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5929


  我不是当事人,当事人是我的好朋友,从上大学那会一直到现在的好朋友。我们俩曾经试图发展成情侣,但刚刚开始就结束了,因为相互之间缺少那种情侣该有的感觉。所以,我们仅仅是异性好友,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说法,我就是她的男闺蜜,她就是我的红颜。我们无话不谈,在我俩的字典里没有「禁忌」二字,所以我们知道不少对方的私密事情。看过不少自述类的小说,但大部分都是以男性角度讲述的,一直想以女性的角度描写一下那些事,再加上我的这位好友生活经历之丰富,所以在征得她本人的同意后,我打算以她的口吻来写一部关于她的小说,记录一些她经历过,难忘的点点滴滴。

  本来想了几个挺文雅的小说名,但我的这位好友说:「凭什么做那事,就是你们男人上我们女人?就不能是我们女人上你们男人?」好吧,关于这个谁上谁的问题我觉得没有争论的必要,也就遂了她的愿,用了这个比较犀利的标题,至少很吸引眼球,不是吗?好了,言归正传,故事开始:

  「呼,好冷……」我使劲的搓了搓手,刚刚下班从办公大楼里出来,迎面而来的冷空气让我浑身一颤。大楼里因为空调的缘故温暖如春,而外面,瞧瞧地上微微积起的雪花,这么着都是零下了吧!真舍不得离开温暖的办公室。

  「晓雅,这里!」寻着声音望去,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的男子在前面拐角处向我挥手。他是我的男朋友,辉,我们已经交往快大半年了。这年头都流行北漂,他却反着来,离开了出生的北方,到我的城市来工作,我常常调侃他这算不算是领导南下指导工作,而他总是一笑了之,我就喜欢他这点,脾气好。

  我是个典型的南方姑娘,一米七的个头不算高也不算矮,秀秀气气的一张脸,不说颠倒众生但至少也算是个准吧,呵呵,让我小小的得意下。父母都是警察,家庭条件还算不错,我又是个独女,父母也没在我身上寄托太大的希望,所以我连家都没离开过,就在出生的城市读完了大学,进入了一家合资企业工作 .和辉是在一个闺蜜的生日宴会上认识的,他是我闺蜜的上司,五百强企业客户部的主管,名牌大学硕士生毕业。

  紧了紧大衣,我一路小跑,冲到了辉的面前,他赶紧搂着我转身打开了身旁的车门,我急忙钻了进去,车子里很暖和,看样子辉已经等我小一会了,车子空调也没关,深怕我冻着。辉跟着上了车:「瞧你才穿那么点衣服,你们女孩是不是天生不怕冻啊?」嘴巴里虽然在埋怨,但却一把抓住我冰冷的双手,塞进自己的羽绒服里,顿时一股温暖让我几乎融化。

  「好了,别肉麻了,我都快饿死了。我们去哪吃饭?」我抽回了手,脸红红的。

  「就去你上次说的那家新开的家常菜馆吧,你不是说一直想去试试味道吗?」见我点点头,他却没有开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我好奇的问到。

  「晓雅,今天是周末了……那个吃完饭……今天能不能……别回去了……」辉结结巴巴的,脸涨的通红。我当然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我和辉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交往难免会做一些爱的事情,而且和辉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次他提出要求的时候都那么腼腆,弄的我一个女孩子在这事上反而好像很大方似得,气死我了!所以我决定要惩罚他一下:

  「吃完饭去你家……」就在辉的脸上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时,我又补充道:「晚上11点之前必须送我回家!」

  「好吧,我的大小姐。」辉苦着一张脸,开动了汽车。我正为自己又成功的戏耍了辉暗自偷笑中,眼角瞥到辉用手在裤包里动了动,裤包里的手机亮了一下……吃完饭我们一路回到了辉的住处,这里是市郊的一套公寓,一百二十多平方的房子,花掉了辉父母给他的以及他工作几年来的所有积蓄。进了屋子,屋子里很暖和,看样子空调早就开着,这死人,看来是有预谋的啊!我狠狠的瞪了辉一眼,在他莫名其妙的眼光中,我将脱掉的大衣扔给他。

  辉很快挂好大衣追了上来,从身后紧紧搂住了我,他的双手在我的身上来回抚摸,嘴唇亲吻着我的耳朵。我的耳朵是我的敏感处之一,特别是当耳垂被他轻轻咬住的时候,一股激流让我忍不住夹紧了双腿。他温柔的脱掉了我的职装,只剩里面白色的衬衣。

  辉转到我的正面,双手熟练的解开了我衬衣的纽扣,我的一对小可爱暴露在他眼前,34D的尺寸是我骄傲的资本。辉的手指探进胸罩里,在乳头上来回拨弄着,触电般的感觉让我浑身哆嗦,双腿之间一种难言的感觉让我几乎站不稳。我一把推开辉,双手捂在胸前,谁知道他一个箭步冲上来,将我生生的摁倒在沙发上。

  「别……我们进房间……」我推着辉的肩膀,以前每次这样他都会妥协,继而抱着我走进卧室。可是今天,辉却像铁了心一样,死死的压住我,嘴巴开始轻啄我的耳垂,双手顺着我的腰身渐渐向下滑。耳垂被攻击令我全身酥麻,再加上他的一双大手隔着衣服在我的身上游走,浑身酥软的我彻底放弃了抵抗,沙发就沙发吧,也不是只有床才能爱的事。

  辉的双手很快摸进了我的职装短裙里,「别……」我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很暴力的撕破了我的裤袜。「你干什么呀?」我有点生气了,使劲的推开辉,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辉望着我,红红的眼睛,喘着粗气,我第一次见他这样,吓的我愣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没有给我过多的时间考虑,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挺着那早已昂起的所在,向我走来。

  「不行,绝对不行,你还没有洗澡……」我拼命摇头,双手挥舞着。

  「张开嘴巴!」辉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在对我说话,眼神很凶,似乎我不照做的话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我要回家了!」我很生气,交往这么久以来,辉还是头一次对我这么凶,和以前温柔的暖男形象简直判若两人。本以为辉会和以前惹我生气后一样,很快的低下头道歉,谁知道,他却凶狠的一手摁住我的肩膀,不让我从沙发上起身,一手握住我不停挥动的双手,而那坚挺的下身却直往我嘴巴凑。

  我不停的转动脑袋不让他得逞,以至于他肉棒顶端的分泌物涂了不少在我脸上,腥腥的,很难闻!辉试了几次,我坚决不妥协,他似乎放弃了,往后退开了身子。就在我以为他幡然醒悟的时候,他却一把将我再次摁倒在沙发上,脑袋钻进了我的两腿之间……短裙被撩起,内裤被拨开,辉的舌头舔舐着我的私处,舌尖不断逗弄着我的阴蒂,我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呻吟,全身就已经失去了力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辉还在我的双腿间努力着,此刻舌头已经挤开阴唇,抽插似得一进一出。下身被攻击的我就像被高压电击中一样,整个人瘫软在沙发上,只能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呻吟声,私处强烈的让我经不住夹紧双腿,却每次都只能夹住辉的脑袋。就在我几乎要到的时候,辉抬起了头,向后走去。

  突然,一个人,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填补了辉的空缺,一下抓住了我的双腿:

  「放开我!放开我,你走开!你走开!」我努力蹬动双腿,谁知道他的力气很大,两只手就像两把钳子一样,握住我的双腿不放,使劲的向两边一分,整个人压了上来。

  「你走开,你走开……不要,放开我!」我歇斯底里的尖叫着,一边拼命的用双手推着身上的男人,一边努力想从沙发上撑起身来。男人就像一座大山一样,死死的压住我,一百多斤的体重再加上男人的力气,我注定无法从他手上挣脱,我只能将希望寄予在辉的身上。

  「辉,救救我!辉……」我盯着站在一旁的辉,双手使劲的抽打着身上的男人。男人没有多余的动作,他利用自己的体重压住我不让我挣脱,然后一手握着那恶心的东西,一手拨开我的内裤。

  「不要……不要……放开我……辉救我……」我拼命摇着头,双手在男人身上又抓又挠,但一切的努力都无济于事,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身体向下一压,顿时一阵撕裂般的痛苦从我的私处袭来,席卷我全身:「啊——!」

  男人完全没有顾忌我的死活,那东西挺进我身体后,不带丝毫停留,双手把我的双腿呈M状分开,手掌扶着我的膝盖,借着沙发的弹性,开始在我身上来回运动起来。他的那里虽然不是很长,但很大,将我的私处撑的死死的,每次挺进去的时候,我的那里就像塞进了一个巨大的塞子,几乎要被撑破一样,伴随着他的每次抽插,小穴口几欲撕裂般的痛楚疼的我直冒冷汗。而此时的辉,却无视骑在我身上的男人,转身走进了他的卧室,望着那道被关上的房门,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木已成舟,再多的抵抗也是徒劳,小穴传来的阵阵疼痛也让我无法再聚集更多的力气挣扎,我只剩下双手死死拽住沙发面的力气。男人见我不再抵抗,可能以为我已经放弃,双手离开我卷曲的双腿膝盖,摸到了我的胸前。因为衬衣纽扣早已被辉解开,所以他毫不费力的扒拉下我的胸罩,掏出我的双乳,而他的下身依然在我身体中不停的来回挺动。双乳在身体撞击的余力下,呈波浪状的来回翻滚,那个混蛋居然伸出两手食指,在我的乳头上弹拨,一阵阵刺痛从我敏感的乳头上传来,再加上私处那撕裂开的疼痛,我几乎要疼的昏过去了。

  混蛋男人拨弄了一会,双手终于离开了我的乳房,却是一手摁住我的小腹,一手捉住我的右腿,向后仰着身体,使劲的挺动下身,巨大的疼痛让我再也无法矜持,我不顾一切的大叫起来:

  「不要……好疼……不要……」

  「好疼……轻点……求求你轻点……啊!」

  混蛋男人很得意,脸上露出了笑容,但下身抽动的速度却一点没有降低,反而更加卖力起来:

  「嫂子,你长的真漂亮!我早就想干你了,呵呵!」嫂子?我记得辉是独生,应该没有兄弟啊。

  仿佛看出了我的疑惑,混蛋男人接着说道:「我和辉哥是从小玩到大的铁磁,我们从来都是有福同享的,更别说女人了,我们的女友都是交换着玩的。虽然我现在在干你,但辉哥也在里屋操我媳妇儿呢,我可心疼了!」这家伙满嘴脏话,嘴巴里说着心疼,可脸上却尽是得意之色。

  「嫂子,你可真紧!我辉哥没把你伺候舒服吧?今天兄弟受点累,一定让你舒坦了!」混蛋说着下身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可能是说话分散了注意力,也可能是私处渐渐适应了,总之疼痛感没有那么强烈了,我也恢复了些许力气。我紧盯着混蛋,咬着牙说到:

  「你们这可是强X!我要去告你们,你们等着坐牢吧!」

  「呵,还是个烈女子呢!我喜欢!」混蛋说着,使劲挺了挺身,那东西打着转又顶了进去,疼的我直抽气 .接下来,混蛋不再和我说话,而是变着花样的折磨我,先是一阵剧烈的抽插,接着又是轻轻插几下再使劲顶一下,反反复复,乐此不彼,看样子就是个长年折腾在女人肚皮上的货色。

  无法反抗,那就只能闭上眼享受了!我闭上眼睛,开始把正在自己身上努力挺动的混蛋幻想成别的人。辉?我恨不得乱刀砍死他,和他做爱,我会恶心死,怎么会想他?对,就是他了!只有他是从始至终真心待我的。脑海中浮现出那人的面孔,想象着此刻是和他在做爱,下身的撕裂感顿时减轻了不少,只剩下些许酥麻,那根东西也不再恶心,反而一次次撩拨着我快乐的神经,再往后,我甚至开始有了感觉,下身阵阵快感,开始无法抑制的流出一些东西。

  可能是见我不再喊疼,呼吸也开始变的急促起来,混蛋男人顿时兴奋起来:「嘿,嫂子,舒服了吧?我是不是比我辉哥厉害?」我不理他,混蛋讨了个没趣。报复似的,双手抓住我的脚踝,像劈腿一样大大分开,小腹死死的抵住我的私处,肉棒在我身体里挺动。这下肉棒插的更深,再加上他的小腹不时摩擦我的阴蒂,顿时一阵快感直袭我大脑,我一时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

  「嗯……嗯……啊……嗯……」

  「哼……哼……嗯……」

  我的呻吟声伴随着混蛋的抽插,就像给他打着节拍一样,他不由的更来劲了。又是一阵激烈猛插,我双手死死的撑住沙发扶手,否则,我真担心自己被他顶下沙发去。

  「来,嫂子,我们换个姿势!」混蛋终于从我身上退了下去,此时的我已经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他一把抓住我,将我翻了个身,让我跪爬在沙发上,而他站在了我的身后。

  「不要……不要……」我扭转头望着他,嘴里念着毫无希望的乞求,混蛋望了我一眼,果断的扶着我的屁股,将我的内裤拨到一边臀瓣上,肉棒再次挺进了我的身体。此刻我的身体异常敏感,我甚至能感觉到混蛋的肉棒在我的身体里,巨大的龟头每次抽出,再顶开小穴,狠狠的插进去,粗糙的肉棒在我小穴里来回摩擦着,脑子里幻想着那个人,阵阵快感从身体深处涌出,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我的皮肤潮红,我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我甚至下意识的向后挺动臀部,配合混蛋的抽插。

  快感越来越强,我眯着眼睛,昂着头,呻吟声一声高过一声,呻吟声中夹杂着我的阵阵呢喃:

  「操我……使劲……对使劲操……操我……」我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被强X,脑子里尽是和他做爱的场景。身后的混蛋一定听到了我迷糊状态下说出的糊话,以为是自己很得意,不由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终于,在他又一次使劲挺入我身体之后,那股被束缚的洪流终于破栏而出,巨大的快感席卷我的全身,我浑身的肌肉都像筛子一样剧烈颤抖,下身一次强过一次剧烈的收缩……「啊……啊……」混蛋双手捉紧我的屁股,身体开始没规则的抽动,他射精了。当他从我身体里退出去之后,我无力的瘫软在沙发上,也顾不得收拾一下自己,任凭那恶心的东西顺着我的大腿流下去。

  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打开了,只见辉搂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人走了出来。他们走到我的面前,然后女人躺倒在另一侧的沙发上,而辉则分开她的双腿挺了上去,很快,客厅里就充满了阵阵淫荡的叫声。我闭上眼睛,瞧都不想瞧这两人一眼,辉已经在我心里死掉了,这个人,我不认识。

  也许是我的无视激怒了辉,他摔下那女人,径直走到我的面前,一把分开我的双腿,不顾小穴里还在流淌着前一个男人那恶心的东西,就那么直直的挺了进去:

  「叫啊,叫啊,你刚才不是叫的很爽吗?叫啊!」辉来回挺动着身体,冲我直嚷嚷。

  「你真让我恶心!」我深深的瞪了辉一眼,眼中全是无尽的蔑视。

  「恶心?总比你这个骚货强,人尽可夫的骚货!」辉红着双眼,大力挺动着,同时双手使劲的揉捏着我的乳房,直至又红又肿也不肯罢休。

  「骚?我从来没背着你找过其他男人,我哪里骚了?倒是你,把自己的女人拱手让给别的男人玩弄,你还算是个男人吗?」即使乳房巨疼,但我也咬着牙,坚持不让自己哼一声。

  辉的喘气声越来越粗,身体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一个激灵,他搂着我的大腿不住哆嗦着……我一把将射完精还趴伏在我身上的辉推下去,抓起茶几上的纸巾简单的擦拭了一下我的下身。还好,外面的衣服没有破掉,虽然有不少折痕,但整理一下倒也看不出什么。

  整理好衣服,穿上我的大衣,我望着客厅里的两男一女说到:「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先走了!」也许是我的过分冷静把他们吓到了,他们直愣愣的望着我,一句话也没说。我打开房门,就在要走出去的时候,我回头冲屋子里的辉说到:「你以为你在和你的好哥们交换女友找刺激吗?你以为你们是同等交换是吧?问问你的好哥们,他的女友是哪里找的!就这样吧,我们结束了!」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很快就听到屋内传出辉的咆哮声和他那混蛋哥们的求饶声,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走下楼,天已经黑透了,地上也积了不少的白雪。往手心呼了一口气:「呼……好冷!」

[ 本帖最后由 艾尔梅瑞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