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时间:夏天学生毕业考试结束的后3天(具体日期想不清楚了)。

地点:我的家(在学校教学楼后约300米,操场西边)。

人物:小颖(烟台蓬莱)姗姗(青岛胶南)雪莲(江苏连云港)。

……(她们来找我加分的过程我就不细说了呀)。

正文

“老师,把成绩给我们改一下嘛~~就加几分吧,求你了~”

“是呀,老师,不及格我们这三年就白上了。帮帮忙啊”

姗姗和雪莲几乎都快哭出来了,“老师,只要你让我们分数及格了,我们都听你的……”小颖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半截松身T恤缓缓的拉了上去,两个小乳房一下子就弹了出来。我早就忍不住了,(同志,我都和我老婆5天没有见,5天没有做爱了呀!对我来说简直是噩梦!)猛的一把先把她拉了过来。她脸红红地瞟了我一眼,微一挣扎,然后顺势俯倒在我胸前,她微翘的诱人樱唇一下子便给我吻上了,我从她微张的贝齿中伸进舌头,不停地撩动,又把她软棉棉的小舌吸进口里不停啜吸,祗把小颖的情兴撩得更加高涨。

她轻轻挣开我的拥吻,胸部急促地起伏着,满脸晕红,她穿着的半截松身恤衫被我不知在甚么时候顺手拉了下来,一对发育得完美无暇的奶子就在我的嘴边,它们不是太大,但微微翘起,犹如牛奶蕉似的翘在胸前,乳晕和乳头的颜色浅得就如同乳房一样, 如不是仔细观察,两个乳房就如同两团白玉似的,浑圆无暇,根本看不见乳晕乳蒂,真是上帝的杰作。

我可不客气,抬起头一口就把吊在嘴边的乳球吸进嘴里,一支手轻握捏着另一个可爱的乳房,那时我还不知小颖是否已经人道,但看上去她是如此年幼和矫嫩,所以我不敢太大力吸啜和搓弄,恐怕弄痛小颖。

我轻轻地把吸进口里的乳房细细地吻着,用舌尖轻轻卷扫着那微凸的小颗粒,用手轻轻摩擦着那滑如凝脂的乳房,那是充满弹力和生命力的,坚挺得就如二座小肉丘,我还感到乳房里一口硬硬的乳胚,由于我的搓弄而在乳球里滚动,她的乳房看来还末发育完成,但已是如此饱挺,如果完全发育,真是男人的至宝啊!蓬莱果然出美女!

小颖开始呻吟起来,她看见自己洁白如雪的奶子给我爱怜地啜着,一下子,她的母爱本能便由乳头引了上来,她觉得我就好像她自己的儿子一样,于是自然地,她便把她的奶子向我口里塞进去,压扁后的乳房使我的 子都埋进乳房里,使我尽情地嗅着那少女芬芳的乳香。

小颖的裙子祗是用布卷成,膝间打了一个结,我很容易便摸索到她的私处,我轻轻一拉,小颖的裙子便滑掉地上,我沿着她优美的孤弦轻轻地抚扫着小颖潭圆而结实的臀部,一面还不断轻啜着那香郁郁的奶子。小颖没有穿内裤,很容易,我便找到我要找寻的地方,沿着股间,我摸到一块又凸起又凹下去的肉丘,肉丘上生了短短二、三分的茸茸毛儿,稀稀疏疏的,我用手去撩动着凹下去的缝隙,那里已经湿淋淋的一片,缝隙已经因情兴而大大地张开,我的手指很容易便触到内里热腾腾颤抖抖如花瓣似的嫩肉上, 把滑潺潺的淫水逗得不住往外渗,小颖不安地扭动身躯,我的口和手就如魔术家似的把她带到轻飘飘的仙境。

旁边的珊珊也早就脸红的控制不住了,并且把衣服早脱了。(她是我们学校女生中的小“大姐”,听说在青岛上初中的时候就很出名了)这时她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我祗好依依不舍地离开小颖。珊珊紧拥着我,深深地吻在我的唇上,她的香舌便已滑进我的口里,她巨大的乳房如同两个气垫似的搁在我的胸膛上,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来。

我把珊珊的大乳房推高起来,那春情勃发的乳头已高高地翘起,就如同二颗鲜红的叶子似的等人采摘,我俯下头去,用牙齿细细嘴嚼那半寸来长的嫩红乳头,珊珊亦俯下头去,让我含啜着另一颗肿胀的乳头,我互相交替的啜着、咬着,祗把那二颗乳头逗得更加胀大,就如同二粒熟得快要掉下来的果子似的。

珊珊捧着她硕大的乳房蹲下身来,用乳头去夹着我的阳具,轻轻地沿着我的阴茎上下磨擦,祗把我龟头上马眼逗得流下一条黏黏长长的液线来,就好像一条透明的鱼丝似的,随着我的抖动,凌空飞舞,把珊珊的乳头乳晕都弄得湿淋淋的。

我耸起臀部,把一根又热又大的阳具挤进她的乳沟里,我的阳具如同埋进两堆火热滑腻的肉包子中,说不出的快美。

珊珊的乳沟给我的肉肠挤了进来,光秃秃的卵蛋就如同一个滑溜的球子似的,沿着她的小腹上下滑动,说不出的舒服有趣。我不停地在她的乳沟中滑动,珊珊亦配上合拍的动作,含啜着那由乳沟中滑到她嘴边的龟头。

玩了一会儿,珊珊把我按卧在地上,跨骑到我的身上,用手扶着我的阳具带到她的阴道口,她早已湿润得不得了,很容易的,巨大的龟头已经陷进充满弹力的窄小阴道里头,珊珊放开握着阳具的手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沉下去,把我阳具整条都吞噬了。

完全没有阴毛的遮挡,(她是白虎!!)我很清楚地看见两个可爱的性器官交接的情景,龟头最初是抵在一个微微张开的小口,当珊珊向下沉的时候,整个小口都给撑开,特大的龟头便这样纳了进去,把饱满的肉阜儿胀得更肥美,随着每一寸的进入,又把阴唇给带了进去、把肉阜顶得向内凹了进去,肉与肉的相连处,一丝黏黏的水渍沿着阳具流了下来。

我的阳具已给套进一大半了,但这时,珊珊提起阴户把吞进去的阳具又吐了出来,顺带把大阴唇和小阴唇也给勾了出来,红艳艳、水淋淋的,就如从油里浸过似的,闪闪发光,而且好像花瓣似的覆在龟头周围,就像头上戴了一顶肉红色的帽子,好不可爱。

珊珊把阴户沉下,不停地上下套动,我祗觉得阳具如同挤进一个紧窄而充满弹力的橡皮套子里,整条肉柱给又热又滑的嫩肉紧箍着,又酥麻又快美,我很快便配合珊珊的动作,当她沉下来的时候,我迎上去,她抽离的时候,我亦沉臀拉开,我们的动作越来越快,渐渐带起一片“吱唧,吱唧”的水声,珊珊畅快地呼叫着、舞动着,随着她的动作,她白生生的奶子就如同风中的气球,在我面前抛上抛落。

我张口接过抛过来的奶子,狠命地吸啜,另一支手亦捞住一个乳房,用力揉搓,祗把那浑圆的奶子搓得又圆又扁,好像厨师手下的面粉团一样。

我很想把整根阳具送进她可爱的阴户,但是珊珊总是及时避开,使我不能整根插进去,快把我难过死了。珊珊套入七寸长的一截阳具后,它已不能把其馀的两寸套进去,她感觉阴道已被填满了,再把其馀的一截套进去岂不是要被它插穿。所以每当我想尽根插入的时候,她便提起阴户,不让它更进一步。

这时,我的阳具就如同一根火热的铁棒,沿着窄小的阴道一路烙进去,祗烙得珊珊的阴道舒服极了,尤其是它暴凸的龟头,不时冲 着她快感中的子宫,软溜溜的,麻酥酥地命子宫产生一阵阵难言的新快感,我怒突的龟头棱角就如同倒勾似的,不停地勾括着阴道的嫩肉,真是美死她了。

她的分泌不停地渗了出来,把阴道都填满了,我的阳具就如同水枪的活塞子,不停地抽压着她渗出来的淫冰,“吱唧、吱唧”的声音越来越响,交杂着珊珊高潮叠起的哼叫声,就像一首销□的乐章。

珊珊就如同一支野马似的在我身上驰聘,她拗起腰来,将含在我口里的奶子扯得长长地,最后“卜”的一声,由我口中弹出,疯狂乱舞着。她的身子再向后仰,两颗乳球就如同肿胀的氢气球似的高耸地升立在她的酥胸,随着她的动作左摇左晃,好像在向天空膜拜似的。她不知已经来了多少个高潮,一浪接一浪,而现在,一个更大的高潮正在来临,子宫好像痉孪一样,不停地收缩,她的阴道口就如同垂死的鲤鱼嘴,一张一合着吸气,磨擦着我火炙的龟头。最后,她瘫软了,无力地伏在我身上,呼呼喘着气,她臀部的动作静了下来,全身都给汗水湿透,一动不动,我正插得高与,这下子可就难过死了,我怎可就此停下来。我一反身,把珊珊反按在地上,一下子跨上去,阳具依然紧紧地插着她颤抖着的阴户。