰都收藏进眼底深处的眼眸,就这么直直冲进了华敏的眼里,以至于护士长一时都被迷惑得失了声。

  钟平看着近在眼前,略有些失神的中年美妇,鼻端还能嗅到护士身上传来的香味,像是成熟的水蜜桃,香醇诱人,这不像是香水的味道,更像是美妇人本身的味道。

  钟平不动声色地微微倾身靠向华敏,果然,鼻端的香味更加浓烈了,嘴角上挑,钟平露出八颗白瓷般的牙齿,展现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爽朗的声音响起问道:【护士?我的眼睛好了吗?】

  【呀!】

  终于被钟平的问话惊醒的华敏还没来得及回答,就陡然惊呼一声,整个人一个站不稳,扑进了钟平的怀中,被宽阔的胸膛抱了个结结实实,白嫩的手臂下意识地环上了钟平的脖颈。

  温香软玉进怀,钟平着实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健壮的手臂毫不客气地将柔软的腰肢一揽一扣,将丰满成熟的身体更紧地贴抱进自己的怀里。

  身体全面密实的接触摩擦在一起,暗沉的房间,交错的呼吸,两个人一时间竟然都有些心猿意马,反而没有立刻分开。

  之前在拆解纱布时,钟平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自己的眼睛上,没有心思关注周围,但现在他的眼睛重新恢复了光明,心中大为安心的同时,自然也注意到了周围。

  尤其是这位刚才为自己拆解纱布的护士,只需随意观察一眼,就能看出成熟温柔的美妇容貌身材具是上佳。待此时将美妇真正抱进怀里,手感触感更是证实了钟平的猜测。

  两人的身体紧紧贴合,对方的气息盈满鼻尖,一时间,俱是有些沉醉愣神。
  【你没事吧?】

  钟平依然抱着华敏,大手甚至顺着华敏的脊背不断抚摸,仿佛是在安慰,只是动作是在暧昧了些。

  微微低头在华敏耳边问道,声音低沉磁性,呼出的热气喷到华敏小巧白嫩的耳垂上,立时,敏感的耳垂红了。钟平兴趣大起,更加凑近华敏的耳垂,嘴唇若有若无地擦过敏感的耳垂。

  【真是讨厌!】

  华敏此时终于完全反应过来,立刻尴尬气恼到不行,撇过头瞪了钟平一眼。
  只是,被唐突的美妇眼波流转间,带着羞恼的眼神水润异常,让钟平看得忍不住心头大动,双手反而抱得更紧。

  深邃的黑眸直直地看进华敏的眼底,仿佛带着无限的柔情蜜意,比刚才更近距离的接触,眼睛与眼睛最近距离的对视,让才反应过来的华敏,恍惚间再次陷入了那深邃眼眸的蛊惑中。

  潜意识告诉华敏现在情况不妥,于是她强迫自己清醒过来,伸手推了钟平一把,想要站起身,结果,才刚刚站起身,【哎呀!】身子一歪,华敏再次倒进了钟平的怀里。

  钟平当然欢迎美妇再次主动投怀送抱,不过他也从华敏的动作中意识到出了点意外,于是一手揽着华敏的软腰,将华敏整个人都揽抱到自己身上,温声询问:【扭到脚了吗?】

               【嗯~】

  华敏羞恼地将脸埋在钟平的肩膀中,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的声音里蕴含着无限的委屈。

  她当护士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天这种情况,不管遇到多么难缠的病人,她都能温柔耐心地应对,最后谁不夸她一句认真严谨。

  可是,今天这都是遇到些什么情况啊!

  居然两次意外倒进一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青年怀里,而且还怎么看怎么像是自己主动投怀送抱的。再加上现在发现自己居然还扭到脚了,真是叫华敏又急又气到极致,反而只剩满怀委屈,忍不住暗中狠狠瞪了钟平一眼,哼,都是他的错!
  仿佛接收到了怀里美妇的怨念,钟平好笑地忍不住大掌拍了一把华敏的屁股,果然,圆润肥硕的屁股弹性好得惊人,虽然他意识到这动作有些越矩了,但良好的手感让他忍不住再捏了一把。

  呀!

  华敏心里被钟平的动作一惊,但身体已经忠实地展现出她最真实的反应,浑身似乎都没了力气,软下来的身子更贴合地依偎进钟平的怀里。

  【好,我的错,为了弥补我的过错,让我来帮你看看吧。】

  面上的笑容更盛,钟平故意低下头凑近华敏说道,温热的气息喷到华敏的脸上,直接让她闹了个大红脸。

  被那双温柔中蕴含着宠溺的眼睛注视着,华敏心底升起了无限娇羞,连刚才某个登徒子越矩的动作,都被她忘得一干二净,或者并不曾忘了,只是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是想让他再来一次。

  钟平带着笑意的俊脸贴近华敏红得像个大苹果一般的脸,一只手牢牢地将美妇固定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已经开始在华敏身上缓慢的游走,仿佛正在一寸寸认真地检查着华敏是否受伤。

  钟平将华敏打横抱在腿上,一手揽着美人柔软的腰,将华敏贴在自己身上,一手放在华敏穿着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上,顺着大腿一路缓慢地滑下去,手掌所过之处,徒留一阵阵让人心颤的热度。

  终于,钟平的手掌划过一手能掌握的小腿,滑到了脚腕处。轻轻一用力,钟平将华敏脚上的黑色平底鞋脱下,大手直接覆盖在华敏的脚腕上,开始按揉起来。
  【好痛!】

  华敏大惊失色,双眼瞬间水润,从某个登徒子编织的温柔乡中惊醒,立刻伸手去阻止。

  【放心,没多大事,没伤到骨头,也没伤到韧带,稍稍休息两天就好了。】
  摩挲按揉了片刻,钟平得出结论,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对华敏说道。

  出身中医世家,本身也是学中医的钟平,手上还是有两分真本事的。

  华敏惊奇地看向钟平,却又看进了那双深邃的眼眸中,再次娇羞地忍不住低下了头。

  今天她到底是怎么了?!

  她都多大的人了,怎么在一个小男孩面前,一次又一次羞涩得像个小女孩?
  难道真的是春天春心萌动了吗?

  【不管怎么说,你受伤都是因为我,你去请个假,让我把你送回去休息好不好?】

  钟平看着低头娇羞的华敏,眼中快速地闪过一丝光亮,倾身靠近怀里的美妇,鼻尖几乎抵到了华敏的鼻尖,怜惜地说道。

  【啊?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华敏被钟平的要求惊了一下,下意识地连连反驳,她明显是感觉到气氛越来越奇怪了,试图脱离这种暧昧旖旎的氛围。红唇上下翻动着拒绝,间或露出里面的贝齿,眼眸里流露出几分无措,但这样的眼神出现在成熟美妇的身上,巨大的反差之下,更加想让人想要蹂躏。

  钟平再也忍不住,手一紧,就将华敏抱向自己,大嘴一张,就将华敏的嫩唇含进自己的嘴里,同时,双臂发力,将华敏整个人都挤压进自己怀里,容不得她逃脱半分。

  娇嫩红艳的唇瓣被大力急切地允吸、啃咬继而打开,湿热的大舌不容拒绝地探进樱桃小口中,缠上慌乱躲闪的小舌,勾缠、共舞,交换着呼吸和唾液。
  华敏惊慌得瞪大了眼睛,一双嫩手抵在钟平的肩膀上,使劲推拒着,却根本推不开强壮的男孩,只能被动地承受侵略。

  很快,华敏就被吻得气喘吁吁,软成一团,缩在钟平的怀中,原本推拒的小手,也变成环上钟平的脖颈,仰着头,从被动地承受渐渐转变为主动的迎合。
  空气似乎也越来越热烈,钟平一个揽抱,就将华敏压倒在病床上,高大壮实的身子密实地将娇小的美妇压在身下。

  大嘴一直不曾停止侵略,间或将美妇的小舌勾进自己嘴里,包容允吸,直吻的华敏神魂颠倒,不知身在何处。

  一只大手已经将洁白的护士服扣子解开,从衣角出探入,抚摸揉捏着美妇嫩滑的肌肤,向上,向上,直到覆盖到华敏胸前的高峰,一手无法掌握地嫩滑白兔被有抓有捏地亵玩着。

  而钟平的另一只手,已经探向下方,先是来回抚摸着大腿,直到根部,却又避开关键的位置,直到华敏有些难耐地开始扭动时,手指才抚摸上已经有些湿润的私处,缓缓地按揉挤压着。

  门外的走廊不断有人走过,甚至有护士敲了敲门,隔着门询问伤口是否处理好。

  钟平于是放开了华敏,一惯沉稳成熟的护士长,此时已经衣衫不整,娇喘连连,浑身无力地瘫软在病床上,红唇大张着不断喘气,连眼眶都湿润红肿,一副刚刚被蹂躏过的模样。

  钟平嘴角带着笑,一边用自己勃起的巨物摩擦着华敏的私处,一边温柔地舔吻着美味的樱唇,带着不满足叹息道:【这里不是个好地方,说好了,你去请假,我在楼下等你,送你回去,嗯?】

  华敏整个人都被钟平圈在怀里,因为失神半响没反应过来。

  【乖,等回到家我再满足你,这里随时都有可能有人进来。】

  钟平气息再次趋向急促,华敏终于惊醒,闻言羞涩地微微扭开头。

  钟平却并不放过她,追着继续啄吻着美味的樱唇,声音带笑地半开玩笑半威胁道:【你要是不下来,我就上来找你了哦,到时候就在这张床上狠狠地干你,让你的同事都听听,嗯?】

  华敏无法,羞恼地一推钟平的胸膛,娇嗔道:【知道了,你的伤口处理好了,快走吧,走吧。】说完,就挣扎着站起身,自己整理一番,拉平皱起来的护士服,又忍不住瞪了一眼一直坐在旁边微笑地看着的钟平,指指门口,示意让他出去。
  钟平也没有再逼迫,而是微笑着对华敏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起身,步履从容地拉开门离开了病房。

  钟平一离开,华敏再也忍不住,身子一软就倒回了病床上,身子蜷缩成一团,似乎还能感受到刚才的激烈刺激,壮实的胸膛紧紧包围着自己的感觉。才刚刚分开,她竟然就已经感觉到几分空虚饥渴,两条修长白嫩的腿情不自禁地互相摩擦着,似乎还能感觉到有只大手在那里作怪。

  华敏埋藏在床单里小脸满脸通红,纤长白细的手指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周身似乎还被钟平的气息包裹着。

  她内心正纠结矛盾着,作为护士部的一朵花,即使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成熟温婉的华敏依然常常是众人目光的焦点,追求者更是从不曾断过。

  可是自从被上一次莽撞冲动的婚姻伤害后,六年来,她就再无心动过,年纪轻轻,却已经过上仿若尼姑的平淡生活。她周围那些对她大献殷勤的男子,无论是成熟稳重型还是乐观开朗型,亦或是深情执着型,都不曾让她紧闭的心门动摇。
  她一直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却没想到居然在今天,在帮一个比自己年龄小得多的青年学生处理伤口时,发生了这样让人脸红心跳的事情,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无法否认,那宽厚的胸膛,有力的臂膀,灼热的嘴唇,还有作怪的大手,都叫她臣服,乃至渴求……可是,她的理智告诉她,这样的发展太让人无法接受了,他们才不过见过几面,还全都是看病换药的时候,怎么会忽然发展成现在这样的情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