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31753


  连载六:平面模特(1)

  我开始找校外私人办的美术考前班接单,虽然立马就能拿到报酬,但钱太少了,幸好我略带创新的作画风格以及幽默的谈吐被一些学生家长看中,慢慢的转作起家教工作,这样一天下来,大概比之前挣的能翻上一番,同时还跟几个舍友在5173上倒卖起游戏装备赚钱。

  雪梅除了每周一三五继续当模特外,也去找了几份婚礼喜宴的司仪工作兼差,虽然雪梅形象气质都很好,但也恰恰因为这点,不少新娘第一印象就不会去选她,和模特行业不同,婚庆司仪这个行业,男司仪更受热门,因为在喜宴进行中需要搞一些活动带动气氛,这方面男的比较有优势,而雪梅也确实豁不出去,大家知道,婚礼上都有公公扒灰戏儿媳的游戏互动环节,当然不同的地区尺度和玩法各不相同,也有的游戏是闹公公的弟兄或伴郎伴娘之类的,雪梅在接到活的一开始就针对这些互动环节和新人积极沟通,一般新娘比较强势的,都能将游戏的尺度降到最低,差不多就是新郎新娘互吃苹果,新郎被一群亲朋好友暴打一顿这样的,这些雪梅都一笑了之,但也会碰到一些尺度较大的,雪梅不仅需要在舞台上报出令人羞耻的游戏名,甚至还要现场观摩与参与,比如『吃花生』,或者是换汤不换药的名字『吃红枣』,公公会被司仪蒙住双眼,在司仪的提示下,伸手在儿媳的礼服里翻开胸罩找到儿媳的奶头,并要当场提问公公有关儿媳花生的尺寸和手感,雪梅虽然既害羞又为难,但对方公公和新娘都没说什么,何况之后更夸张的闹洞房环节并不会让婚宴的司仪参与,雪梅也只能幸灾乐祸的安慰自己将仪式进行完。

  随着几场做下来,雪梅已渐渐对这些恶搞见惯不怪,但这份兼职做的并不长久,主要因为女司仪出场费太低,只有男司仪一半不到,即使还会拿到些小费,仍然微乎其微。

  雪梅需要钱,需要大量的钱,只能边接司仪的活,边改投其他播音主持相关专业的简历,本以为这种要么托关系,要么潜规则的职位并无什么希望,可仍然在某天接到了面试通知,是市里的一家颇有人气的电台打来的电话,我鼓励雪梅如果这份工作能拿到,没准以后可能会混到电台一姐哦。

  雪梅第二天便如约而至,但还没到晚上一起吃饭,雪梅便打电话告诉我这份职位她有一些犹豫,想听听我的意见,原来交谈的过程都很愉快,薪酬方面虽然以实习生计算并没有多少,但只要能坚持到转正,工资和津贴合起来将会十分诱人,并且能分到一套房子,可以说天上掉下的馅饼都不为过,但缺点是这档节目的内容令雪梅十分难堪,这是一台深夜档成人节目,在当时颇具人气,因这档节目的女主持怀孕生子将要请产假,才留出这么个职位空缺,获悉前来的应聘者可以用挤破门槛来形容,但对方偏偏挑中了雪梅,要说外形气质雪梅当仁不让,可是这对电台主持来说并无什么加分,而论声音特质,雪梅虽有练过美声,但和众多竞争对手相比也无太多亮点,不知道对方看中了雪梅的哪一点,而且这档电台的节目除了要求主持人口才要好,思路清晰外,对男女性学方面的知识也要十分精通,其中有一个互动环节,主持人会接听数个热心听众打来的电话,对听众提出的各类问题需要快速作答,其中不乏会有一些变态狂人提出针对主持人个人隐私的问题,好在电台也有应对措施,整个节目会有一个6到15秒的延迟缓冲时间,如导播发现情况不对,可以提前掐掉。

  「雪梅,你要听我的意见,那我是这么认为的,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就像我昨天和你说的,如果做得好,不仅伯父的医疗费有了着落,以后自己的事业也能平步青云。」

  「可是这个节目太成人了,我怕我做不来,而且那方面…我都没结婚呢,并不懂啊!」

  电话有些杂音,我判断不出雪梅的状态,只觉得雪梅应该有些闷闷不乐吧。
  「这不用担心什么吧,你又没露脸,没人认识你的,至于那方面的知识,我可以和你一起研究探讨啊。」

  「其实…我也有想过,确实不露脸是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也想把握好这次机会,只是。。。只是我怕你介意!」

  「雪梅,让你做这样的牺牲,要说我不介意,那肯定是假的,你也不可能相信。但我想,这是一份工作,你只是尽力去做好一份工作,上了班完全的投入工作状态,下了班变为原来的你,不管发生何事,只要我们心中有彼此,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做到对我的心永远不变,我不仅不再介意,反而会更加支持你这么去做。」

  不知是什么力量驱使我说出如此长篇大论,我都佩服我自己。

  「丁勃…我…我当然不会变心!那你。。。会对我变心么?」

  「雪梅,不管你对我怎样,我都不会对你变心。」

  「哼!花言巧语!」

  雪梅又恢复了机灵鬼的一面。

  雪梅给节目导演回了个电话,对方要求周末就去录音棚试录,让雪梅抓紧准备。

  这剩下的几天可以说是我前半生最快乐的日子,但我写文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表现作为男主的我多么的爽或多么的过瘾,而是为了分享给读者一些大多数人都觉得刺激的血脉喷张的经历,所以因后面有更激动人心的故事发生,这里我就不打算写的非常详细,就举几点供大家自由意淫一番。

  雪梅暂停了模特和司仪的工作,我也和学生家长请了几天假,我们找了家网吧包了个单间,上网查相关的资料和图片,甚至还下载了几部日本AV一起观看,有些涉及到尺寸和感觉的问题,我们就脱光衣服互相触摸对比自己的身体,涉及到阴道内异物感觉方面的,我也只是小心翼翼的伸进一根手指在雪梅的阴道壁上缓慢的转圈让雪梅仔细感受,而为了验证男性最大射精次数,我和雪梅也都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从一开始的浏览文章图片到视频,升级为雪梅的真人手淫乳交再到口交,雪梅的技术不断提升,我在一小时内射了四次,正打算向第五次冲刺,但我的肉棒已经疼的不敢再充血了,雪梅不知是因为感动的还是自己也想要了,主动向我提出要献身给我,但那时候我哪里还有力气,隔天等我想要了,她又反悔了,结果始终还是没能得到她,我们的包间里充斥着方便面、盒饭、淫水和精液互相混合的气味,但我俩全然不顾的潜心修炼,终于在一次我对雪梅的100道模拟对答题中以雪梅几乎全部答对而告捷。

  周末下午,我陪雪梅打车前往电台,平时我们都是坐公交车出行的,但这次,必须承认我俩还是有些虚荣的,本来雪梅还打算穿上我送给她的性感三角蕾丝内衣,但又担心万一有什么脱衣体检的流程,为防尴尬就改穿上较为保守的平角全棉款式,并外套了一身舒适休闲的衣裤。

  我们向前台表明身份后不久,导演的助手便出来带领我们前去工作间,在那和导演,助手以及调音师互相简单自我介绍后,雪梅就领着台本独自进入了录音棚,而我和其他人都留在监听室,大家都是通过耳麦通信。

  「准备好就开始吧!」

  导演对着麦克风指挥道。

  一段优美的背景音乐在耳旁响起,应该是学校广播在晚餐时间偶尔会播放的班得瑞的《巴格达之星》,我曾专门去搜索过,所以记得比较清晰。

  旋律渐渐淡去,随之而来的是雪梅磁性的女声:「静静的夜!花瓣,一层一层的绽开!生命,以原始的姿态伸展!情爱话廊,让我们的身心自由呼吸,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流丹,流水的流,丹顶鹤的丹!」

  有着主持功底的雪梅,并没有任何生涩和怯场,导演频频点头,而我却惊呆了,这不就是每晚让多少屌丝舍友精尽人亡的节目吗?终于明白为什么电台会选上雪梅了,雪梅的声线几乎和流丹本人并无他样,可能只有仪器才能区分,原来,雪梅就是流丹的声替啊!这样一来,可能雪梅想当未来的电台一姐算盘要落空了。
  不过雪梅仍不知情,以为自己只是在报一个节目组安排好对自己起到保护的艺名。

  照稿宣读的环节对于有过婚宴司仪经验的雪梅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而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节目导演也频频点头,中间少有几次暂停,导演也仅仅提出让雪梅稍微调整一下语速和停顿,好配合节目时间的安排。

  半场过后就进入到对答环节了,这次是试录,工作人员会代替听众模拟电话热线提问,也不需要延迟播放,只是雪梅并不清楚提问的内容。

  「流丹姐姐好!我是你的忠实粉丝,没想到我也能打进电话,好激动!」
  坐我旁边的导演助手先开了口,听起来跟真的一般。

  「咳~这位听众朋友,你好,很开心听到这些,请问你有什么想和我分享的呢?」

  「有点不好意思啊,就是我从小养成了手淫的习惯,一直到大学了都没改掉,尤其是听到流丹姐姐的声音,我更加不能自拔,我现在都已经硬的不行了,真怕控制不住出去犯罪,哎,我好怕,我到底该怎么做呢?」

  我们之前在网吧做的模拟测试无非就是男人阴茎长度,女性的G点有几处,夫妻每周合适的做爱次数等中性的问题,没曾想还只是试录,这第一个问题都比我和雪梅的100道测试题还要劲爆,这应该是假借提问对雪梅进行擦边球式的性骚扰了吧?通过隔音玻璃,我看到雪梅脸刷的一下红了。

  「这个…这位听众朋友,通过你的描述,我判断你现在应该上大学有几年了吧,你这种持续的情况应该都属于青春期男性非常正常的生理现象,你不用担心和害怕什么,大学是人一生当中非常美好的时代,除了满足自身生理需要外,我们还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去做,一堂生动有趣的选修课,一场酣畅淋漓的篮球比赛,还有机会谈一次终生难忘的恋爱,我想,作为大学生的你,应该会懂得如何去抉择,另外手淫记得节制,多则伤身。」

  没想到雪梅能这么快反应过来并作出令我十分惊叹的回答,一个成人情色节目反被她做成带有教育引导意义的节目,我不由自主的拍起手来,导演,助理和调音师看我鼓掌也都跟着鼓起掌来,但我却瞥见助理时不时的偷摸着下身,只是这些雪梅都不会知道。

  「那么,我们来接听下一位听众的来电!」

  「流丹,你好,我是你的老听众了,感谢导播让我有了一次流露真情的机会,也许我的老婆也会听到!」

  调音师也插入了进来。

  「嗯,说说你的故事吧!」

  「我今年已经35岁了,结婚9年,小时候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不知不觉产生了要变性的想法,但迫于父母及家族的压力,我经人做媒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我们结婚生子,直到现在我小孩都上小学了,我也没达成儿时的心愿,通过你的节目,我认识了一些有相同想法的朋友,我们会经常组织化装舞会等聚会来满足各自心理的需要,当然舞会上我们也会互相扮演异性做爱,而我一般都会扮演女性的角色,和我的朋友肛交并完成射精,这种感觉比和我自己的老婆在一起做爱要好很多,我从没有如此彻底的发疯般的喜欢上这样,多次都有想过和我老婆提出离婚,但事后冷静下来,看到自己的小孩一天天长大,父母一天天的老去,我又充满了矛盾,我实在不知道未来该如何面对,请您帮我出出主意可以吗?」
  这道题简直太难了吧,我们从未想过还会有同性恋或变性人的加入,前面的准备工作几乎白做,我看着调音师读完台本,并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狡诈表情,真不禁为雪梅捏了把汗。

  雪梅也没料到节目组会开出这道题,本能的起身朝监听室看过来,但导演对她做了个继续的手势,并不再多言。

  「老朋友,你好,听了你的内心独白,我不能武断的分出谁对谁错,我只能说我自己是一个对异性有好感的女人,虽然我并不了解你们的内心世界,但我的生活圈里也交集着和你一样的人群,我觉得只要不犯法且不对他人造成社会影响,你们大可以正常的交往下去,如果一定会造成什么影响而你内心又十分煎熬的话,尝试先提前沟通,或者直接了当,或者用暗示的方式试探对方,我想我并不能给出你绝对正确的答案,总之,方法无处不在,你可以先去试一试,好么?」
  雪梅一口气说完便紧张的趴在桌子上。

  让一个未经人事的大学少女来当同性恋的心灵导师,这都是哪门子的事,但雪梅竟然如此巧妙的周旋下来,并且丝毫不带脏字,实在太让我汗颜了,导演也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继续接听下一位听众的来电!」

  「Hi~丹顶鹤小姐,我是流精啊,流是流出来的流,精是精液的精,还记得我吗?上次打进最后一个的电话的就是我啊,没想到今天还这么走运!」
  导演出马,果然一个顶俩,光一个开场白,就能让雪梅惊愕半天,也让我后背冒汗,当着我的面,离我不到两米,说出如此调戏我女朋友的话,真不怕我当场暴揍他一顿。

  「哦hi~你好啊,我的朋友,你的名字让我印象十分深刻,呵呵,有什么问题请说!」

  我明显听出雪梅笑中略带尴尬的语气。

  「哦?你已经不记得我的问题了吗?呵呵开个玩笑了,其实我上次也没有和你提什么问题啦,就是跟你提过节目结束后陪我过夜的要求啦!你上次可是答应我的哦,结果我在你办公楼外等了一夜都没见到你出来,这次真是老天安排,又让我打进来了,嘿嘿~这次你可不要再让你的忠实听众失望了哦。」

  我有点不敢相信导演能编出这样的段子,甚至我都开始怀疑雪梅上次去面试有否被导演潜规则过,不过雪梅的表情很快便让我选择相信她没有撒谎。

  「导演!这个属于直接对主持人性骚扰的提问了吧!我可以直接跳过吗?」
  雪梅并未正面回应导演的台词,而是直接转过头来面朝导演方向,对着麦克风提出自己的想法。

  「你做得对,如果是这样的提问,到导播那就会提前掐掉,我们这里根本都不会收到,我们提出各类刁钻的问题主要目的就是想进一步确认你的心理承受和临场反映能力如何,现在得出的结论是,恭喜你,你通过了。」

  「是嘛!太好了!哈哈!」

  雪梅高兴地摘下耳麦,跑回监听室。

  「先别高兴太早,现在你还只算实习生,虽可以开始主持节目,但我们也可能随时会辞退你,另外你应该有了解过,我们这边实习生的待遇一般,希望你好好表现,争取提前转正。」

  之后雪梅正式做了几期,反响还不错,听众互动环节也没遇到太尴尬的问题,又或许导播格外照顾吧,而我也每次都会接送雪梅并在台后默默支持。

  可是好人真的没有好报,一次意外,可能所有人都没有错,但这件意外却让雪梅无奈的放弃了电台主持的工作,那次节目雪梅提前收获通知,原来电台为了节目效果,请到了当红的性学大师栾永硕教授客座嘉宾,和雪梅一起互动节目。
  「让单纯回归单纯,让爱情回归爱情!午夜之前,你我真诚面对,生命在结束的地方开始。情爱话廊!梦,从这里出发!大家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流丹,流水的流,丹顶鹤的丹!今天我们非常荣幸的请来了根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长、社会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栾永硕教授和听众朋友们一起探讨,交流。」
  和平时一样,雪梅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说出早已被的滚花烂熟的台词。
  「流丹主持人,你好!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栾教授已年逾六十,语速虽慢,但声音浑厚,底气十足。

  「栾教授,听说最近您又出了一部新书叫《大学校园内的性行为》,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其中不乏提到了性教育的问题,有很多读者对您的性社会学研究十分好奇,今天可能就会有听众在电话中向您请教,另一方面,大学的性教育还比较欠缺,现在,大学性教育的整体状况如何?性教育课程有成为全国高等院校必修课的可能吗?」

  雪梅虽说自己就是大学生,但早已对栾教授的这部作品提前备过课,现在也是照稿念出来,过程还算自然。

  「谢谢主持人,是的,我所接触到的在国内二三线城市都已普遍开展了中学生性教育的课程安排,有的一线城市已经连高年级的小学生都早已在这方面有了初步接触,甚至我还听说过有些地区的学校采用真人示范教学的方式,这是值得欣慰的。」

  这不是就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么?但这些小秘密我都没告诉雪梅。

  「但为什么我还会强调大学生的性教育呢?我认为作为大学阶段所谓的性教育,应该相比中小学的更具有学术性,要去引导大学生分析整个人类社会的性行为,而不仅仅是解决自己个人的生理问题,国际上的大学教科书关于这一块都已非常普及,但中国起步较晚,不过好在最近几年发展迅速。」

  栾教授到底是专家,性的话题经他一说立马变得高大上起来,雪梅脸上浮现出崇拜的表情,而我也听得一愣一愣的。

  「那您觉得这种学术性的课程有成为大学生必修课的可能吗?」

  「只要政府不明确禁止,总会有开设这个课程的可能,而且,互联网也越来越发达,如果大学生真的对性学感兴趣,即使没有课堂教学,也完全可以自主上网搜索到,而且往往内容更多,更开放,真正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东西,直到今天还在阻碍着大家这样做?」

  「是观念么?栾教授?」

  这段是雪梅自己的理解,台本没有提到。

  「主持人,你说的很对,就是根深蒂固的性观念,比如贞操观。」

  「贞操观!」

  雪梅听到这三个字,脸一下子红了,禁不住的自己也跟着重复了一遍。
  「嗯,根据我的观察,目前大多数人的性观念都十分保守,我曾做过一个两万人参与的网络问卷调研,对象有一半是未婚的大学生情侣,另一半是刚刚新婚的夫妻,调查结果显示有10%左右的男性大学生认为不管什么原因,都不能原谅女友是非处女,而超过50%的已婚男性却又能够接受新娘是非处女,这是一个什么现象呢?」

  栾教授前面都是一口气的说话,但说到这里,栾教授稍微廷顿了下。

  「我举个普遍的例子,国内很多地方都有公媳闹洞房扒灰的婚俗,新郎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会在婚礼上或者婚礼后的闹洞房环节,请自己的父亲和妻子做一些扒灰的游戏,地区不同,游戏的程度也不相同,有的地区的新郎甚至会奉献出妻子宝贵的第一次,若是遇到自己父亲已病故或者身体不行的还会邀请叔叔伯伯等长辈来替代,也有一些新婚夫妻是奉子成婚的,这种情况一般都会有偿的方式请伴娘代替妻子尽孝。」

  雪梅老家那里的婚俗我不知道,就看到雪梅脸颊已经红成一片直达耳根了。
  「虽然这本质上是一种乱伦情节,并广受社会质疑,但正值新婚之夜,自古以来公媳闹洞房扒灰的传统早已让后人形成根深蒂固的观念,当事新人以及在场所有的宾客都觉得是正常的,等到真正洞房时,即使新娘已经失去贞洁,新郎也会包容理解。正是这些传统的观念让性学相关的课程很难开办起来,或者开办起来也扭转不到什么效果。」

  栾教授这时突然抬头对面着雪梅。

  「主持人,不知可否问你一个个人问题?」

  「嗯?栾教授,您说?」

  雪梅没想到听众提问环节还没到,面前的嘉宾反到先提出问题。

  「这样的,好像你并不是本地人,说到婚俗这个话题,我想听听你家乡那边的一个情况描述,以及对我刚才所述的现象,你又持一个怎样的观念?」

  雪梅一下子有点慌了,这种非电话打进而无缓冲的涉及个人隐私的提问,导播是无法掐掉的,所有收听此频道的听众都会实时的听到,我之前还真没问过雪梅,现在正好可以了解一下。

  「哦,我家乡那边倒没有像栾教授刚才所讲述的那种程度,但也有见过一些插曲,不知栾教授是否听过『乳翁不怠』这个词?」

  雪梅深呼了一口气,呼吸声虽然不大,但听众若仔细听,应该都能听到。
  「我只知道『乳姑不怠』,是《二十四孝》之一,讲的是儿媳用乳汁孝养婆婆的故事,『乳翁不怠』莫非是故事中的婆婆换成了公公?」

  「是的,栾教授,您说的没错,在我们那儿办婚礼和闹洞房之前,儿媳要在给公公婆婆敬茶的时候做出哺乳公公的动作,并且以后儿媳随着怀孕生子到真正分泌乳汁时,也是由公公来负责给儿媳按摩乳腺和挤奶,也许各地尽孝道的方式不一样吧,而我的观念应该算比较传统的,如果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
  我之前没见过我老家有这个『乳翁不怠』风俗,其他扒灰项目倒都听人议论过,但那时候我太小,大人们根本不让我参加,不知等我结婚的时候,雪梅会不会接受我们家乡的风俗并额外送我父亲这个『乳翁不怠』的福利呢。

  节目一直以主持人和嘉宾互相对话的方式进行着,栾教授也不经意的在节目中插播了一下他的根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介绍,原来是卖成人用品的,看来他这次来客座嘉宾的目的很明确啊。

  接下来节目进入到听众拨打热线参与互动提问的环节,导播接进来第一个听众的热线。

  连载六:平面模特(2)

  上文提到节目进入到听众拨打热线参与互动提问的环节,导播接进来第一个听众的热线。

  「流丹姐姐好!栾教授您好!」

  是一个男生打进来的,听起来似乎有些腼腆。

  「这位听众朋友,你好!能不能先做一个自我介绍?」

  这后半句要求听众自我介绍是雪梅在做了几场节目下来后,听从我的建议,但未和节目组商议,单独加入的一句话,导演并没有掐断。

  「哦,好的,我是一名美术院校的在校大学生,我最近突然暗恋上一个女生,她是我人体写生课上的一名模特。」

  哎哟,还是同行啊,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学校的,雪梅也露出一种不经意的惊喜感。

  「不过她并是那种脱衣的裸体模特,我还曾为她是否脱衣和同学打过赌,每次上课,我都会以写生为幌子,偷偷的观察她,她的每一个面部表情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但我可能太过平庸,她并没有发现我,我又比较内向,并不敢对她当面表白,也不知道她是否已有男朋友,这种单相思的痛苦让我备受煎熬,我好难过。」

  「这位朋友,你是想在节目中得到帮助,还是想通过节目来表白呢?」
  雪梅非常老练的随口抛出一段标准格式的台词。

  「都有吧,不过我的故事还没讲完,本以为我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就这样持续这种状态下去,但是最近,我听同学议论,她家里好像出了点事,特别需要钱。」
  听到这里,我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他口中的模特就是雪梅?雪梅的表情也从惊喜变成惊讶。

  「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想机会来了,因我自己家庭条件还可以,如果能给她提供一些经济支援,说不定她会因感激而答应做我女朋友,即使不行,做我私人人体模特也可以吧,可是之后也没有看到她因为缺钱而当人体模特,我心里非常失落,但同时对她的爱更加无法自拔!后来我就悄悄跟随她,我承认我有点卑鄙,但我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不去想她。」

  我艹,这人是谁?跟踪雪梅?有没有发现我?雪梅现在的脸部表情可以用惊悚来形容。

  「有一次,我跟踪到她离开宿舍,那天,我突然发现一个惊天的秘密!」
  正当我心脏都要跳出来时,突然,这个电话被掐断了。

  「喂,你好?喂?喂?不知这位听众朋友出了什么情况,那我们来继续接听下一位听众。」

  雪梅好像也偷偷松了一口气,并保持镇定的继续直播。

  之后的环节都十分顺利,直到节目播完,结束后,栾教授递给雪梅一张名片,希望以后能多合作,并且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他,雪梅一边应付一边整理稿件,但还没等稿件整理好,导播就闯进录音棚,叫上雪梅,说有紧急的事要开会,雪梅仿佛料到了什么,跟着导播前往会议室,途中导播也把我带上。

  「刚才有个听众的对话,你们绝对奇怪吧?」

  「导播,你是说?」

  雪梅比我先开口。

  「没错,就那个自称美院大学生的,他后面说了一段话,我给掐掉了,大概意思就是他发现你来电台上班,很有可能知道这档节目是你在主持,甚至现在说不定就在大楼外某处等你出来。」

  「啊!怎么会这样?那我怎么办?他不会对我做什么吧?」

  雪梅略带一丝哭腔了。

  「你担心啥,不是有我呢?」

  我这时才插嘴道。

  「我之前不知道这人说的对象是你,不然我早掐掉了。不过你别担心,应该问题不大的,听他说的内容,他并没有想害你还是怎么样,无非就是一些心理疏导,你们个人问题需要你们自己去处理,但这是后话,刚才我电话领导请示,现在结果是这样的,流丹身份不能被人捅破,否则电台声誉就没了,而你就是那个不安定要素,待问题解决之前,我们不能和你继续维持这份实习合约。」

  我和雪梅这时已经完全明白,雪梅被就地停职了,好在雪梅的工资并没有扣掉,那晚我们还是坐的导播的车回的宿舍。

  雪梅失去电台主播职位本来只是经济压力增加,现在又有人暗恋她,导致雪梅也不敢去当模特了,我俩本来在学校里就偷偷摸摸,现在更只能QQ联系,接下来怎么办啊?我之前还想过尝试让雪梅当人体课的裸模呢,这样一天下来就能有上千块的收入,但我一是舍不得,二也不敢提出来,现在好嘛,这条路彻底封死了,除非挖出那个学生。

  梅妈不知情的又打过几个电话催促雪梅,雪梅只敢在QQ上向我不断地发送流泪的表情,我看在眼里,心理也十分难过,但凭我的能力,也只能在网上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兼职能适合雪梅的,钟点工,盲人按摩之类的工种需求,工资低的可怜,而娱乐城女侍应这种职位,雪梅肯定也会嗤之以鼻,就这么看了一周多,雪梅也只接到一场司仪的活,还是给一岁小孩庆生的,连小费都没有。

  怎么办呢?ChinaJoy!一年一度的ChinaJoy又要开始了,网上到处弥漫着CJ铺天盖地的广告,那性感模特组成的漂浮窗口在IE上晃来晃去,想不注意都不行。

  对啊!雪梅之前不是在游戏公司实习过么?何不试试展会的ShowGirl呢?虽然穿着稍有暴露,但跟全裸相比好多了啊,一天应该也能收入个大几百块,我当即就把这个想法在QQ上传达给雪梅。

  「哎~想不到以前我还那么鄙视她们,今天我却也要成为展会模特了!」
  雪梅发来一个无奈的表情,是啊!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办法呢?我们需要钱。
  幸好雪梅的手机里保存着那家公司总监的电话,在雪梅表达意向后,约雪梅现在就可以去找他,但这次要体检,雪梅于是也把我叫上。

  我跟着雪梅在前台那边做了登记后,就直接奔往总监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门口正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多数都是穿着时尚、打扮妖艳的女的或者身材魁梧、肌肉发达的男的独自来的,也有几个女的应该是男友陪着,不过看这些男的年纪都蛮大了,更像是包二奶的,排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小男生,好像正在低头玩PSP,这时总监那的门开了,有个女生从里面走出来,只见她穿着一套十分暴露且单薄的三点式泳衣,都能从胸部隐约看到乳头的凸点,在内裤的一侧别着一张标有数字17的圆形卡片,她将手中的一个大塑料袋扔给那个游戏男,便空着手径直往走廊尽头的拐角处走去,游戏男也急急匆匆的跟过去。

  莫非体检就在总监办公室里进行?我怀着疑问的排着队,而雪梅似乎也有料到,不断地深呼吸着。

  大概排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我们,期间好在有两个女的似乎是条件不够,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还有个女的可能是跟男友吵架了,直接就走了,不然我们可能还要等半小时。

  这时,门开了一个小口,雪梅被一个助手装扮的女的叫了进去,我心想还好,就等在门口,可是门关上后没多久,却能隐约听到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难道那个总监在里头?等到雪梅出来时,她也穿上了那套三点式泳衣,和其他女的不同的是她内裤边缘露出的未经修剪的耻毛,23的编号以及羞得通红的脸。

  雪梅看起来有话要向我倾吐,我知趣的提上雪梅替换衣物的塑料袋遮挡住自己有反应的下身,跟着雪梅往走廊那边走去。

  「现在去哪?」

  「说是去员工休息区排练台步。」

  「那体检呢?」

  「刚刚做过了。」

  「做过了?」

  「你没看到我换的这身衣服么?」

  「总监让你穿的?」

  「嗯!」

  「他回避了吗?」

  「没有!说这样做是为了提高我的心理承受能力,我也没敢再提出来,哎~没想到如今还是被他看到了。」

  雪梅叹了口气。

  「算了,看到又摸不到,也许这行就是这个规则。」

  我也不知道是在安慰雪梅还是安慰自己。

  「那体检谁做的?」

  「他的助理。」

  「都体检什么?」

  「身高体重,还测了一下三围。」

  「那还好。」

  「好啥?」

  「这总监还行,也没做其他什么过分的,况且也有助理在场。」

  「我刚才想着既然逃不掉,就往别的地方打岔,想到这个总监之前还要看着男模换衣,我就忍不住觉得搞笑。」

  后来排练的地方虽然是一个房间,但四周都是玻璃墙,我们这些在门外等候的家属能直接看到室内的情况,雪梅和几个女的一组,头顶本书在那来来回回一走就是半小时,我看到了别的女的,别人的男友应该也看到了雪梅,不过离得较远,且一直在移动,根本看不清楚。

  ChinaJoy总算来了,我依然前往捧场,但这次的心情跟以前和雪梅在CJ邂逅时完全不同,更多了一份复杂,同时也第一次如此仔细的观察台上的SG们。

  雪梅这边的展台这次是为一款他们公司刚代理的网游做推广,雪梅等SG们这次的任务是Cosplay各式造型的游戏角色,好几款造型都非常大胆,有一款是全身薄纱,能看到模特挤爆的大奶和乳头透点,下身则有些保护的穿上了隐形内裤,而另一款上身还裹的跟个粽子一样,下身却只能着网状的丝袜和黑色丁字裤,外套一双长筒过膝的皮靴,其实游戏中这些角色造型还要暴露一些,不过来ChinaJoy的很多都是学生,可能在尺度上有一定限度吧,不过好在因为雪梅身型,这几款暴露的装扮并没有分配给她,她倒是Cosplay游戏中的小仙女,一套古装温婉尔雅的外形,除了清纯就是唯美,而那几个男模就惨了,这么热的天气,会场内又那么闷,他们还要身披厚重且不透气的铠甲,甚至有个男模还得扛起看起来跟真的一样的金属盾牌。

  「你们是不是后台男女模特一起换衣?」

  展会结束后,在回去的路上,我终于把这个憋了很久的问题给抛了出来。
  「嗯,不过你多想,他们根本不像你这个色狼见到女的就有反应,他们都很敬业的,我扫过一眼他们那里一直都是软趴趴的,而且时间都很仓促,没那工夫想太多,我自己那身衣服若不是有助手帮忙,我一个人根本来不及的,哎~只挣到500,太不容易了!」

  「还好,还好,你这尺度能赚到500,很划算了。」500是不多,但我能做的也只有如此安慰雪梅。

  「太少了,我真想多赚点,但不给我机会!」

  雪梅似乎不太甘心。

  「那就要很暴露了啊!那个穿薄纱的拿到多少?丁字裤的呢?」

  「薄纱800,网袜那个是1000。」

  「那也没多少吧,你出场两次就有了。」

  「说是这么说,可你知道这种活动并不是天天都有啊,下一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点都不稳定,我爸得病根本等不了的,我…我想赚快钱。」

  「那怎么办?」

  「我有想到一个主意,但怕说了你不开心。」

  「我哪有资格不开心,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站那跟个傻子一样,你说吧,是不是要我抢运钞车?」

  「嗯,那我可就说了哦,你记不记得,我在电台实习的时候,有一档期,台里邀请来一个嘉宾,就是那个性学大师栾永硕教授,有印象不?」

  「记得啊,他不是还开了个公司,什么根硕什么的公司么?我当时印象最深的就他公司名字,对了,你知道我名字的意思不?」

  「丁?勃?丁丁勃起?鸡鸡勃起?」

  雪梅叽里咕噜的嘴里默默念叨着。

  「哈哈,聪明,亏我老爹有才!」

  「所以你一天到晚的勃起?我还以为你有病呢,原来是名字做的鬼。」
  「去去去,见到你不勃起我才有病呢,说那个公司叫根硕我也是醉了,不是代表鸡鸡大么?哈哈!」

  「哈哈,原来如此,我说他公司怎么是卖成人用品的,他还给我了张名片,说以后若有合作可以找他。」

  「你是想找他,那你不如来我系里当人体模特好了啊?」

  「我不想去当你们的人体模特,想到有个人暗恋我,可能还不止一个,主要还都是你同学,也算我的校友,我不敢再去了。」

  「那栾永硕呢?不一样?」

  「上次他介绍他们公司主要是开什么网店,拍一些成人情趣服装之类的在网上卖,又不露脸,我想只要是不露脸的,都可以试试的。」

  「哦?你不怕暴露给他看到?」

  「他啊,都能当我爷爷了吧,而且,上次他的一席话,让我对他十分敬重,我觉得,在他面前没有什么好掩饰的,掩饰倒觉得自己思想肮脏。」

  雪梅说的也是啊,上次节目连我都深受感动,我的猥琐和栾教授一比,我觉得自己都不配独享雪梅的身体。

  路上雪梅就拨通了栾叫教授的手机,对方让我们现在就打车过去找他,他报销车费,我们本来打算回宿舍的,他这么一说,只能立即改道前去他们公司。
  栾教授的公司坐落在城乡结合部的地方,是一片占地广袤的厂房,跟他在厂门口相遇,他没想到雪梅会把我也带来,有些惊讶,而我和栾教授之前在电台打过照面,就没互相寒暄。

  他说刚接电话的时候他正打算去参加一档节目,一听到雪梅要来,所有应酬全部推掉。

  没想到他这么重视雪梅,我不禁心里打起了感叹号。

 「我们是国内排名比较靠前的集研发、生产、销售和售后为一体的现代化企
  业,本来公司效益十分不错,但近年来随着网络的兴起,我们之前传统的实体销售模式受到很大的打击,为了抵御来自同行业各路对手的竞争,我们正打算逐步转型,而我也不得不亲自出马,四处参加各种商演走穴推广。」

  栾教授边带我们参观边向我们做详细的介绍。

  「雪梅小姐,你在电台的事,后来导演都告诉我了,我当时就十分期待着能和你有合作的机会,没想到有一天你真的来了,我真的太高兴了。」

  栾教授显得有些激动。

  「栾教授,电话里我也没和您说得清楚,其实…其实我这次找您,主要是想请您帮我一个忙的。」

  「哦?雪梅小姐,你要我怎么个帮你?」

  「教授,说来您应该也知道,我电台的工作被停了,一时半会儿都回不去,但最近家里有点事,我…我需要一大笔钱。」

  雪梅怕栾教授误会,又连忙补充道:「不过我并不是要向您借钱,上次您跟我提到了网店的事,不知道您还需不…需不需要网店模特,因为我急用钱,只要能当天结算的,我…我愿意试试。」

  「这样啊,真没想到,你这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栾教授若有所思着:「说到合作,本来以你的年龄、形象、气质加上日后你一旦转正成为电台知名节目主持人的身份,我向公司股东提议过找你做我们的形象代言人,他们是全票通过的,不过现在情况也确实不一样,虽然我仍然希望有这样的合作,只是不知道你能否理解公司的一群股东,他们只看中钱,希望我重新寻找代言人的人选。」

  「我…理解,不过如果不是那次事件,我想我也可能并不会接受这种合作,因为…我不想让他人知道我的那份工作,也希望您能理解。」

  「是的,我能理解,没问题的,按你的想法,网店模特也蛮适合你的,要和你说明的是,我们网店刚刚起步,现在还没有招来其他试衣模特,只和几名自由摄影师以兼职的性质合作,不过有一点你尽可放心,所有参与的工作人员都会签一份NDA协议,你可以比较一下他们的作品,选出你中意的摄影师,我会和对方联络约定拍摄时间。」

  「NDA协议?」

  我和雪梅异口同声道。

  「哦,NDA就是一种保密协议,参与的人员都会签署,确保相片资料不外泄,而且到时候你会带上特制的面具,全身裸露的皮肤上的一些纹身,胎记等特征也会被后期修饰掉,外人是不可能认出来的。」

  「哦,这么周密啊?」

  雪梅露出一丝惊喜的表情,眉角微微上扬。

  「但是…」

  栾教授着重强调了一声:「参与的工作人员都会看到你的相貌和全身,这是无法避免的,我们只能尽力减少参与的人数,所以这方面,请你好好考虑一下。」
  「不用了,栾教授,来之前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而且我男朋友也支持我这么做。」

  雪梅很坚定的回答道,似乎忘了自己曾说过的话,之前确实没考虑充分,以为只有栾教授一人参与,现在却多出来不知道多少人,而且很可能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但这时女友大话说出去了,我还能说什么。

  「那好,摄影棚在我们产品部楼上,我先带你到产品部转一下,熟悉一下工作环境。」

  我们跟随栾教授走进一栋LOFT风格的建筑里,这栋楼分上下两层,底楼有5米的挑高,非常通透,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在作业区埋头画着图纸,还有一群身着工装服的工人围成一圈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篇忙碌的景象。

  「这边画图的是设计小组,成员都是正规美院毕业的,雪梅,你之后拍摄的照片都会由这里的平面设计师进行修图等处理,而我们的服装设计师将会把第一手的设计作品交由模特试穿。旁边那几个工人模样的也都有专业的背景,其中一个还是海归,在国外拿过多项模型比赛大奖。」

  栾教授饶有兴致的想我们介绍着。

  「哇哦,丁勃,你一定很有性趣来这里实习吧?」

  雪梅偷偷对我坏笑道。

  「呃~我啊,我现在都还是基础课呢,没这方面工作经验啊。」

  「哦?你是美术专业的?我们这正计划招聘一些有专业背景的应届生来做倒模助手,如果你有兴趣,随时都可以来实习啊。」

  栾教授一脸喜出望外的表情朝我说道。

  「好啊!当然有兴趣,正好还可以陪雪梅一块过来。」

  我真是求之不得呢「哎,栾教授,你刚说的倒模是什么?做模型?」

  「你说的没错,不过这里的倒模,主要是指用于制作人体仿真性器的模型。」
  栾教授说到这便抬手指向了前面的橱窗。

 通往二楼楼梯的走廊一侧墙上悬挂着几幅用玻璃镜框装裱起来的内衣手绘稿
  ,那线条的运用,感觉还不如我呢,另一侧的玻璃橱窗陈列着多款栩栩如生的人体仿真性器官,第一次看到同比例的实物模型还是让我非常惊讶的,雕塑课要下学期才开始,这下正好可以先预习一下。

  摄影棚位于二楼离楼梯最远的偏僻角落,约莫上百平米,但只有一道对开的大铁门可以进出,窗户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扇靠在建筑外墙那边,整个房间被一层密不透光的厚布帘所遮蔽而显得漆黑一片,栾教授在门口拐角一顿操作,所有灯光齐刷刷亮了起来,不过都汇聚到一幅靠墙的银灰色的幕布上。

  「这是拍摄区,除了相机镜头是摄影师自备以外,其他设备都很齐全,靠门口这里的是化妆间,模特的试衣和化妆都在里面进行。」

  栾教授推开木门介绍道。

  这个化妆间不算很大,但如果只给两三个人使用还是绰绰有余的,化妆间顶头还有一道门。

  「那里面是卫生间和淋浴房。」

  栾教授顺着我们的目光解释了一下:「好了,我带你们去看看摄影师的作品。」
  在摄影棚另一端,有一个敞开式的休息区,几排沙发环绕,中间摆放着一长非常大的茶几,上面摆着一台投影仪,还有一部思科电话。

  「小杰,你把存放相片的那台笔记本拿到摄影棚来。」

  我们围绕茶几坐下,栾教授对着思科按了一个键说道,过了一会儿,一个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青年推门走了进来。

  「这是我的侄子,现在我这里任设计经理,也是我的得力助手。丁勃,你实习的事由他来安排。」

  栾教授面对着我介绍道。

  「你好!我叫丁勃。」

  我起身打起招呼。

  「哦,你好!我叫栾杰。」

  这位青年戴一副黑框眼镜,蓝色衬衣配灰色牛仔裤,外表干净清爽。

  「旁边这位是我请来的模特姚雪梅小姐,也是丁勃的女朋友,后面网店拍摄的事你来跟进,相片后期处理也交给你亲自负责。」

  栾教授接过栾杰的笔记本并做了一些吩咐。

  「姚小姐,你好!以后就称呼我阿杰就行。」

  没想到这个栾杰主动跟雪梅套起了近乎。

  「哦,你好!」

  雪梅并没有起身,只是尴尬的笑着支应了声。

  这时栾教授用笔记本连通了投影仪,对面幕布上的模特照片依次展示出来,有男有女,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模特。

  「其实,那些摄影师虽然外景能力很强,但内景的拍摄水准上都差不多,这里有十组不同摄影师的作品,你看看能区分得出风格吗?」

  栾杰这时已经转换成了主讲人的角色。

  「呵呵,我不太懂,只能区分出男女。」

  雪梅眼花缭乱的看着幕布。

  「不管他们如何拍摄,想要高质量的相片,最后都得靠我这里后期处理,所以,我建议你不用再在单独找摄影师了,一来参与的人员少,麻烦会少一些,其次也减少沟通成本。」

  「那你的意思?」

  「呵呵,我自己就是摄影爱好者,虽然拍摄技术不怎样,但后期能力足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你刚才所看的十组照片中有一组就是我的作品,看不出来吧?」
  栾杰有点自卖自夸起来。

  「哦,是的,我这个侄子他太谦虚了,我刚才差点忘了介绍,他在大学时代就是他们系的摄影协会发起人之一。」

  栾教授这才插了句嘴。

  「给你们看张对比图就知道了。」

  栾杰神秘一笑,屏幕上出现两张模特原片和后期的照片,只见照片中的模特身材都已经被修的走样了,原本身材就不差,经过后期,两腿更加细长,双部也越发饱满,臀部更是翘的十分撩人。

  「怎么样?」

  栾杰沾沾自喜的说道。

  「嗯,确实不错!那个。。。杰哥,那摄影师就由你来?」

  雪梅则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我就是这个意思,栾总,您看?」

  「小杰,后面都交给你负责了,你们自己协商就行啦。」

  晚上,栾教授请我们吃了顿饭,并约定酬劳方面按小时结算,每次去最少拍摄2小时,每小时300元,交通通信等费用都由公司报销,因为这份工作看起来还比较稳定,雪梅便计划不再接司仪的工作,除了半天课程,另半天就过来做平面模特,而我的实习,每小时才10元,但考勤时间可以自己安排,便打算后面所有的课程就全找室友帮我点名,这样半天可以用来实习,还能腾出半天陪着雪梅。

[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很Q的电鱼 金币 +3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